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因爱生恨
  “妈,爷爷的身体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吐血昏迷呢?”

  傅殃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些焦躁,但是想到宋九月的事情,又马上镇定了下来,宋九月还在牢里,他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就倒下了。

  “那边传来消息说……说你哥哥他们演习时候遭到袭击,死了……”

  白绾说到这,眼眶发红,整个人都摇摇欲坠的厉害,傅殃连忙起身,将人扶着在一旁坐了下来。

  “妈,爷爷人老了,听到消息来不及思考,气急攻心能够说得过去,你说你还年轻着呢,怎么也跟着瞎胡闹,哥是什么人,什么龙潭虎穴没有去过,你觉得他能这么轻易的就死么,这事儿有蹊跷,妈,你们先别急,我让人去找哥,还有爸爸那里,最近上头派他去外交谈判,别把这事儿告诉他,爷爷会好起来的。”

  白绾点点头,但是看到里面还在亮着的手术灯,眼眶又红了起来,老爷子这一次病来如山倒,要是就这么……去了可怎么办……

  傅家最近出的事情很多,因为老爷子还在抢救,傅殃不敢离开太久,回到老宅后,将传消息的人叫了出来,一把枪直接抵上了他的脑袋。

  “谁指使的,你只有一次机会。”

  淡淡的男声,带着微微的沙哑,如同毒舌吐露着信子一样,被指着的男人瞬间气短,额头上开始流汗。

  “嘭!”

  枪响,人倒地。

  “处理了,这人是叛徒。”

  傅殃将枪丢进了一旁人的手里,对方的演技很好,能够骗过爷爷,刚刚他也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算是试探一下,不过这一试探,男人就心虚的露出马脚了,毕竟人在生死面前,难免腿软。

  “派人出去与哥联系,提醒他注意周围的人,最近有人对傅家出手,让他小心行事。”

  “是。”

  旁边的人应了这么一声,马上跑了出去,只听到直升机的声音,高照的灯光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夜空。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打了个电话给墨一那边,让他多注意一下,一切事情都来得邪门,看来背后的人是商量好的,而且绝对不止一方势力参与。

  墨一接到自家老板的消息,吓了一大跳,老爷子竟然住院了,牙齿咬了咬,马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开始观察着周围。

  气氛马上紧张了起来。

  整个洛城的局势也紧张了起来,像是有一只大手在暗中操控着一切。

  宋九月听到了墨一的电话,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听对方的语气,肯定不是小事,拍了拍门。

  “墨一。”

  “宋小姐。”

  墨一听到拍门声,马上跑了过去,看到宋九月脸上的表情,知道这人恐怕是猜出什么了,但是洛城现在局势紧张,说句不好听的,其实牢里是宋小姐最好的地方了,至少平静,要是现在出去,肯定会面对那一堆糟心事儿。

  而且老板可是交代了,等老爷子的风波过去了,再将宋小姐放出去,对方肯定也是不想宋小姐和他一起烦恼的。

  “宋小姐,你是不是无聊了,我陪你打扑克牌吧。”

  “墨一,我想出去。”

  宋九月的眼里很安静,可这是一种近乎诡异的安静,墨一第一次看到气场这么强悍的人,强悍到什么地步呢,就好像她的周身正燃烧着一股火,幽蓝色的火。

  “老板说……”

  “我想出去。”

  宋九月的声音依旧淡淡的,目不转睛的把墨一盯着,墨一沉默了一会儿,才让人来开门。

  “宋小姐,外面现在有些乱,老板也是为了你好,在这里面至少清净,而且你杀人的事情还没有调查出来,你不是和郭局长说好了么,要配合他的工作,现在要是走了,和越狱没有什么区别。”

  宋九月的脚步一顿,淡淡的低头。

  “墨一,我不是需要他保护的女人,我可以和他并肩去面对这些东西,假如我一直活在他的羽翼之下,要是傅殃有一天出了什么事,需要别人的帮助呢?他现在可以帮助我,可是那个时候谁去帮助他……墨一,我想成为他可以依靠,可以并肩,可以携手共战的女人,而不是在风暴来临之前,躲在他的羽翼下。”

  “老板不会出事的!宋小姐,老板会一直保护你!”

  墨一以为这个人是信任老板,所以才会这么说。

  “傅殃他不是神,怎么可能不出事……墨一,你们眼里的傅殃和我眼里的傅殃不一样,在我眼里,他只是个普通的男人。”

  墨一的瞳孔一缩,竟然被这句话震在了当场,从来没有人敢说老板是个普通的男人,因为他生来就是不普通的,生来就高高在上,可是这个人……

  “我知道了,郭局长这里,我会去解释。”

  宋九月点点头,问清了事情之后,并没有去医院,而是去了傅家老宅,坐在老宅的沙发上理清这些事情。

  她被陷害,牵扯出了上官家,而季家早就已经看她不顺眼了,夏家也是,这一次的傅家面临危机,老爷子还在抢救,如果说这件事和三个家族没有关系,绝对不可能。

  眉头蹙了起来,她现在去医院没有用,只能陪着一起等,还不如好好想想,这次的问题出在哪里。

  一旁的保姆给她端来了茶水,态度很恭敬,宋九月嗅到这茶的味道,眉头蹙了蹙,和以前的不一样,不过想到傅家这样的家庭,有很多品种也不奇怪。

  “这是什么茶,味道很清香,好像在哪里闻到过这种味道。”

  保姆马上解释。

  “这是夏小姐送来的茶叶,说是从外地拿来的。”

  宋九月挑挑眉,夏冰?她来过傅家?

  眼里深了深,低头看着茶水,老爷子这次是气急攻心,听说当场吐血,应该和茶叶没有关系,夏冰也没有胆子对老爷子下手。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

  夏冰现在的状态谁也说不清,一个女人要是爱到极致,那就是彻骨的恨意,因爱生恨,这才是最可怕的。

  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喻初原,让人把茶水送过去化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