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三章 遇上锦辰
  季池一步步的走了下来,最后停在她的身边,嘴角带着微笑,蹲了下去。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声音里带着若有似无的试探,如吐着信子的毒舌,似乎在观察着猎物,然后把她一口吞下去。

  “我没有……”

  上官乐觉得一股恐惧逐渐的勒住了她的脖子,勒的她喘不过气来,脚上传来的剧痛却让她时刻清醒着。

  “没有?”

  季池缓缓起身,嘴角勾了勾,旁边的保镖马上将上官乐扶了起来,不过那动作,更多的是看押犯人。

  “把她好好看着,别让她去接触其他人,上官家那边,我会处理。”

  保镖点点头,将镣铐拷在了上官乐的手腕上。

  上官乐的眼睛逐渐睁大。

  “季池,你干什么?你想囚禁我?”

  “难道不行么?上官乐,是你自己作死撞上来的,可怪不得我。”

  季池转身,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眼神没有再看上官乐一下。

  上官乐瞬间疯癫了起来。

  “季池,你凭什么囚禁我?!爷爷要是知道,不会饶了你的,上官家也不会放过你!”

  季池端过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丝毫不担心这些,最后觉得烦躁了一般,看了控制住上官乐的保镖一眼。

  “把她带到楼上去,好好看起来。”

  保镖点点头,推着上官乐打算上去,但是上官乐挣扎的太厉害了,恍惚间被人打了一耳光,耳朵里“嗡嗡嗡”的响,整个人都差点儿软下去。

  “老实点!”

  保镖吼了这么一句,看了自家少爷一眼,发现对方并没有怪罪他,嘴角勾了起来,更加粗暴的对待她。

  到现在为止,上官乐总算是认清了一个现实,以前的季池真的已经死了,现在的他披着一层道貌岸然的皮,做着下三滥的事,根本不像是大家子弟,大概在利益这个圈子里浸淫的太久了,已经失了本心。

  跌跌撞撞的被人推上了楼,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突然笑了起来,最后呆呆的抱着自己,坐在墙角。

  晚上的时候,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喘息声和女人的声音,很刺耳,她低头将耳朵捂住,可是那声音根本不可抵挡,直直的钻进她的耳朵,最后变成了一把剑,切割着她的心脏。

  她发疯了般,起身将椅子砸到了墙壁上,最后是花瓶和其他东西,不过她再怎么歇斯底里,隔壁的声音只会越来越猖狂。

  “季池!!!”

  “季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上官乐的眼泪哗啦啦的流着,最后砸累了,耳边依旧是那些声音,她将被子盖在了头上,吃了药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耳朵里又是那样的声音,只能说对方的兴致真好,嘴角扯了扯,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肮脏龌蹉。

  季池的房间里,两个女人正在全心全力的服侍着他,直到中午,三人才出来。

  门外守着的保镖低着头,以前这样的事情做的太多了,所以到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脸不红,心不跳。

  “把她们送走。”

  季池说了这么一句,没有再说话,他在女人方面很挑剔,只和干净的女人上床,睡过一次后不会再找第二次。

  看了旁边的房间一眼,眼里有些讽刺,打开门走了进去,发现房间里的东西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连墙上的挂钟都没有放过,眉毛挑挑。

  “上官乐,昨天你听到了什么?还是不说实话是么?”

  他很有耐性,假如这个人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放她出去又怎样,不过看对方这样子,可一点儿也不像要说实话。

  上官乐抬头,有些讽刺的看着这个男人,口口声声的说着爱宋九月,可床上的女人却从来都没有间断过,还真是够虚伪的。

  季池不喜欢她现在的眼神,甚至想要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你果然是什么都听到了吧,上官乐,以后就在这个房间好好待着吧。”

  说完,他转身打算离开这里。

  “季池,你说宋九月知道你这个样子么,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看一眼都嫌脏?”

  季池的心里有些窝火,宋九月?就算对方看到了又怎么样,男人寻花问柳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恐怕傅殃在外面也睡了不少女人吧,不过是会装而已。

  女人就该附属着男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他虽然和其他女人上床,但是心里从始至终只有宋九月一个,这就够了。

  “宋九月早晚是我的,上官乐,你再怎么不肯接受,这就是事实,以后我和你结婚了,她就是我的情人,我依旧会把她带进家里的。”

  上官乐很想吐,想笑,这个男人的思想还真是迂腐到令人作呕,轻笑着不再说话,她想等到这个人被打脸的一天,在这之前,一定不能死,她一定会睁大眼睛好好看着的。

  季池出了别墅,又将车开向医院,路过花店的时候,买了玫瑰,放在副驾驶位上,继续开向医院。

  不过宋九月这个时候早就不在医院了,从傅殃的办公室醒来,她揉了揉眼睛,想着那个人这几天肯定不会来这个地方,这样也好,不然还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起身穿好衣服,下楼去盛腾的附近转了转,路过一家橱窗的时候,缓缓的顿住了,里面是一件很漂亮的婚纱,镶钻的白色皇冠戴在头顶,看着如梦如幻。

  心里瞬间有些酸楚,对上里面店员看过来的视线,有些狼狈的移开。

  “你很喜欢这件婚纱吗?”

  冷酷软萌的声音传来,她低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的小男孩,脸上白了白,不知道怎么反应,只能淡淡的“嗯”了一声。

  锦辰,傅殃的那个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上一次只是看照片,没想到能够遇到真人,出来逛街就遇到傅殃的私生子,老天确定不是在玩她么。

  锦辰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把宋九月的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它应该很适合你,因为你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