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一十章 乖乖躺着
  “季栖梧,我们谈谈。”

  傅宸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句话,将睡袍放在了一旁,想把人推下去,但是季栖梧就是赖在他的腿上不起来,嘴角一直微勾着。

  “谈,怎么不谈,不过你说说,谈什么?”

  说着,她还特意动了两下,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她的眼睛很像狐狸,眼尾微微的上翘,睫毛很长,轻轻一刷,就能把人的心勾过去。

  傅宸心想,这是……娶了只狐狸进家门啊……

  “老公,七年的前的事情我已经不和你计较了,你还要和我谈什么,其实你可以先去洗澡,待会儿我们在床上可以好好谈谈,孤男寡女,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谈谈人生理想,你说是不是?”

  傅宸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这副样子要是被傅殃或者部队里的其他人看见了,估计能嘲笑他好几年。

  季栖梧主动站了起来,一抬手就把自己的睡衣脱掉了,上半身只有一件黑色的内衣,她又把头发撩了撩,抛了个眼波给傅宸。

  傅宸的鼻间一热,拿过一旁的睡袍有些狼狈的进了浴室,将门狠狠的反锁,低头的时候两行鼻血流了下来,懊恼的捧了水洗干净,本来半个小时就能解决的事情,偏偏拖拖拉拉的耽搁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牙齿一咬,打开了房间门。

  季栖梧正在外面整理衣柜,发现傅宸似乎很少回来,而且他的衣服很单一,大多数都是军装,但是他是她见过穿军装最帅的男人。

  拉斯维加斯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每年的赌场汇聚了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他们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随便挥挥手就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金钱数额,但很多人的内在都是空虚的。

  这么多年,每次回忆和傅宸的初见,就好像是老天都安排好了一般,她恨透了家里的漠视,也受够了无聊的生活,所以那一晚,她是真的打算去送自己的第一次的。

  是的,送,只要看得顺眼,她就会把对方扯进自己的房间,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最后是她被别人吃了,一晚上就中标,有了锦辰。

  她和傅宸的事情隔的太久,也因为对方戴了面具,所以在房间外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而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她记得那双眼睛,深邃的像是包含了这世间的所有阴暗。

  其实傅殃和他这个哥哥的眼睛很像,所以最初的时候,她并没有怀疑。

  只是见到了一双眼睛而已,她却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堕落疲惫的她如同有了光明,以后的日子,也在努力的向着光明靠近,努力的让自己有铠甲。

  铠甲披身,她比所有人都要坚强,不顾一切反对,将孩子生了下来,承受所有人的白眼,独自在拉斯维加斯等了那么多年,她在赌,赌对方是个负责的男人。

  对一个女人来说,这么多年的青春是价值连城的,因为那个时候她还不到二十岁,体会了人间百味,人情冷暖。

  她想着,将来要是找到了那个人,一定要把这些经历告诉对方,两个人相视一笑,所有的过往都可以成为下酒菜。

  六年的等待,不亏,因为以后的很多年,她都会是幸福的女人。

  正这么想着,头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温暖,她扭头看过去,发现傅殃将刚刚的毛巾拿了起来,正在笨拙的给她擦头发。

  眼尾弯了弯,将柜子一关,转瞬就投进了对方的怀里。

  “老公,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说着,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傅宸的睡袍里,摸了摸对方鼓鼓的腹肌,发现人家没有阻止,更加大胆的动手动脚。

  傅宸严肃的将她的手抽了出来,拿过一旁的吹风机,开始给她吹头发。

  季栖梧的头发发质很好,很长,像是一头靓丽的海藻,披在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很魅惑,说她是狐狸成精,真的一点儿都不夸张。

  傅宸把她的头发吹的半干,这才把吹风机收好,放进了柜子里。

  季栖梧就在床上盘着腿,一顺不顺的盯着他,见他看了过来,马上抿嘴笑了笑,皮肤白皙,大概因为房间里的温度很高,脸上有些绯红。

  傅宸走近,将她塞进被子里,这才松了口气,真是要命,这哪里是女人,是妖精!

  抬手关了灯,刚躺下,就感觉到一副温热的身躯躺在了他的胸膛上,接着便是睡袍被人解了一半。

  “季栖梧……”

  傅宸咬牙切齿的厉害,刚想把人推开,就感觉到自己的喉结被人吻了一口,再然后是耳垂,嘴……

  别说,还挺舒服,但是一个男人怎么能让女人在上面呢,一个翻身。

  “乖乖躺着!”

  季栖梧一愣,乐得享受。

  禁欲了这么久的两个人,一旦开荤那就是干柴烈火,直到折腾到天蒙蒙亮,才分开。

  季栖梧这下倒是老实了,乖巧的任由傅宸把她抱着。

  “老公,你真是坏死了,怎么能折腾这么久,人家的腰都快断了~”

  “你给我好好说话!!”

  傅宸冷喝一声,觉得这女人真是麻烦。

  “傅宸,我觉得吧,明天需要一条围巾了,不然真的不好意思见人。”

  “嗯,准了,睡觉。”

  傅宸的嘴角微勾着,低头悄悄的看了对方一眼,放心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陆陆续续醒来了,锦辰挨个的敲房门,轮到他家爸比妈咪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站在门前,眉头紧锁。

  宋九月刚出去就看到了这个孩子,有些好笑的蹲身。

  “锦辰,你发什么呆呢?还不叫他们起床吃饭。”

  “宋九月,也许我爸妈还在为爱鼓掌呢,我不能打扰他们。”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为爱鼓掌……

  这个时候,门已经开了,傅宸和季栖梧走了出来,宋九月看到季栖梧脖子上的围巾,突然想起傅殃昨晚上说的话,眼里意味深长了起来,这两人,看来感情交流的可以呀。

  “下去吃饭。”

  说着,她自己先转身出去了,毕竟人家三口之家,和和乐乐的,她在这里如同电灯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