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二十章 记得找宋九月报仇
  宋九月给他织围巾?

  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人可从来没有给他织过这种东西啊,现在居然良心发现了,嘴角勾了勾,一颗心开始飘了起来。

  “雪雅,她真的这么说么?”

  傅雪雅一愣,这个人难道不是应该说她辛苦了什么的么,居然只关注宋九月说的话,哼。

  “嗯,哥,灰色的,哎呀!她让我不要告诉你的,说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完了完了,我这大嘴巴!哥,你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

  傅殃眼里的笑意更深,手里的笔转了转。

  “好。”

  听到对方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一颗心似乎有些发烫,将手机从耳侧缓缓的拿了下来,就放在手边,然后盯着面前的文件,可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整颗心都在宋九月的身上。

  “墨一,宋九月要给我织围巾,你说她是不是很喜欢我?”

  墨一在旁边抖了抖眼角,想着你这不是变着法子的秀恩爱么,女朋友给男朋友织围巾,很温暖啊,很有爱啊,还故意这么说出来。

  墨一以为他家老板只是对着自己秀秀恩爱的,毕竟哪个男人没有点儿少女心,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整个顶层办公室里的人都知道了。

  老板还真是……变态至极。

  晚上的时候,傅殃坐车回去了,刚打开客厅门,看到宋九月迅速把一个东西藏了起来,嘴角勾了勾,肯定是把围巾藏起来了,应该还没有织好,他也就假装没有看到对方的小动作,毕竟答应了雪雅的,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傅殃,你回来了啊。”

  宋九月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小跑到他的面前,踮起脚尖就是一个吻,傅殃把人搂在怀里,两人向着沙发的位置走过去。

  “嗯,最近几天会比较忙,马上就是过年了,得把今年所有的工作都总结一下,要给员工放个假。”

  “我知道,你忙你的就是了,我也很忙。”

  宋九月打开电视,一屁股坐到了小黑的爪子上,小黑哀嚎了一声,屁股往旁边挪了一下。

  “小黑,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小黑并不领情,脑袋转向一边,将屁股对准了宋九月。

  傅殃在旁边笑了笑,觉得这两个就是家里的活宝,没有说话,这样的日子还真好。

  只是他们在这里甜甜蜜蜜,另一边的上官乐却是不好受,上一次逃脱后,她回了上官家,但是上官家现在的关键人物都在国外,她只能让下人保守秘密,不要让别人知道她已经回来了,接着便昏了过去,直到刚刚才醒来。

  一想到自己在宋九月手里吃过亏,便恨得牙痒痒,那个女人明明答应过她不再接近季池,可是转眼就能和季池滚床单,还真是贱!

  牙齿咬了咬,她到现在还有些体虚,本来身体就一直不好,那晚上又受了风寒,听说奶奶打电话来问过她,她马上拿过手机,刚听到对面人的声音,就开始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乖孙女,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奶奶,奶奶帮你出出气,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好好的国外不待,偏偏要和季池那小子回去,现在大家都不在洛城,你受了委屈也没人倾诉,傻孩子。”

  上官乐的眼泪一直掉着,想到自己这次差点儿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心里便一阵后怕。

  “奶奶,你们回来吧,我差点儿就死了,那晚上有人追杀我,要不是……奶奶,哥哥呢?哥哥和爷爷是最疼我的……”

  “乖,马上就回来,你在家好好待着,上次你发的那条短信,把大家吓了个半死,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奶奶过两天先让你哥回来帮你。”

  “嗯。”

  上官乐又哭哭啼啼的说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那晚上她真以为自己会死,发那条信息的时候,带着一丝诀别的味道,可是苍天有眼,她活了下来,只要上官家的人通通回国,她就谁都不怕。

  在家里又休息了一会儿,想到宋九月这个女人,心里便如同一团火烧,既然对方现在扒上了季池,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毕竟是人家先赶尽杀绝的,嘴角勾了勾,眼里带着恨意,拿过一旁的手机开始给宋九月发短信。

  ——宋九月,上一次的事情,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宋九月没有想到上官乐会给她发消息,从前几次的接触来看,上官乐没有夏冰那么多心眼,而且也算不上恶毒到极致的女人,不过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罢了。

  可是那又怎样,她可没忘了对方是个心脏病患者,要是在接触的过程中突发心脏病,她没处说理去,所以对这短信,也就当没看见。

  毕竟马上就要过年了,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宋九月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她没去,省了不少的麻烦,不过这并不代表接下来就太平了,毕竟人家要是铁了心的想把事情嫁祸到她的身上,她是怎么都逃不掉的。

  上官乐给宋九月发了这条消息后,起身出了门,虽然她现在身体不好,但是有些事情,她得好好问清楚,还有那晚上看到的人,到底是不是对方,她要亲自问问。

  只是刚出去,就被人拦了下来,接着便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条小巷子里,很重的汽油味儿,她的身上都是。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恐,看着远处站着的女人,瞳孔一缩,想要挣扎着起来,可是浑身都没有力气,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汽油味儿,对方想要干什么,难道想杀死她么……

  打火机的声音在这个夜晚如同恶魔的嘶吼一般。

  “不要……”

  “不要……求求你了……”

  上官乐满脸的泪水,想要为自己求饶,想要狼狈的爬着离开这个地方。

  那女人手里亮着的打火机是阎王的催命符,只要对方将打火机扔下来,她今天就没命了,会被活活烧死的。

  “不要……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她不能死,她怎么能死呢……

  “你要记住,害你的人是宋九月,死后若变成厉鬼,一定不要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