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二十二章 人不是我杀的
  傅殃在沙发上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啊盼,看到宋九月已经下来了,眼里马上亮了星光一般,灰色,这是宋九月织给他的围巾!

  宋九月笑眯眯的靠近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把他的心脏击碎的哇凉哇凉的。

  “傅殃你看,这是我给小黑织的围巾,好不好看,你刚刚提醒,我才记起,这家伙应该很高兴吧。”

  说着,她将围巾放到傅殃的眼前秀了秀,傅殃的视线粘在上面撕不下来,然后赤裸裸的看着宋九月将那么漂亮的围巾戴在了这头该死的豹子脖子上。

  毛线的质地很软,戴着就如同一团棉花,枕着睡觉还挺舒服,小黑的脖子瞬间扬了起来,高傲的看了它家主人一眼,甩甩尾巴,似乎在炫耀。

  呵呵,这头死豹子,早晚把它炖汤喝。

  傅殃接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傅少不应该和一头豹子计较,有些掉身价,可是浑身止不住的开始冒酸气儿,特别是在看到宋九月已经坐在原地不动之后,整个人都感觉要炸了一般。

  感情这女人给这头豹子织了围巾,就没给他织一条,幽幽的眼神看向了对方。

  然而宋九月根本感受不到,不停的摸着小黑的脑袋,一直龇牙调戏对方的耳朵。

  “宋九月……”

  “嗯?”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什么呀?”

  宋九月扭头看着这个男人,她似乎没有忘记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啊,不过看到对方脸上的酸意,瞬间就懂了,有些哭笑不得。

  “傅殃,小黑的围巾样式很简单,你的我想绣花纹上去,所以会慢一些,过年前会给你的。”

  傅殃一听她这么说,酸气瞬间消失不见了,淡淡的低头继续看着报纸,似乎刚刚和小黑吃醋的人不是他一样。

  “嗯,尽快。”

  毕竟话已经放出去了,要是宋九月不给他织围巾,他可就丢脸丢大了。

  宋九月依旧伸手摸小黑的脑海,嘴角微勾着,其实这样的傅殃很可爱啊,往后一退,直接坐到了对方的腿上。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织一条很漂亮很漂亮的围巾。”

  傅殃看到面前这张带着笑意的脸,心里一软,其实漂不漂亮无所谓,只要是这个人织的就好了,伸手捋了捋她耳旁的头发。

  “那我等着你。”

  宋九月的脸一下就红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句话很撩人,不自在的咳了咳,凑上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嗯。”

  两个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儿,晚上的时候依旧干柴烈火,不过宋九月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她根本没有什么时间给傅殃织围巾了,因为麻烦又找上门了。

  经过比对,死者已经确定是上官乐,而上官乐死前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宋九月的,也就是说,这个人和上官乐的死有关系,毫无疑问,宋九月又一次被带去了警察局,并且还是在她去上班的路上。

  毕竟警察局里的众人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这个女人那么多次出入警察局都能活蹦乱跳的回去,后面肯定是有大靠山,不过也只有警察局局长知道她的靠山是谁,看到这位祖宗又被押进来,头都大了。

  “这次又是什么事儿?”

  “回局长,这次汽油活活烧死人的案子牵扯到宋小姐了,有必要带她回来做做笔记。”

  旁边的警察这么答道。

  郭林点点头,看到宋九月脸上的表情,嘴角抽了抽,怎么说呢,人家完全是有恃无恐,果然啊,有男人宠着的女人就是这么无法无天。

  不过,他要是个女人,也被傅少这么宠着,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什么,况且他已经得到了小道消息,如今傅家人可都是站在宋九月这边的,得罪她,那就是把傅家人通通得罪了一遍。

  谁有这个胆子……

  宋九月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死者真的是上官乐,眉头皱了起来,之前她只是怀疑,并没有真的觉得是上官乐,但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她突然觉得,也许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也说不定。

  毕竟从警察的死亡笔记上看,上官乐似乎在和她打完电话不久就死了,这未免太巧合了一些。

  “宋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老实交代,在上官小姐死的那个时间段,做了些什么,有证人么?”

  宋九月的脸上瞬间凝重了起来,经历过这么多事,她要是还不成长,那就真该去死了,这件事摆明了是有人在阴她,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的宋九月根本不怕谁!

  “我和男朋友在家里看电视,警察先生,如果要说证人,他就是,但是我记得没错的话,法律上规定,有亲密关系的人是不能作为证人的,你可以先把我登记在案,这段时间可以让人监视我,但是我得说一句,人不是我杀的,而且这件事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她说完这些,看向了一旁的郭林。

  “郭局长,我出入警察局的次数已经很多了,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之前我进警察局,全都是被人栽赃陷害,你也该知道,这洛城有人想要我的命,这次我也有直觉,事情绝对还会继续发展下去,我全力配合你的调查,但是也请你能够在这个过程中足够的尊重我,尊重我说的每一句话。”

  该怎么来评价宋九月这个人呢?

  郭林还真想不出来,不恃宠而骄,大事情上比谁都镇定,比如这次的事情,这件案子可是已经惊动了上面的人,社会上也导高度重视,可是她看起来依旧不担心,嘴角勾了勾。

  “我相信你,可是别人不相信你,宋九月,我执警多年,当然知道这次的事情还会继续往下面发展,至于发展到什么程度,那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可得告诉你,这事儿已经惊动了上面,死去的这位小姐似乎还是大人物,所以接下来的发展要是对你不利的话,你肯定会在牢里待一阵的,不过我不会为难你,但是傅少那里,你得去说说话,免得他冲来警察局,这件事我们大家都理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