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所以,你是男人
  洗漱完毕后,她下了楼,看到在沙发上发呆的红莲,知道这个人是不会做早饭,正在这里不知所措呢,叹了口气,转身就进了厨房。

  因为一直在发呆,她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虽然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因为上一次的误会还历历在目,两个人差点儿就阴阳两隔。

  她相信傅殃爱她,相信他当初不是故意的,所以她要看看,事情到底会往哪方面发展。

  假如傅殃娶了那个女人,那么她退出,祝福两人,她要等到自己彻底死心的一天。

  “今早我已经给酒店打电话了,早餐一会儿就到,别做了,我看你的心思也没在上面。”

  听到红莲的声音,她自然而然的放下了手里的菜刀,走出厨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脸上有些愁容。

  红莲知道这个人是在为傅殃愁,眼里闪了闪,没有说话。

  “红莲,假如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沉默了一会儿,宋九月才这么问道。

  红莲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理性自强的女人,她想知道,假如现在面对这些的是对方,会怎么选择,或者怎样面对?

  红莲的拳头紧了紧,很想借此机会,说说傅殃的坏话,可是宋九月的心里本来就已经不好受了,他要是再落井下石,还是人么……

  “宋九月,这件事全看傅殃的判断,他要是结婚,你就离开,他要是死活都要和你在一起,也没有谁能够阻拦。”

  宋九月点点头,这件事确实主要还是看傅殃的,可要是两个人在一起了,对那对母子的伤害就太深了,外人甚至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批判他们,她自己的心里也会不舒服。

  吃过早饭,她的手机里传来了一条消息。

  ——宋九月是吗?关于傅殃,我想和你好好谈谈,我是季栖梧,为傅殃生了孩子的女人。

  宋九月的手上一抖,其实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心虚的,毕竟霸占了人家的男人这么久……

  思考一会儿,她才回复了对方。

  ——好。

  这次肯定是场硬仗,对方敢找上门来,说明心理素质至少是过硬的,而且看人家的语气,也是做了战斗的准备。

  没有刻意的去注重妆容,时间一到,她就去了约定的地方,隔老远便看到了那个女人,虽然在这之前并没有见过面,但是她有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为傅殃生下孩子的女人。

  心里瞬间难受了起来……

  “你好。”

  季栖梧落落大方的起身,没有怨恨,没有胆怯,一切都是淡淡的。

  宋九月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女人这么漂亮,像是妖精一样,但是对方的眼神很清澈,就算是妖精,也是一只好的妖精。

  “宋小姐,我的性子比较直,今天也不想绕弯子了,只想请求你离开傅殃,这对你来说或许很不公平,因为在这之前,你们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对你们两个人的感情,我并不批判,两个人相爱是很伟大的事情,但是很对不起,你们的伟大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上的,我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一直缺少父爱,作为母亲,我想把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所以请你离开。”

  宋九月面对她的这番话,竟然无法反驳,是的,相爱是很伟大的事情,可是假如这伟大建立在了别人的痛苦上,未免有些卑鄙了。

  可是离开又甘心吗?不甘心,肯定不甘心,在她的心里,傅殃一直都是她的,没有打算把他让给任何人。

  “我……”

  “宋小姐,我并不是在和你商量,也许某天你当了妈妈,就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老实说,你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你,但是对不起,这件事我一点儿也不会退让。”

  季栖梧说着,已经站起了身,淡淡的看了宋九月一眼,整个人如同女将军一般,真的很耀眼。

  直到她离开了,宋九月才呆呆的看着桌上的咖啡,伸手碰了一下,咖啡已经凉了,和她的心一样。

  浑浑噩噩的起身,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看到红莲的那一刻,整个人如释重负,眼眶瞬间就红了,默默的越过对方,去了楼上,坐在窗台前发呆。

  接下来的时间,季池来过很多次,说是要带她离开,但她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就坐窗台前,似乎能一直那样发呆下去。

  红莲有些不忍心,给她端了一杯热的牛奶上来,宋九月这个时候才动了动,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已经麻木,看了红莲一眼,沙哑着声音开口。

  “红莲,要不你带我离开吧……”

  红莲的身体一抖,低着的脑袋突然抬了抬,对上她的眼睛,被她的视线紧紧纠缠着,有些狼狈的移开。

  她眼里的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这句话就这样冒出脑海,可是他能带对方离开吗?不能,这个人的心丢在这里,假如就这么走了,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宋九月。

  嘴角扯了扯,正打算扭头说几句话,却看到对方的脸上通红,心里一惊。

  “宋九月!宋九月?!”

  宋九月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最后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红莲马上把人送去医院,听医生说对方已经高烧四十度,恨不得打自己耳光,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刚把人安顿好,就看到推开病房进来的男人,心里一火,直接一拳砸到了对方的脸上,傅殃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一下,伸出手指擦了擦嘴角的血

  “我恨不得现在就打死你。”

  “所以,你是男人?”

  傅殃显然没有抓住重点,看到这种打扮的红莲,还不知道对方的性别就奇了怪了。

  “干你屁事!”

  红莲懊恼的说了一句,在宋九月的病房前坐了下来,出来之前压根儿就把这个梗忘记了,现在算是彻底暴露了。

  傅殃的眉头紧锁,情敌?

  这个定位很准确,他几乎是瞬间就炸了,眼神紧紧的盯着红莲,刻意女装接近宋九月,呵,居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