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一章 二哥要结婚了
  不过想到目前的状况,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但是就像傅殃说的,只要两个人的名字没有写在红本本上,一切就还有转机。

  傅殃回去的时候,老爷子刚好找上了他,本来这几天是不允许他出傅家老宅的,想让这个人好好考虑一下,但没想到对方反弹的这么厉害。

  傅殃跟着老爷子进了书房,其实他知道,老爷子肯定也很为难,好不容易接受了宋九月,谁知道中途会出这个事。

  “小殃,你到底怎么想的?”

  傅将生的声音很疲惫,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他这个孙子的不对,要是事情传了出去,人家外界怎么看待他们傅家。

  “爷爷,我需要时间,好好调查一下当年的事情。”

  傅殃的眉头蹙着,直觉告诉他,这中间一定有误会,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年,现在调查谈何容易。

  傅将生有些失望的看着他这个孙子,七年前的拉斯维加斯,别说调查了,恐怕现在赌场的人都换了大半,叹了口气。

  “别给爷爷拖延时间,小殃,这件事情由不得你。”

  说完这句,他起身离开书房,脸上很阴沉,缓缓的走下楼,其实他也很纠结,毕竟瞎子都看得出来,他这孙子和宋九月是真心相爱的,但是对那对母子太不公平了啊。

  “雪雅,让人把婚礼定在下周,通知一下你大哥,让他回来,家里都乱成这样了,他也该回来了。”

  傅雪雅的心里一惊,爷爷打算把婚定在下周?!季栖梧那个女人马上就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户口本上了?!

  心里抖了抖,哆哆嗦嗦的拿起手机,先给她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哥打了个电话,对方的声音依旧很沉稳。

  “哥,坏事了。”

  傅雪雅急得快哭了,手上紧紧的把手机捏着。

  倒是傅宸,漫不经心的看着手里的枪支,对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这才懒懒的开口。

  “出什么事了,别急。”

  “二哥要结婚了,爷爷说把婚礼定在下周,哥,你快回来吧。”

  傅宸的脚上还穿着军靴,路过的人不断的停下来给他敬礼,可以看出来,大家对他很尊敬。

  “恭喜小殃,他和宋九月总算是修成正果了,说起来,他这老婆还是从我手里抢过去的呢。”

  傅宸的声音依旧懒懒的,不远处突然有几个人跑了过去,停在他的面前敬礼。

  “报告!防卫装备布置完毕!”

  傅宸点点头,手上挥了挥,剩下的人马上有眼色的闭口,静静的站在一旁。

  “哥,新娘不是宋九月,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带着二哥的私生子直接来到了傅家,爷爷震惊之后也接受了现实,哥,爷爷让你快点回来。”

  傅宸的眉头蹙了起来,小殃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宋九月,这是他听过最好笑的笑话,那小子当初为了宋九月,可是把整个傅家的人都得罪了一遍,现在却来这一出,看来他是得回去看看了。

  “演习暂停,让他们自行练习,傅家出了点儿事,我得回去一趟。”

  站在傅宸面前的几个人相互看了看,这个人可是从来都不会缺席演习的啊,这傅家到底出了什么大事,不过几人都不敢吭声,只能行了军礼,马上离开了这个地方。

  直升机不一会儿就过来了,傅宸将剩下的事情找人交代清楚,才踏了上去。

  给自家哥哥打了电话的傅雪雅,接着又犹犹豫豫的给宋九月打了一个,出乎她预料的是,宋九月的反应很淡,似乎压根儿就不在乎一样,她瞬间就担心了起来。

  “宋九月,你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毕竟伤心到极致的人是哭不出来的,也许对方会干什么傻事也不一定,想到这儿,她一个激灵。

  “雪雅,你哥和她领了结婚证以后,你再来告诉我吧。”

  宋九月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把电话挂了。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红莲也被她轰走了,真的很想自己待会儿,不过老天爷显然不让她如愿。

  病房很快就被人打开,她觉得季池还真是神通广大,总是知道她在哪里,嘴角扯了扯,她今天懒得和这个人争执,对方压根儿就听不懂她的话。

  “月月,你考虑好了吗?洛城现在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傅殃也背叛了你,跟我走吧,月月。”

  季池的脸上满是深情,只是这深情在宋九月看来,未免显得有些做作,没有说话,如果这个人喜欢演独角戏的话,那就一个人演下去好了。

  季池说了一会儿,发现她没有一点儿反应,眼里逐渐深了下去,这次好不容易把事情推动到这样的一个局面,没有想到,对方依旧不肯离开傅殃,呵,傅殃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的脸上有些痛心,似乎是恨铁不成钢一般。

  “月月,我真没有想到你会变成这样,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还在欺骗自己……”

  宋九月依旧没有说话,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再次见到这个人,她就知道对方变了,变的很厉害,当初的季池好歹还有阳光和真心,但是现在,对方只剩下虚伪。

  季池紧紧的把对方盯着,最后叹了口气,起身打开了病房门,不过刚走出不远就看到了上官乐。

  上官乐自然也看到这个人了,脸上有些嘲讽,早就听说宋九月住院了,没想到还真能遇上这个人,嘴角勾了勾。

  “季池,你到现在都不死心,还真是让人敬佩,当初你为什么答应和我订婚,难道心里没有点儿数么?不就是看中了上官家的势力,想要强强联手,现在说自己是被逼的,你还真是不要脸啊,怎么,还以为宋九月像以前那样傻,会信了你的鬼话?”

  季池的脸上有些难看,当初确实是因为上官家的势力,他才答应爷爷要订婚的,只是订婚之后越来越想宋九月,所以后悔了,想要把对方追回来,这样难道有错么。

  “上官乐,你怎么在这?”

  “我就是想看看你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怎么编造故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