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七章 不要告诉别人
  大厅里的其他人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吃饭,眼神却暗地里悄悄的往这边瞟来,因为这两人已经很少同时出现了。

  宋九月吃的七分饱,放下了勺子,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把大部分的东西都吃下肚了,脸上怔了怔,抬头看了对面坐着的人一眼,发现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咳……傅殃,你吃饱了吧?”

  傅殃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没怎么动的米饭,想着这个人说这句话就不怕良心不安么,叹了口气,淡淡的“嗯”了一声。

  宋九月拿过餐巾纸优雅的擦了擦嘴,拉着人的袖子就打算回家,她现在太想睡一觉了,这几天压根儿就没有好好休息,很怀念家里那张软软的大床。

  傅殃也由着她,等这人睡着了,才开始思考亲子鉴定的问题,当时因为大家都很震惊,又加上是让傅家的人亲自去做的鉴定,以为不会出什么问题,看来还是他小看那些人了。

  那个傅家人他百分之百的信任,毕竟已经在傅家待了很多年了,并且知根知底,对方没理由这么做,看来是在医院出的问题。

  他直接打电话给墨一,让对方去好好查查,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糊弄过去,如果没有亲子鉴定这个梗,这件事怎么可能误会这么大。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已经有人比他先一步去调查这个事情了。

  季栖梧并不是弱女子,相反她很聪明,很果敢,因为接触了傅家的人,她知道傅家人没有理由在亲子鉴定上做手脚,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她家哥哥。

  因为做亲子鉴定之前,她只和对方一个人说过,又加上那人和宋九月之间的纠葛,有很明显的作案动机。

  所以出了傅家老宅后,她就直接去了季池的别墅,别墅和以前给她的感觉一样,总是有种不舒服的味道,像是女人的香水。

  她大概不知道,因为她的到来,上官乐已经被绑在床上了,嘴里塞着东西,根本吐不出一个字。

  “我哥呢?”

  季栖梧这么问道,不一会儿季池就从楼上的书房下来了,看到她后,明显愣了愣,不过脸上转瞬就恢复了平静。

  “栖梧,你来干什么?”

  季栖梧懒得和她废话,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斜睨着眼睛看了这个人一眼,这件事绝对和他逃脱不了干系。

  “哥,你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喜欢弄什么小动作,也不希望别人打着所谓的亲情称号来对我好,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季池沉默了几秒,其实以这个妹妹的聪明程度,应该早已经猜中了才对,嘴角勾了勾。

  “哥一时糊涂,栖梧,我只是希望你能嫁进傅家而已,毕竟傅殃那样的男人,并不差。”

  季栖梧的脸上有些嘲讽,淡淡的抱着自己的手。

  “为了我嫁进傅家?傅殃不差?说来说去,你还是在为我考虑么?哥,什么时候你也这么虚伪了,明明是你想破坏宋九月和傅殃之间的关系,自己好趁虚而入,甚至不惜牺牲我这个妹妹,还说得这么大义凛然,你难道没有考虑过,假如傅殃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对你。”

  季池没有说话,脸上短暂的僵了一会儿后,才静静的看着这个人。

  “栖梧,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做的,我是你的哥哥。”

  季栖梧的脸上更加嘲讽,静静的看着这个人。

  “我把你当哥哥,可你把我当过妹妹么?哥,我真是没想到,现在你连这样的手段都能使出来了,还真是让我不耻。”

  季池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淡淡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妹妹会原谅他这么一次的,虽然对方的性子雷厉风行,但是在亲人方面,最容易心软。

  “栖梧,你今天来找我,是因为事情已经解决了么?锦辰是谁的孩子?”

  季栖梧的嘴唇抿了抿,很想狠狠的教育这个人,这件事要是被一直误会下去,影响的是别人一辈子的幸福,他却这样无动于衷,嘴角扯了扯。

  “傅宸,傅殃的哥哥,傅殃已经和宋九月和好了,哥,你大概是没有机会了。”

  季池的瞳孔一缩,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被别人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还是觉得有些难堪,况且宋九月跟着傅殃这么久了,恐怕早就已经不干净了吧,要不是自己真的喜欢她,这样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碰的。

  “栖梧,这件事别告诉别人,反正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我向你说声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好不好,我会好好弥补锦辰的。”

  季栖梧的脸上有些不可思议,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有些好笑的差点儿将桌上的杯子砸过去,感情对方扭捏了这么久,就是想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失望的起身。

  “我不会说出去,但是傅殃早晚都会知道的,他那么喜欢宋九月,怎么可能让别人这么破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哥,我倒更希望你是光明正大的把宋九月抢过来,这一点儿,你还真是比不上傅殃,至少人家的人品没问题。”

  季池的脸上瞬间就黑了,说他比不上傅殃,无疑是在他的心上扎刀子,两个人不管是背景还是外貌,都可以说是旗鼓相当,怎么可能是他输了。

  “栖梧,现在你还不是傅家人,就这么帮着对方说话了?”

  季栖梧冷哼一声,离开了这里,这件事她不会说出去,并且过几天就要和傅宸去部队了,之前和傅殃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觉得怪怪了,不过为了锦辰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并没有过多在意,现在傅宸出现,她才发现和傅殃之间少了什么,是默契,来自灵魂的契合,三个人之间生疏的像是陌生人,怎么可能有亲子关系。

  遇上傅宸,她便知道自己对那个男人是有些动心的,况且这么好的人,难免不会被别人抢过去,她得时刻看紧一点儿,能跟去部队最好,反正锦辰那孩子也喜欢。

  而季池在她离开后,直接将茶几上的东西挥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