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章 只要你不放开我的手
  红莲没有再说话,拿过一旁的冰袋打算给宋九月敷额头,却被傅殃一把抢了过去,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相互瞪着眼睛,像小时候面红耳赤的争喜欢的玩具一样。

  “红莲,能不能离宋九月远一点?”

  红莲挑挑眉,这个人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凭什么让他离宋九月远一点,哼。

  “傅殃,如果我没记错,你似乎已经有了私生子吧,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叫嚣。”

  红莲想到宋九月这几天因为这个人总是一个人默默的哭,心里就窝了很大的一团火,他那么想捧在手心的人,凭什么为了别人三番四次的哭。

  傅殃没有说话,将冰袋轻轻的放在了宋九月的额头上,眼里认真。

  “那不是我的孩子,我会找出证据来的。”

  这句话他说的斩钉截铁,眼里温柔的把宋九月看着。

  红莲冷笑了一声,两个人长得那么像,要说不是他的孩子,怎么可能。

  其实他心里还是希望那真的不是傅殃的孩子,因为他早就已经看清了一个事实,宋九月是和傅殃牵扯在一起的,他们两个人,没人能够轻易的把他们分开。

  看着傅殃那副温柔缱绻的样子,他觉得挺难受的,起身走出了病房,靠在走廊上看着天花板。

  良久才将一根烟拿了出来,微微犹豫,最后还是点燃了,总觉得现在只有这个东西能让他稍微好受一点儿。

  医院是禁止抽烟的,但是路过的护士没有一个人阻止,大概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任何训斥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吧,有的甚至还特意去拿了手机出来拍照。

  傅殃等红莲走了,才小心翼翼的将宋九月的手拿了起来,放在手心里握着。

  她的手很温暖,软软的,像是小猫的肉垫一样。

  宋九月现在的烧还没有完全退下去,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一会儿梦见傅殃和别的女人结婚,一会儿又梦见对方把她抛弃了,嘴唇有些颤抖的想要开口,但是所有的怯弱和怨气像是一条长长的胶带一样,把她的嘴封了起来。

  猛然睁眼,看到窗子前的那个身影,还以为她在做梦,只能又闭上眼睛,这才缓缓的睁开。

  “傅殃?”

  因为很久没有开口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她以为这件事发生以后,与这个人之间会有一些疏离的,但是傅殃这两个字一出来,她就知道了,这个人在她心里的地位没有变过。

  他是傅殃,一直都是。

  傅殃听到她的声音,手一抖,眼眶有些红,外面还在下雪,地上已经堆积了很厚的一层了,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宋九月,那孩子不是我的,血缘关系之间有一种特殊的羁绊,哪怕是第一次见面也能够感受到,但是我看到他的时候,只感觉到亲切,并没有那么深的感触,我……我和你是第一次……”

  说到这的时候,他有些结结巴巴的,毕竟洛城哪个少爷不是左拥右抱的,外界恐怕一直都觉得他的女人至少有几十个吧,怎么会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个老处男,羞耻。

  宋九月没有想到对方的思维跳跃的这么快,嘴角抽了抽,有些好笑,她和傅殃之间,是无条件的信任,所以对方说什么,她都信。

  “宋九月,我也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长得和我像,但是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那一定不是我的孩子,但我不敢把这种直觉告诉其他人,因为大家都知道我爱你,以为我是想推脱责任,所以只能暂时告诉你,我很自私,不希望你离开。”

  宋九月放在被单上的手紧了紧,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最后有些泄气的叹了叹。

  她不是不相信这个人,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傅殃肯定会被指责成一个不负责的渣男,而她宋九月也是插足别人的小三,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傅殃,过来。”

  她这么叫了一声,看到那个男人转身,这才发现他眼睑处大大的黑眼圈,心里颤了颤。

  傅殃在她的病床前坐下,整个人都如同聆听教诲的乖宝宝一样,静静的把她看着。

  “你说那不是你的孩子,我相信你,但是老爷子不相信,其他人也不相信,亲子鉴定上也写的清清楚楚,傅殃,我知道你爱我,但是做人不能连最基本的道德都失去了,如果那真不是你的孩子,我们依旧像以前一样,恩恩爱爱,你侬我侬,但要是你的孩子,你也别推卸责任,不然我会看不起你。”

  傅殃点点头,拿过她的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那在这之前,你可不能像上一次那样,一声不响的就离开,真的很吓人,宋九月,在我和季栖梧的名字还没有写到红本本上之前,一切都还有转机,你要是离开,那就是你放弃了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傅殃说的很认真,上一次的阴影还在,一想到差点儿失去这个人,心脏就疼的厉害。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视线缓缓的转向了窗外,突然觉得今天的雪景还挺漂亮。

  傅殃对宋九月来说,是什么呢?信仰?爱人?后盾?只要有他在,她就能披荆斩棘,无视一切困难,拉着他的手一路向前。

  “只要你不放开我的手,我就会永远不会离开。”

  傅殃的眼里一亮,声音都有些哆嗦。

  “好……不放开不放开……宋九月,这可是你说的。”

  宋九月的嘴角弯了一下,没有说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因为经常锻炼,她的身体一直很好,没想到病来如山倒。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这件事对我来说冲击太大了。”

  傅殃点点头,换位思考,如果他是对方,肯定也是深受打击的,只能起身,一步三回头,最后还是有些不确定。

  “你别忘了你说的,宋九月……我爱你。”

  说完这句,他的心怦怦跳,眼眶红了一下,马上关了病房门,觉得自己真没出息,这都能腿软的厉害。

  宋九月听到这猝不及防的表白,有些忍俊不禁的将头偏了一下,嘴角缓缓的扬起,似乎头没有那么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