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在地狱等着你
  “啪!”

  打火机带着火苗,被抛到了地上,一沾上汽油,瞬间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火舌,蔓延向上官乐。

  上官乐被喂了药,根本没有力气挣脱开,也没有了呼喊的力气,这个地方一片死寂,似乎已经被人封锁起来了一般,她今天难逃一劫。

  “啊!!”

  “你不得好死!!夏冰!!”

  “我咒你下地狱!!”

  夏冰看着面前的一团火人,眼里燃烧着疯狂,低声笑了起来,杀人这种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不会再畏惧什么了,咒她下地狱?可能么?她要活的好好的,让所有人都瞧瞧,她是怎么把宋九月玩死的!

  上官乐浑身都疼,她到现在才知道真相,这一切都是阴谋,他们想把上官家拉下水,所以合伙演了这么一出戏,而她傻傻的相信了,还告诉奶奶,如果出了什么事,和宋九月逃脱不了干系,真蠢。

  “好疼……”

  皮肤被烧焦,整个人到最后都如同一块漆黑的炭,她能够清晰的闻到烧焦的头发和身体组织的味道。

  夏冰!!

  我在地狱等着你!

  夏冰看到火舌中的人已经不再动弹,嘴角勾了勾,伸手拢了拢耳旁的头发,上官家她早已经派人去盯着了,既然这个女人已经对国外的长辈说了那些话,那么她现在死了,大家都会觉得是宋九月干的,上官家失去这么重要的人,肯定会找宋九月的麻烦,呵呵。

  “模仿的日记写好了么?写好了就放到上官乐的房间里去,那本笔记一定要反映出她最近的精神状态,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马脚,最好每一篇日记上都写着宋九月的名字,我就不相信,上官家的那些老东西会坐得住!”

  旁边的黑衣保镖已经站了出来,看到不远处逐渐熄灭的火苗,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的恐怖,竟然眼睛不眨的就活生生的烧死了一个人。

  额头上开始掉下大颗的汗水,生怕哪一天倒霉的就是自己。

  “夏小姐,你放心吧,一切都准备好了。”

  夏冰点点头,这才看了看周围的摄像头,都已经被破坏了,她和上官乐并没有交集,没有人会把事情怀疑到她的头上。

  嘴角勾了勾,上了一旁停着的车,这一次,她要让宋九月死无葬身之地,还有傅家,她要扳倒傅家,要让对方知道,她夏冰是个多么优秀的女人,那群瞎子就活该去死!

  第二天的时候,小巷子里的女尸被人发现了,发现的人当场就吓得腿软,哆哆嗦嗦的报了警。

  事情迅速引来无数人的关注,毕竟这是洛城,算是天子脚下,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还真是不把法律放在眼里。

  因为尸体已经烧焦了,所有的证据都毁的干干净净,只能根据现场提取到的DNA比对,让失踪人口抓紧时间报案。

  上官家的佣人发现上官乐一夜没归,也没怎么注意,毕竟对方很多时候都是住在季家那边的,可是直到晚上,大家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小姐这次回来,似乎很不开心,一定是和季少爷发生了什么事儿,该不会做傻事吧。

  这么一想,上官家的佣人马上抓紧时间出去寻人,看到新闻报道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让人把上官小姐的DNA拿去比对,这一比对,直接确定了死者就是上官乐。

  而远在国外的两个老人听说这个消息,双双晕了过去,上官家一时间乱作一团。

  ……

  最开始的时候,宋九月是没有在意这则新闻的,毕竟洛城这样的城市,每天都有人死去,也许孩童玩闹的游乐场下就埋藏着尸体,只是还没有被人发现罢了,不过将人活活烧死,这次的凶手还真是残忍。

  被烧死的人每一处皮肤都在疼,并不是一下子就死去,会受尽折磨,翻来覆去的疼入骨髓,这得多大的怨恨,才能在人的身上浇了汽油,然后活活把人烧死啊,光是想想,她就觉得头皮发麻。

  但是后来看到网上说死者为上官某某,这让她心里“咯噔”一下,但转念想想,上官乐那种被保护着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这么被人烧死在小巷子里呢,嘴角扯了扯,暗怪自己多心。

  亦白哥又给她弄了新的任务,所以织围巾的事儿被她暂时放在一旁了,天天就忙着敲代码,整理数据。

  有次甚至不小心破解了洛城某个大企业的防火墙,差点儿被对方追踪到,还好她退得快,不然身份可就暴露了

  不过也不知道傅殃是怎么回事,这几天总是有事没事的提醒她。

  “宋九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忘记做了?”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她现在白天锻炼和敲代码,晚上看财经杂志,敲代码,每天很充实,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吧。

  傅殃一看这个人已经把织围巾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的,有些急了,整个公司的人都已经知道对方要给他织围巾了,这要是再见不到围巾,他可是会沦为笑柄的,况且他已经和墨一,喻初原等人吹过牛了,这要是被打脸,还怎么出去见人。

  低头咳咳了两声,摸了摸旁边小黑的毛。

  “小黑这一个冬天都没什么衣服,我再想着,要不要去给它买点儿衣服穿,顺便买条围巾什么的,感觉这头豹子也怪孤单的。”

  小黑被他摸的很舒服,耳朵一直在颤动着,偶尔尾巴甩两下。

  傅殃提到围巾这两个字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

  一语惊醒梦中人,宋九月恍然大悟的拍拍脑袋,小黑的围巾已经织好了,她竟然忘了拿出来,嘴角一弯,眼里如同闪烁着星星一般。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傅殃,你等着,我去拿东西。”

  傅殃的眼里一亮,想着这个不靠谱的女人总算是想起给他织围巾的事了,故作淡定的点点头,就在沙发上坐着,心里如同鼓了气球一般,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宋九月踩着毛绒拖鞋,“蹬蹬蹬”的上楼,小黑的围巾她已经织好了,傅殃的还在策划当中,想要加点儿花样进去,所以难免慢了一些,将围巾拿着,转身就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