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八章 一家人团聚
  他努力了这么久,结果人家两口子转瞬就和好了,这完全是在赤裸裸的嘲讽他!

  牙齿咬了咬,以前是他低估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了,真是没想到,傅殃对月月有点儿真心,而月月又是爱着傅殃的,这让他接下来的计划很不好实施。

  有些阴冷的笑了笑,有他喜欢还不够,宋九月这个女人竟然还到处去勾搭,果然是放荡的,恐怕那副身体已经被很多男人玩过了吧,毕竟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隔了很久了。

  越想便越是不甘,他不懂这种不甘到底是什么,暂且把它叫做爱吧,他是爱着月月的,可是人家现在正和另外一个男人你侬我侬的厉害,既然得不到,那就只剩下毁灭!

  想通了这点儿,嘴角总算是勾了勾,听到楼上传来上官乐的怒骂声,脸上更加不屑。

  这个死女人,得了心脏病还不消停,早晚送她去见阎王。

  而另一边,离开了这里的季栖梧已经到了傅家,因为老爷子间接的承认了她的身份,里面的佣人对她很客气。

  老爷子也提过,要不要傅家的人上门提亲什么的,她拒绝了,毕竟她在季家的存在感太低,哪怕是消失一年半载,人家也不会注意的,唯一的哥哥还拿她的终身大事做手脚,既然这样,她又何必把自己当做是季家人。

  所以对于老爷子的一片心意,她选择回绝,姿态也放的恰到好处,不道德的向着傅家的佣人打听了一下傅宸的情史,得出的结果让她很满意。

  “妈咪。”

  锦辰推开院子里的花门,踩着毛茸茸的拖鞋向她跑过来,似乎从傅宸出现的那一刻开始,锦辰的表现就越来越像个孩子,这样也好。

  正打算说点什么,客厅的大门被人推开,抬头一看,不是宋九月小两口又是谁。

  季栖梧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特别是在宋九月的面前,不过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大家就是一家人。

  傅家今晚很热闹,大概是最热闹的一次,老爷子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笑容,但可以看出来,他是很高兴的,高兴的脸上发红。

  这转眼,孙媳妇和曾孙子都有了,怎么可能不高兴,而且这曾孙子小小年纪,既然把枪使的那么好,一看就是傅家的种。

  “这是保姆阿姨买回来的葫芦种子。”

  锦辰突然从兜里掏出了一小袋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傅将生满脸含笑,欣慰的要命,本来害怕自己等到入土恐怕都抱不上曾孙子,结果倒好,小宸还真是争气。

  这么一想,对傅殃就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你怎么放到茶几上,不把它种到地里去。”

  锦辰的脸上白皙粉嫩,可以看出这些年被照顾的很好,谈吐之间也能看到教养,不得不说,季栖梧算得上是一个女强人。

  “不行的,爷爷,没有穿山甲,没有蛇精,我也没有白胡子,动漫里说要有这些东西,才能结出葫芦,我种不出来的。”

  语气里似懊恼,又似感叹,一个小孩子说这些话,脸上还是那么严肃的表情,让大家瞬间大笑了起来。

  宋九月笑着笑着,悄悄看了傅殃一眼,她发现孩子还真的挺可爱的,傅殃是不是也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呢。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傅殃也刚好看了她这边,对上她的视线后,眉眼软了一下,视线最后落在了她的肚子处,意思不言而喻。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虽然孩子很可爱,可是这种蠢萌的东西似乎还得看时机啊,现在还有那么多潜在的危机,连傅宸都知道目前不是结婚的时候,要把老婆和孩子接进部队,她又怎么可能看不清局势呢。

  晚饭不一会儿就被端了上来,两位哥哥都有了归属,傅雪雅激动的满脸通红,喝了点儿小酒就开始乱说话。

  “大哥二哥,我觉得你们两个还挺有缘的,你看啊,二哥的女人当初阴差阳错的嫁给了大哥,成了大哥的前妻,大哥的老婆又差点儿嫁给了二哥,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哈哈哈哈哈……”

  饭桌上的气氛瞬间有些诡异,老爷子一直在假装咳嗽,让某个醉鬼少说一点儿,但是傅雪雅今晚太高兴了,把当初二哥和大哥如何抢宋九月的事情通通交代了出来。

  “咳咳……”

  “咳咳咳咳……”

  饭桌上的咳嗽声此起彼伏,最后管家有些无奈,马上让人来把喝醉的某人带了下去。

  季栖梧挑挑眉,这些年她一直在外面,对于洛城的事情并不熟悉,没想到中途还有这么一段,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了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宋九月,我这几天还很愧疚,差点儿抢了你的男人,老实说,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不过刚刚听到雪雅说的那一段,瞬间就释然了,毕竟你曾经也抢过我的男人对不对,咳,我觉得吧,作为傅家的女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不该计较,很高兴能够成为傅家的一员,还有傅爷爷,你是典型的刀子嘴,但为了儿孙的幸福可以不顾忌外界想法的人,我很高兴,找到了锦辰的亲生父亲,这亲生父亲锦辰还很满意,我……”

  说到这的时候,她的眼眶红了一下,就好像漂泊了很久的人,突然有了归处,这种感觉大概没有人能懂。

  她的家人从来就不关心她,但是她一直活得很坚强,没有吃过亏,唯一的吃亏,大概就是在傅宸的身上,不过傅宸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已经给她交代了那天的经过。

  因为那晚上是假面舞会,他没有面具,出门的时候就把傅殃的鬼面戴上了,然后遇上了她,这大概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吃亏让她找到了人生的幸福,很美好。

  “什么都不说了,我们干一杯吧,明天我就要和傅宸去部队了,老爷子你照顾好自己。”

  季栖梧第一个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

  傅宸连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也端起了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