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上官乐沦为棋子
  季池的眼里一亮,确实,那个女人现在还在他的别墅里关着,只要能够利用对方,引出宋九月不是什么难题。

  “不过季池,这件事我们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利用上官乐,可不只是引出一个宋九月那么简单,上官乐的背后是上官家,我们完全可以把上官家拉下水,这颗棋子,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糟蹋了。”

  季池点点头,想到上官乐,他就已经把这一步想好了,就凭他们两个,是很难撼动傅家的,毕竟傅家的根基在那里摆着。

  但上官家要是也被拉下水,那一切可就不一样了,夏家,季家,再加一个上官家,不愁对付不了一个傅家。

  从这里离开后,他直接上了外面停着的车,手指紧的发白,做这一切,就是想让月月知道,她的选择有多么可笑。

  油门一踩,将汽车开了出去。

  路过盛腾大楼的时候,刚好看见傅殃的车停下,他将车停远一些,发现那人下车后,拉出了里面的一个女人,不是宋九月又是谁,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吻了一下,然后宋九月像个小女孩一样,乖乖巧巧的窝进对方的怀里。

  季池的心里瞬间有股无名火在烧着,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最后泄气一般,靠在了椅背上。

  很奇怪,他明明不在乎那个人,只是出于一种占有欲作祟,为什么心里还是有种酸酸涩涩的感觉,眼眶红了红。

  大概曾经是真的动过心吧,只是他是个理智的人,清楚的知道自己以后要走什么样的路,所以及时停住了脚步,这样也好。

  而宋九月和傅殃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看得清清楚楚了,刚刚的场景其实很简单,就是宋九月撒娇赖在座位上不下车,要亲亲抱抱什么的。

  傅殃一看周围没有人,也就随她去了,好不容易把人弄下来,狠狠的揉了一下她的头,满脸无奈。

  “宋九月,你是不是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宋九月很理直气壮,走路也理直气壮。

  “有男朋友宠着的不都这样吗?傅殃,你去看看那些有男朋友的女孩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一口一个人家,一口一个讨厌,都是男朋友宠出来的。”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将她拉进电梯,觉得有些好笑,感情把她宠着还错了是不是,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

  “今天好好在公司待着,哪里都不能去,刚刚经过季栖梧的这件事,大家都还心有余悸,不能让别人钻空子,明白么?”

  宋九月乖巧的点点头,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放心吧,我会等你一起吃午饭,一起回家的,顺便把我的数据处理一下,可不能偷懒。”

  傅殃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

  “好。”

  顶层办公室里的人也都见怪不怪了,反正当自己瞎了就是了,还有老板秀出来的那张照片,别人不知道,但是他们一看就知道是宋九月啊,这个女人还真是把老板吃的死死的。

  叹了口气,还记得宋九月刚来的时候,顶层办公室里还有不少暗恋老板的妹子,结果现在,大家都已经放弃了,毕竟人家两口子这如胶似漆的样子,哪里还容得下别人插足。

  宋九月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就有些不舒服了,似乎看不到傅殃有些难受。

  想到那人现在就在里面的办公室,眉头一蹙,马上让人在办公室里多准备一张办公桌,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将电脑带了进去。

  “虐狗啊虐狗啊,老板真是越来越堕落了,现在浑身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我还是想念以前意气风发,对女人没有丝毫兴趣的老板。”

  “就是就是,我赞同。”

  “……”

  顶层办公室里的人开始附和起来,一致认为宋九月是让老板堕落的元凶,但是事已至此,大家还能怎么办,只能感叹感叹,然后继续坐着手里的工作。

  盛腾的楼下不远处,季池的车已经离开了,到现在还处于快爆炸的状态,回了别墅以后,在沙发上平息了一阵,然后想着怎么利用上官乐这颗棋子。

  上官乐的背后是整个上官家,她是上官家的掌上明珠,从小受尽宠爱,几乎是要风有风,要雨得雨,所以绝对不能让这颗棋子废了。

  嘴角勾了勾,看来得好好计划了啊。

  这别墅里都是他的人,这几天他也在上官家那边周旋,不过上官家的大人物都在国外,还没有回来,所以事情并没有被拆穿。

  但是一直这样囚禁着上官乐也不是办法,早晚会露馅的,到时候上官家和季家的关系恐怕会降至冰点。

  上官乐大概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沦为一枚可怜的棋子了,她也不知道在这个地方到底待了多久,很想出去,可是手机钱包都被没收了,这里又全都是季池的人,没有谁会帮她的。

  呆呆的在地上坐着,视线透过落地窗,看向远方,听到轻微的一阵开门声,耳朵动了动,这不是季池的脚步声。

  “上官小姐,你还好吧?”

  来人轻轻问了这么一下,上官乐扭头看过去,发现是一张很陌生的面孔,在别墅里也没有见过,这人是谁?

  “我是你哥哥的人,上官小姐,我也是刚刚知道你被季池囚禁了起来,你再忍忍,大少爷马上就要回国了。”

  上官乐听到这句话,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她从小就被人捧着,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季池这次真是过分了,要是她出去了,一定要向爷爷告一状,大家都别想好过。

  “上官小姐,我是偷偷的进来的,今天晚上就把你带出去,其你也不能怪季少爷,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下面的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刚好我认识,就是你以前提到过的宋九月,她和季少爷不停的在下面说着不堪入耳的话,一直引诱着季少爷,上官小姐,你被宋九月骗了,那女人一边扒着傅少,一边又纠缠着季少爷,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

  上官乐的脸色苍白,她不相信,宋九月看着不像是那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