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她要的不是钱
  他马上拿出筷子将蛋壳挑了出来,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宋九月就在外面,他哪里有心思来做这些,想要转身去看看那个人现在好些了没有,冷不丁的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红莲,你连西红柿炒鸡蛋都不会么?”

  幽幽的语气,吓了红莲一大跳,他一扭头,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旁边的人,眼里一亮,不过这光转瞬又灭了下去。

  “你好点了吗?”

  宋九月点点头,拿过他手上的东西,开始搅拌蛋清,安静的垂着脑袋,似乎不想再说什么话。

  红莲所有的话就这样梗在了喉咙,其实他想多在这里站一会儿,想看看宋九月做饭的样子,但又害怕对方不自在,只能一步三顾的走了出去。

  桌上是宋九月的手机,屏幕刚好亮了起来,显示是那个男人打来的,他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心里自私的想要这一刻永远停留下去,这里只有他和宋九月,没有其他人。

  男人似乎锲而不舍,打了一个又一个,不过手机是静音,而宋九月在里面做饭,根本不知道。

  而另一边的傅殃,以为宋九月是故意不接他的电话,叹了口气,事情闹成这个样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他将一根烟拿了出来,低头淡淡的点燃,听到楼下传来的声音,眼眶瞬间就红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他那么喜欢宋九月,可是现实这么残酷,如果他真的不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和宋九月在一起,恐怕对方也会看不起他的,就像她说的,那是他的责任。

  傅殃刚吸了一口,便觉得满嘴的苦涩,马上把烟捻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静静的看着花园里的场景,他现在还在老宅,老爷子问把婚礼安排在什么时候,打算给季栖梧一个名分。

  可是他答不上来,只能这么拖下去,他知道自己很混蛋,但放弃宋九月,他真的做不到,心脏时刻都如一只野兽在啃食一般,很疼,疼的浑身冒汗。

  墨一说对方不愿意回来,大概是生气了吧,这样的事情,不生气才怪。

  傅殃将手撑在栏杆上,一直盯着不远处发呆,直到旁边传来声音,他才扭头看了一眼,是傅雪雅。

  “哥,你打算怎么办?那个季栖梧好像来真的了,她说明天就要搬进你的房子里。”

  傅雪雅说到季栖梧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老实说,她觉得那个女人还挺有个性的,做事雷厉风行,整个人超有气质,可是比起对方来,她还是更喜欢宋九月啊,毕竟宋九月也很可爱。

  “雪雅,你说她想嫁进傅家,是为了什么?”

  傅殃这么淡淡的问道,如果只是为了钱,那很好办,他可以把盛腾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让给对方,只要她能……离开。

  这么做或许很渣,可是当初那个夜晚,他什么印象也没有,甚至到现在,还不相信那个晚上他和对方发生了点什么,但那个孩子和他长得像,亲子鉴定已经出来了,他无法反驳。

  “哥,季栖梧要是喜欢傅家的钱,那这件事很好处理,我相信你为了能和宋九月在一起,把盛腾送给她都愿意,但麻烦的是,我看那个女人根本不在乎什么钱,她要的是你负责,要你承担起一个老公和爸爸的责任,所以不管你怎么说,她都不会妥协的。”

  傅雪雅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好的两个女人都堆到二哥身上了,送一个给大哥不好吗,浪费资源啊。

  傅殃听到她的话,垂了垂眼睛,对方说得很对,季栖梧一开始的目的就很明确,要傅家少奶奶的位置,要让孩子健康的成长。

  对于她的这个要求,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过分吗?怎么可能过分,未婚先孕,受了这么多年的冷遇,这些都该是她应得的。

  “我知道了,雪雅,就是因为这样,事情才麻烦,我爱宋九月,突然闯进了这么一个人,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也让我的爱显得很可笑,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傅殃的眼里毫无波动,听到逐渐走远的脚步声,放在栏杆上的手突然紧了起来,最后泄气一般,转身进了卧室,直接躺在了大床上。

  当一个人很烦躁的时候,睡觉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直到晚上十一点,他都没有睡着,拿出手机又给宋九月打了一个电话。

  这次宋九月倒是看到了,不过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毕竟这件事情放到谁的身上,冲击力都挺大的,她到现在脑子里都还是一团浆糊。

  看到不停闪烁的屏幕,她有些烦躁的将手机扔到了床上,拿过柜子里的衣服,进了浴室。

  不过这一砸,刚好碰到了接听键上。

  傅殃看到显示为通话中的状态,眼里闪过一丝狂喜。

  “宋九月?”

  这三个字刚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就像被谁捏住了喉咙一样,可是电话那边根本没有声音传来,只能隐隐的听到水声。

  在洗澡?

  这电话是无意中接听的?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转瞬又舒展开了,将手机静静的放在耳边,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里面似乎是门开了的声音,还有拖鞋在地上“哒哒”的声音,再然后是吹风机的声音,通过这些声音,他能够知道宋九月在干什么,已经很知足了。

  宋九月并不知道手机正处于通话状态,她把手机放在了枕头前,拉过被子打算睡过去,隐隐的听到一声。

  “晚安。”

  “唰”的一下睁开眼睛,起身到处看了看,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有些嘲讽的笑了笑,重新躺下,这下是真的睡了过去。

  傅殃听到里面传来的轻微的呼吸声,知道对方是睡着了,嘴角缓缓的勾了勾,也睡了过去。

  宋九月第二天醒来,拿过手机看时间,发现处于通话状态,瞳孔一缩,想要直接按挂机键,可还是没有忍住,把手机贴近了耳朵。

  除了呼吸声以外,什么都没有,看来对方还没有醒,只能悄悄的按了挂断,有些做贼心虚的味道,想着难道是昨晚梦游打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