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五章 孩子是我的
  不过这一看,差点儿吓了一大跳,马上起身将锦辰接了下来,这才认认真真的打量着面前这个人。

  “你是……”

  傅宸的眉眼有些冷硬,因为之前雪雅说过,小殃的私生子突然找上门来了,原来就是面前的小不点啊,还有这个女人,应该是小不点的妈妈。

  “傅殃的哥哥。”

  季栖梧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心里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也惊讶于自己的儿子竟然和对方那么亲近,锦辰可是排斥生人的啊。

  “你好。”

  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她将锦辰拉去了沙发上,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而傅宸在短暂的怔愣后,将外套搭在了一旁的衣架子上。

  他一回来,傅家便有些热闹了,下午的时候,该回家的都已经回家了,大家都坐在沙发上,打算商量下周的婚礼。

  不过傅殃在看到锦辰和他家大哥如此相似的脸时,心里如同被什么敲击了一下,最后扭头看着自己旁边的人。

  “哥,七年前你也去了拉斯维加斯吧,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傅宸的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自己刚回来就要被逼供,嘴角勾了勾,视线在锦辰的身上转了转,最后又停在了季栖梧的身上,原来是她啊,当初在拉斯维加斯的女人。

  “你想说什么?”

  不过他并不打算现在就承认,想看看这个弟弟能挺到什么时候。

  “这个孩子是季栖梧七年前在拉斯维加斯怀上的,如果我没有记错,七年前的拉斯维加斯赌场,还是你拉着我去的。”

  季栖梧就在旁边坐着,听着两个人毫不避讳的讨论,眼里突然闪了闪。

  傅宸叹了口气,看了季栖梧一眼,那晚上他喝多了,又因为季栖梧主动出现在他的房间,他以为对方是那种上门来服务的女人。

  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的他,在接触到对方那么干净的眼神时,瞬间就缴械投降了,所以直接把人拉进了屋,后来酒劲儿上来,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遵循着本能,醒来的时候,将一叠钱放在了对方的枕头边,还特意在她的额头上留了一个吻,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今天看到对方的第一眼,他就猜到真相了,对方大概是找错人了,那晚上他没有做措施,又以为人家是那种女人,所以什么都没有顾及,醒来也没有神经兮兮的去看床上,就当是异国他乡的一夜风流。

  只是没想到七年后人家带着小包子找上门了,还闹了一个大乌龙。

  “孩子是我的。”

  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他便把眼睛闭上了,只是这样的话,对面前的这些人冲击力太大了,大家都石化在当场,只有傅殃看起来并不意外。

  “小宸,你说什么?”

  傅将生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静静的把他这个孙子看着,不过对方丝毫没有羞愧的意思。

  “那晚上我和小殃划拳喝酒,他醉的一塌糊涂,我便去了自己的房间,刚好季栖梧靠在我的房门前,还以为她是……所以冲动了。爷爷,这婚不能结。”

  傅将生气的发抖,这两个孙子真是一个比一个会惹事,人家好意思说,他可没这个老脸在这里听下去,脸红脖子粗的起身。

  “你们自己商量!”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傅殃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扯过了傅宸的衣领,差点儿气吐血,感情是这个禽兽的儿子,那他这么久,岂不是在活活受累。

  “嘭!”

  刚挥出去一拳,就被傅宸给接住了,挑眉看着这个人,脸上似笑非笑。

  “与其往我身上撒气,你是不是该想想,为什么亲子鉴定上会显示你们为亲子关系,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可是已经听说了,小殃,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意了,让别人动手脚动到这个份上来了。”

  傅殃的眼睛眯了眯,当时因为季栖梧亲自上门,他哪里考虑到这么多,他又不是神仙,况且只要关系到宋九月的事情,他都会先慌乱起来。

  傅雪雅总算是在一旁听出了来龙去脉,恨不得仰天长笑三分钟,原来老天爷真的听见了她的心声,把其中的一个女人分配给大哥了。

  只有季栖梧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直到锦辰微红着脸扯她的衣角,她才反应过来,上前一拳砸在了傅宸的脸上。

  傅殃和傅雪雅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默默的退开了一些,把战场空出来,毕竟这么多年,季栖梧的心里肯定是有怨的。

  傅宸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躲过了傅殃的攻击,却败在了这样一个女人手里,眉头蹙了起来,他是军人,没有打女人这条规矩。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还记得我是吧?傅宸是吧?既然记得我为什么不找我?你这样真的很过分……”

  季栖梧说着,眼眶红了起来。

  “我……”

  我有找过你的……

  这句话傅宸还真是说不出口,第二天刚离开拉斯维加斯,他就让人去找那个女人了,可是整个拉斯维加斯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所以也就罢了,毕竟当时还以为对方是为了钱故意爬上他床的女人。

  季栖梧打完这一拳,心里的怨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在一旁坐了下来。

  “你打算怎么办?”

  傅宸看了傅殃那边一眼,发现对方满脸的嘲讽,似乎在说他也有今天,嘴角扯了扯。

  “跟着我去部队吧,结婚的事再等等,如今的形势你也看出来了,目前不适合结婚,我看锦辰这孩子根骨很好,说不定能成为我的接班人。”

  “我愿意!!”

  季栖梧还没有回答,锦辰便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像模像样的给傅宸行了一个军礼。

  似乎考虑到什么,看向了他家妈咪,如果他和爸比去了部队,那妈咪岂不是一个人在外面待着,肯定很孤独,因为她在洛城都没有什么朋友。

  “妈咪,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吧,你和爸比这么多年都没见了,肯定需要多接触接触,妈咪,你去吧……”

  季栖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孩子露出这么渴望的表情,点点头,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