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零九章 他最怕的就是女人
  接下来是傅殃和宋九月,这四人算是这里的小辈,当然,除了小不点锦辰。

  白绾叹了口气,这些孩子还真是,看了自家丈夫一眼,两个人也站了起来。

  傅将生的眼眶发红,一家人很少这么聚过,况且现在他连孙媳妇,曾孙子都有了,孙媳妇都很优秀,他的人生已经圆满了,慢慢的站了起来。

  “为什么不叫我……”

  他正打算说几句话,旁边幽幽的传来了一个声音,扭头看去,本来该在楼上的傅雪雅这个时候竟然又下来了,脸上气鼓鼓的。

  “这历史性的碰杯怎么能没有我呢,我刚刚洗了把脸,现在已经有些清醒了,大哥二哥,大嫂二嫂,我说的都是胡话,你们可千万别当真。”

  她这么说着,已经走到了桌前,豪迈的给自己倒了一杯。

  老爷子无奈,想说点儿煽情的话,被人这么一打岔,什么都忘记了,只能摇摇头,大家笑着干了杯,然后再缓缓坐下。

  本来一个小时的饭局,硬生生的吃了好几个时辰,期间有保姆将饭菜反复热了热,都静悄悄的,没有打扰桌上的几个男人谈心。

  锦辰是小孩子,已经先睡了过去,就倒在季栖梧的怀里,小嘴一直在吧唧着。

  也不知道那几个男人谈了些什么,谈了多久,最后宋九月被傅殃迷迷糊糊的叫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公主抱,再然后是软绵绵的大床。

  “今晚就在这里不回去了,明天送送我哥。”

  “嗯。”

  她应了这么一声,太困了,打算就这样睡过去。

  “起来去洗澡。”

  傅殃把人摇醒,浴室里面已经放好了水,房间里的温度也已经被调高,就算脱了衣服也不会冷。

  “好的。”

  宋九月应了应,继续睡过去,直到脸上的肉被人揪住,才不满的睁开眼睛。

  “嘴上说好,身体却不动弹,宋九月,再不起床,我待会儿就在你的脖子上种草莓,看你明早上怎么下去见人。”

  宋九月一个激灵就醒了,挣扎着拿过一旁的睡衣,狠狠的剜了傅殃一眼,冷哼一声,进了浴室。

  傅殃有些好笑的低头,等到对方进去,才推开阳台的门站了出去。

  外面很冷,洛城这个城市,是全国最繁荣也最难生存的城市,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走进这里,最后一身狼狈的离开。

  以前的时候,他一直不懂所谓的人间烟火,因为没有经历过,他生来就站在高处,看着别人为了梦想狼狈不堪,看着别人为了生存努力挣扎,他没有经历,但从来不会嘲笑和看不起。

  后来遇上宋九月,他就下凡了,就在今晚,他更加体会到了什么是家庭的乐趣,也明白普通人努力的意义,因为有期待,有责任,家里有等着的人,所以才那么拼命。

  洛城这个城市,虽然冷漠,但处处充斥着机遇,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愿意来这里。

  遇上宋九月,心似乎更柔软了。

  叹了口气,发现外面又开始下雪,还是很大的雪,连嘴里呼出的气都成了一团白雾,他刚想转身去屋里拿外套,身上就已经披了一件,温暖渐渐传来。

  “其实我觉得洛城挺美的,它世俗,它繁华,它阴暗也光明,上大学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这是个勾心斗角的城市,但是现在不一样,傅殃,它的美在于,能让你遇见改变人生的某个人,比如季栖梧,比如我,比如苏小小,因为经历过,因为懂了,所以觉得这个城市很慈悲,至少让我们这些平凡的小人物不再平凡,也让你们这样高高在上的少爷体会到了小巷烟火的乐趣。”

  宋九月的眼睛低垂着,将手肘靠在了阳台的栏杆上,外面的雪很大,偶尔会有几朵飘进来,落在她的掌心,然后逐渐融化。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淡淡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站了一会儿。

  ……

  “进去吧,别感冒了。”

  直到发现宋九月的脸上被冻的通红,他才拍了拍她肩膀上的几朵雪花,因为这个人前不久刚发烧,现在可不能让她继续折腾。

  宋九月龇着小牙,对她笑了笑,这才牵着他的手,推开阳台门走了进去。

  她觉得自己牵住了整个世界……

  傅殃伸手揉了揉她的脸,直到暖和了,才把人抱上床,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睡了过去。

  不过另一个房间里,气氛完全不一样了,傅宸的眉头一直蹙着,虽然他和季栖梧有了孩子,但是两人同床共枕那都是七年前的事情了,爷爷说是为了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今晚必须好好谈谈,所以把他赶了过来,美其名曰,争取来个二胎,要像锦辰一样可爱。

  至于锦辰这个小灯泡,已经被爷爷哄过去了。

  季栖梧洗完澡出来,就看到眉头拧成了麻花的某人,将擦头发的毛巾往旁边一放。

  “老公,去洗澡。”

  傅宸的浑身一抖,抬眼看了对方一眼,他是军人,在战场上如同将军,丝毫不退怯,拿枪的时候威风凛凛,可是这么些年,可没跟哪个女人这么亲近过,况且这一来就是共处一室,恕他直言,有些不自在。

  还有这个人刚刚叫他什么,老公?

  季栖梧打开柜子,轻松的找到了傅宸的睡袍,拿了出来,稍微用熨斗烫了烫,这才放到了还在纠结的某人身边。

  “老公?”

  她低头看了这人一眼,实在不知道对方在纠结什么,两个人现在不是已经相当于结婚的状态了么,伸手就要扒他的衣服。

  “季栖梧,你……”

  傅宸的脸上一僵,愣神的瞬间衣服已经被脱了大半,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样,瞬间炸了起来。

  “你别乱来!”

  季栖梧挑挑眉,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拿过对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上,媚眼如丝。

  “老公,洗澡吧。”

  傅宸觉得自己的手上有些发烫,眼神飘飞,其实他最怕的就是女人,所以这些年才逃命似的待在部队,毕竟那里都是大老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