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二章 上官乐知道真相
  上官乐的脸上很不屑,这个人一直把自己设定成一个深情的人,所有的误会都让她背,呵呵,当初寄订婚视频回学校的时候,这人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啊,可是人家并没有阻止,反而是默认了,她上官乐不是个好人,这人又好得到哪里去,不过人家会装罢了。

  季池没有说话,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静默了好一会儿,才清淡的开口。

  “所以呢,你要把这些告诉宋九月还是怎么样,你觉得她会相信你么,在她的眼里,你不过是个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而且啊,上官乐,你真的很贱,这样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有意思么,你就算脱光了衣服站在我的面前,也不过是一堆没有价值的肉而已。”

  季池说完这些,脚步一抬,就要离开。

  “季池!!!”

  上官乐的心里痛到发麻,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人,以前他就算不客气,可是从来不会说这么难听的话,牙齿咬了咬。

  “不管你使什么手段,都得不到宋九月的,你根本配不上她!”

  这句话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脑袋眩晕,胃里也恶心的想吐,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不堪,可她就是喜欢,为了对方,可以做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情。

  季池的身体一僵,心里升腾起一股愤怒,他这么好的家世,凭什么配不上那个人,呵呵。

  “就算不是她,也不会是你,上官乐,你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上官乐的脸上一白,差点儿笑出了眼泪,心脏那里传来剧痛,痛的她差点儿跪下去,想要在包里翻药,可是季池大踏步的走回来,将她的包一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

  上官乐颤抖着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人,急的眼眶发红,没有药,她会死的,难道这个人想间接的谋害她么……

  “就你这身体,恐怕床上也坚持不了多久,上官乐,得病了就在家好好待着不就行了么。”

  季池的声音依旧云淡风轻,走到这一步,他已经彻底的露出真面目了,如此的不堪和狰狞,那样的话竟然也能说出口,没有丝毫的教养可言。

  上官乐的身体还在痉挛着,看着那个人的背影缓缓走远,没有忍住落下泪来,最后悲悲切切的开始哭,果然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恐慌,害怕,却又深爱……

  不过这里是医院,她更快就被护士发现了,抢救过来后,刚好安排在了宋九月的旁边。

  宋九月也是在护士的聊天中知道这个事情的,还以为只是重名,过去看了以后,发现还真是她认识的那个上官乐,眉毛挑了挑。

  上官乐现在的脸色很惨白,看到她来,并没有多意外,毕竟她知道宋九月也在住院,不过每每想到那个男人,心脏便是一阵钝痛。

  “季池已经不是以前的季池了,现在的他配不上你,宋九月,我觉得你和傅少挺般配的。”

  宋九月没有想到对方一开始就说这个,有些好笑,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她和季池会复合啊,可能么。

  “我不会和他在一起,上官乐,我早说了你用不着对付我,季池爱的是大学时期的宋九月,不过那个时候的宋九月已经死了。”

  上官乐笑笑,她从来都不后悔拆散这两个人,因为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和季池是最配的,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欣赏你,不代表我不会对付你,离季池远一点儿,对你有好处。”

  说完这句,她就觉得有些累,刚刚才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感觉很费力了。

  宋九月很识相的离开,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自己去办了出院手续,红莲不在,大概是去买什么东西了吧,她给对方发了短信,然后离开了医院。

  外面是一片雪景,还好她衣服穿的足够多,不然会被冻成球,有些不想回红莲的别墅了,似乎总是这样麻烦人家,挺不好意思的,她也懒得去住酒店,最后思来想去,去了傅殃的办公室,避开所有人,在休息室里美美的睡了起来。

  不是她心态好,而是这个时候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去傅殃的别墅吧,也许那个女人已经在那了,去傅家,还不知道老爷子要怎么看她呢,至于以前的小公寓,房租早就到期了,亦白哥那里更不能去,对方肯定会担心她,想来想去,悲哀的来到了傅殃的办公室。

  上官乐在宋九月走了以后,马上办了出院手续,今天季池这样对她,把两家的关系置于何地,她要找那个人问清楚。

  因为她早就已经搬进季池的别墅了,也知道季池迫于季爷爷的压力,还是会经常回去的,所以出院后,她马上回了别墅。

  别墅里面静悄悄的,她在一楼看了看,没有人,最后去了二楼,刚想推开书房的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

  “季少爷,这一次你在锦辰和傅少的亲子鉴定上做了手脚,季小姐要是知道了,恐怕会生气的,季小姐苦了这么多年,在季家最信任的也就是你了。”

  上官乐推门的手一僵,说话的声音他自然熟悉,是季池的人。

  “就是因为她过得苦,所以我给她塞了傅殃这么一个好男人,凭傅家的势力,以后没有谁敢欺负她,栖梧要是知道了,恐怕还得感谢我呢。”

  季池的声音有些轻微的得意,似乎真的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畜生……

  上官乐气得手发抖,很想将门打开,狠狠的骂这个人一顿,可是她不能,这个时候,最好是跑去见宋九月,把真相告诉对方,牙齿咬了咬,慌慌张张的跑下楼。

  但是因为今天在医院的一遭,她已经精疲力尽了,下楼的时候一下子绊倒,直接跌了下去,有些狼狈的崴了脚,发出了一声尖叫,最后惊恐般,将嘴捂了起来。

  楼上传来了声音,她往上看过去,正好对上了季池似笑非笑的脸,一颗心瞬间坠进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