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她说给你织围巾
  宋氏的高层都知道,他们家宋小姐已经把盛腾的老板勾的神魂颠倒了,也就是说宋氏的背后可是有盛腾撑腰,这说出去还有谁敢得罪,所以在宋氏工作,那是前途无量,也许宋氏以后就和盛腾合并了呢,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多好啊。

  大家这么想着,更加有干劲儿,更加谄媚起来,面对其他商业大亨时,腰杆也是挺的直直的,况且跟着现在的总裁,商场上所向披靡,从对方上任后就没有吃过败仗,这更是助长了他们嚣张的气焰。

  宋九月只知道自家亦白哥在电脑方面是顶尖的天才,没想到这打理公司方面,也游刃有余。

  不过在外人的眼里,宋九月就是被傅少抛弃的可怜虫,毕竟很久都没有传出她和傅少的消息,而且人家傅少现在已经有了要结婚的对象,更是没有她什么事。

  现在网友看到她的微博,脑袋都一圈儿问号,这宋九月竟然有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到底是哪位壮士敢要傅少丢掉的女人。

  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对女人的包容度永远都没有男人那么大方,女人一旦和某个有点儿名气的人谈个恋爱,特别是像傅殃这样的公子哥儿,那么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某某前任的称号,就连媒体新闻上,都会这么写。

  所以宋九月的身上,免不了被盖上傅少前任的标签,评论里有真心祝福的,有阴阳怪气的,不过这都是别人的事情,和她无关,她和傅殃好好的就好了。

  下午的时候,她特意去了傅家,织围巾这种东西,傅家的保姆阿姨,或者傅殃的妈妈,应该都很好的经验才对。

  只是刚进门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那声“妈”就脱口而出了。

  客厅里的几人都僵在原地,宋九月本来想的是傅殃的妈妈,但谁知道这开口就变了味道,脸上瞬间涨的通红,还没进屋呢,妈就叫上了。

  倒是白绾低头咳了咳,这才将手里的茶杯放下。

  “这孩子,改口的倒是挺顺,说吧,什么事儿?”

  宋九月的脸更红,但这时候解释只会越来越黑,看了旁边一脸呆滞的老爷子和傅雪雅,知道自己今天怕是刷新人家的三观了,叹了口气。

  “我想请假你一下,怎么织围巾,快过年了,想给傅殃织条围巾。”

  一旁傅雪雅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这事儿她拿手啊,马上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嫂子,呸,宋九月,织围巾这事儿你该问我,我妈还没有我清楚呢,她都是我教的,走走走,我们上楼。”

  宋九月的屁股还没有挨上沙发,就被傅雪雅推到了一旁,并且还在向楼梯口推着,看来是要把她强行带上去了。

  白绾有些好笑,这孩子怎么总是这么咋咋呼呼的。

  “跟着她去吧,她织围巾还挺行的,那孩子昨天还说着这个呢,去买了很多毛线团回来,刚好,你们两个可以好好折腾。”

  宋九月这才点点头,给一旁的老爷子打了声招呼,被傅雪雅推着就上楼了。

  白绾叹了口气。

  “以前给小殃织了那么多围巾毛衣,那孩子总是嫌丑,不如几万块钱的衣服好看,我倒要看看,这次他会不会戴九月织的东西。”

  老爷子这才把视线放到了白绾的身上,眉眼温暖了下来。

  “当初傅博不是一样的么,他妈妈给他织围巾,还不是嫌弃,后来你织的,屁颠屁颠就戴上了。”

  被老爷子这么一噎,白绾的脸上顿了顿,最后笑了开来,报应果然来得快。

  而宋九月跟着傅雪雅进了屋,这才发现对方的衣柜上摆满了毛线团,各种颜色的都有。

  “雪雅,你买这么多干什么?”

  宋九月其实很少踏进傅雪雅的房间,留在傅家的时候,也是在傅殃的房间待着,除了第一次来到傅家,那时她怯弱又胆小,心里自卑的要命,第一次看到有钱人家小姐的衣橱,还惊讶了一阵。

  那个场景仿佛就在眼前,自卑胆小的宋九月,小心翼翼的维护着那点儿自尊心,刻意表现的不在乎这些东西,其实哪里会不在乎呢,哪个女孩没有一个公主梦。

  时间一晃就快一年了,谁能想到那个时候的两人会这么要好,嘴角勾了勾。

  “我也是无聊嘛,以前还上学的时候就经常织这个玩意儿,花样还挺多的,这都是我刚买的东西,你看看吧,想要哪种颜色就挑好,我再教你织。”

  傅雪雅将毛线团,放到了屋里厚厚的毯子上,两个人就坐在毯子上谈论了起来,最后她敲定了灰色,傅殃那样的人,太亮的颜色似乎不适合他。

  “我也觉得哥适合灰色,来,我给你示范一下,你跟着我织就行了。”

  宋九月点点头,看到傅雪雅熟练的动作,这下是真的相信这人能把围巾织的很好了,嘴角一勾,开始认真的学了起来。

  两个人一待就是两个小时。

  直到傍晚,她才僵硬着脖子,算是把那些东西都学了个遍,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

  “我先回去了,不然傅殃下班看不到我,肯定会很着急的。”

  傅雪雅的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无意间似乎又吃了一口狗粮,马上招招手。

  “走吧走吧,不留你吃饭了。”

  宋九月下楼的时候,楼下的两人已经不见了,大概是有事儿出去了,傅家越来越让她感觉到温暖了,以前缺失的家庭的温暖,似乎都在慢悠悠的回来。

  傅家的每一个人,都让她觉得无比的亲切,叹了口气,将毛线团放到了车上,自己也坐了上去。

  遇见傅殃,大概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她不知道的是,前脚刚离开,后脚傅雪雅就给她家哥哥打了电话,一副骄傲的不得了的表情。

  “哥!哥!告诉你个事情,我今天可是教会了宋九月织围巾哦,我厉不厉害?!她说要给你织围巾,哈哈哈,还是我教的,整整两个小时,手都快麻死了。”

  傅殃直接过滤掉了她的其他话,只有那句“她说要给你织围巾”在脑海里反复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