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阴谋展开
  季栖梧只觉得好笑,看来这个人好像还看不清形势,傅宸既然是孩子的父亲,她又怎么可能去做伤害他的事情,有些嘲讽的勾起了嘴角,果然这个人给她打电话准没好事儿,换做以前,她肯定会大哭一场的,但是现在已经百毒不侵了。

  “爷爷,你既然知道傅宸是孩子的父亲,那就应该知道,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这么多年,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没想到依旧是算计我,都说人心是肉长得,我看你这心啊,是偏的太厉害了。”

  季栖梧的声音似是有些感叹,她现在一点儿都不在乎季家人的看法,毕竟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彻彻底底的死心了。

  “栖梧!!”

  季礼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有些后悔这些年对这个人的冷落,不然对方现在绝对毫不犹豫就听他的话,叹了口气。

  “这些年是爷爷冷落你了,但是栖梧你想想,傅家是什么样的家庭,怎么可能接受你这样未婚先孕的女人,况且洛城愿意给傅宸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男人都是花心的,他现在对你好,不过是怕你把事情揭发出去而已,你听爷爷的话,马上回来,我们还是一家人,以后你依旧是季家高高在上的小姐。”

  季栖梧已经不想再听对方的这些话了,说来说去不就是想利用她对付傅家么,做梦!

  “爷爷,你也看出我的态度了,我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告诉你吧,傅宸他很好,是个好父亲,好丈夫,傅家的人可不比季家,这么凉薄,你想借我的手对付傅家,对不起,我第一个不答应,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孙女吧,反正这么多年,我不是都这么过来的么。”

  “你!!”

  季礼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可是对方已经挂了,好啊,他竟然被一个小辈给挂了电话,还被对方这么言语奚落了一番,气的浑身发抖。

  季池也没有想到这个妹妹既然长了逆骨,看来在国外的这些年,成长的很快。

  “你妹妹她现在在哪里?!马上把这个不孝子孙找回来!”

  季礼的脸上通红,他一向不待见这个孙女,没想到有朝一日既然被对方怼得这么狼狈。

  “爷爷,傅宸是部队里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妹妹既然不在别墅,恐怕是跟着人家走南闯北去了,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回来的。”

  季礼的脸上更加阴沉,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竟然就这样跟在男人的身边,也不怕人家笑话。

  “爷爷,你别急,妹妹只是现在不愿意帮我们,等到她被傅宸抛弃的那天,恐怕就会哭着回来求我们了,毕竟这是她的家,跑得了和尚还跑不了庙呢。”

  季礼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就释然了,女孩子嘛,一时被男人的花言巧语冲昏了头脑,这也可以理解,反正家在这里,她早晚会回来的。

  “这件事算是傅家的定时炸弹,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等到可以彻底扳倒傅家的一天,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相信这么些年,想将傅家取而代之的人不少,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推波助澜就好了。”

  “我知道,爷爷。”

  季池答了这么一声,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只要能把傅宸除去,傅家就算是断了一条胳膊,接下来再慢慢对付傅殃,事半功倍。

  出了季家老宅后,他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一直以来,他都很想在洛城这样的地方干一番大事,现在看来,这大事大概就是除去傅家吧。

  傅家一除,洛城大家族必定重新洗牌,他可以趁机出去占个位子,嘴角勾了勾,相信不止他一个人想要对傅家出手,所谓因爱生恨,夏冰现在肯定也恨不得傅家去死。

  这么想着,他又去了对方那里。

  “你想对付傅家?”

  夏冰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她虽然厌恶傅家,却还是没有想过去对付,毕竟两家的交情不浅,她不可能打破这个平衡。

  “夏冰,人家傅家人可是丝毫不在乎你,你也看出来了,现在宋九月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早就把你忘记了,傅殃甚至厌恶你,既然这样,我们何不让他一无所有,男人有权势,才会这么嚣张,你难道不想看看什么都没有的傅殃,是什么样子么?”

  夏冰的脸上有些嘲讽,以后她是要嫁进傅家的,如果傅家倒了,她又能好到哪里去,这人不就是想把她拉下水么。

  “季池,我丑话说在前头,我的目标是宋九月,将来我是要嫁进傅家的,如果傅家被你整垮了,我以后怎么过?”

  季池低笑了几声,看来这个人到现在还在白日做梦啊。

  “你大概不知道,傅老爷子已经将那个锦盒送给宋九月了吧,那是傅家少奶奶身份的象征,我妹妹也拿到了一个,上次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不小心说漏了嘴,夏冰,你到现在还在做白日梦,会不会太可笑了些。”

  夏冰的脸上变得苍白,锦盒的事情她是听说过的,据说傅爷爷宝贝的不得了,将来是要送给孙媳妇的,没想到他竟然送给了宋九月!

  她现在感觉很不好,似乎有一团火从胸腔的位置开始燃烧起来,烧的她整个人如同在油锅里煎炸一般,满脸的痛苦和不敢置信。

  “夏冰,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对付月月,我看傅殃对月月还有些真心,要是月月出了事,他肯定会消极一段时间的,到时候我们再对他出手,轻而易举就能把他拿下。”

  夏冰的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傅殃,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既然你认定了宋九月那个贱女人!那就去死吧!

  “好,我答应你,不过宋九月现在被傅殃保护着,我们要将她引出来,你那个妹妹,我们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季池没想到这个人和他想到一块去了,不过栖梧已经走了,这个计划也就搁浅。

  夏冰看他的表情,也知道这事儿行不通,眼里阴沉了下去。

  “季栖梧不在,不是还有你的未婚妻么?这些都是和宋九月有关的人,我们只要轻轻利用一下,就能达成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