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准备大干一场
  如果八十到五十所有区域的都化验完了,还是没有结果,便将梯度再次细分,下一次检查便是检查八十点一摄氏度,八十点二摄氏度,再以此类推,直到出结果为止。

  这样每一次的结果都很精确。

  喻初原从看到这人将茶水分杯开始,便已经有些震惊了,是啊,这个人注意到了最根本的也最容易忽略的问题,茶水的温度变化的很快,而两次拿到他这边来检查的都是凉水,假如……假如那种药物只在某一特定的温度下才会被检测出来呢……

  “一切都准备好了,喻初原,我们开始,今晚的工作量有些大,因为检查不出来,我们就会一直细分下去,我相信这茶水一定有问题,只是不管有没有结果,做到明天早上九点,还没有找出来的话,就放弃。”

  喻初原点点头,知道这个人的意思,毕竟太浪费时间了,而且现在才晚上七点,不眠不休的工作到第二天九点,恐怕是个人都吃不消。

  房间里的灯一直亮着,两人就这样默契的配合了起来,宋九月的眼睛很酸,眼里也有恐怖的红血丝,但是她手上的工作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到了凌晨五点的时候,她完全是靠意志在支撑,什么意志呢,就是想要把夏冰打倒,想要让那个恶心的女人永远消失的意志。

  夏冰,她忍对方已经很久了。

  早上六点,天已经蒙蒙亮了。

  七点,远处出现了一点儿霞光。

  八点,阳光露出了一点儿影子……

  “宋小姐!找到了!!”

  喻初原的声音很沙哑,揉着通红的眼睛看了一眼宋九月,眼里开始哗啦啦的掉眼泪,不是他想哭,而是眼睛酸到了极致,稍微一揉就会流眼泪。

  宋九月听到他这句话,腿脚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索性就那样坐在地板上,看了对方一眼。

  “是什么?”

  “这种茶叶确实对身体很好,但是里面含了一种毒素,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毒素只有在特定的温度点上才能检查出来,其他的温度里是检测不出来的,毒素会扩散到茶水里。宋小姐,听说过放射状休克癫痫病么,这种病一般检查不出来的,只有在发病后二十分钟内才能检查出来,这种病对时间有要求,而这种毒素对温度有要求,在其他的温度会隐藏自己,形成无毒的假象。”

  喻初原说完这些,觉得自己有些累了,大剌剌的躺在了地板上,闭上了眼睛,手上还带着白手套。

  “温度随时都在变,想要检查出它啊,难如登天,也亏得你能想出这个方法,不过这种毒素也不是什么剧毒,只是会影响老爷子的情绪,像是一种催化剂,宋小姐,你是大学生,应该听说过催化剂这种东西吧,催化剂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向催化,一种是反向催化,这种属于反向催化,简单点来说,就是会让老爷子的情绪越来越糟糕,承受不了打击,至于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宋九月也学对方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听他说了这么多,最后抓住了关键,那茶果然是有问题的,嘴角勾了勾,不枉费她辛苦这么一夜。

  两个人这么一躺,竟然直接睡了过去,真的太累了,精神一直在高度集中,直到下午一点,才悠悠转醒。

  宋九月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地板上,脖子有些疼,嘴角抽了抽,起身看了看喻初原的方向,伸出腿去踢了踢。

  “醒了,别睡了,我们要去把报告给傅殃。”

  喻初原睁开眼睛,看到宋九月眼睑处挂着的两个大黑眼圈儿,嘴角抽了抽,不用说,自己现在肯定和她一样,麻利的起身,两个人随意洗漱了一下,就去了医院。

  还好的是,老爷子已经脱离危险了,宋九月看到满脸阴沉的傅殃,知道这个人昨晚一定很受折磨,可是她却没有陪在她身边。

  傅殃并不知道宋九月已经出来了,他的本意是想让对方在那个清净的地方避避这些事情,不想破坏她的心情。

  傅老爷子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但是周教授已经承诺过,没有任何危险,只要好好调理,会比以前都健康。

  宋九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总感觉这个周教授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想到什么突然拍了拍脑门,是那次和夏冰对质时,给她检查脑袋的那个人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她实在没有什么心思去和对方谈话,只能戳了戳傅殃的手臂。

  “诺,这是昨晚上的成果,傅殃,我们可以出手对付夏家了。”

  傅殃挑挑眉,看到宋九月眼睛上的黑眼圈,将她按在了自己怀里。

  “你先睡一觉,脸这么白,要是猝死了怎么办?”

  “我不困,傅殃,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太久了,我要给苏小小报仇,给我自己报仇,这次好不容易找到证据,我可不会放过她。”

  傅殃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疲惫的眉眼里总算是有了温柔。

  “有想法了?”

  “当然!我是谁?宋九月!我是夏冰的克星,这一次,我要让她输的裤衩都不剩!!哼!”

  刚刚的宋九月还是个女强人,可是傅殃身边的她,马上又是那副小鸟依人的态度。

  旁边的喻初原几乎以为自己眼瞎了,昨晚上的宋小姐可是把他都震撼到了,结果一到老板的身边,还是那个撒娇的小女人。

  “傅殃,这里交给雪雅和其他人,你跟我回去,这事儿我们从头到尾好好商量,让人把医院保护起来,不能给别人钻空子。”

  “好,你说了算。”

  傅殃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起身拉着人便往外走,好好的布置了一下,把医院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老爷子的病房更是包围的严密,除了傅家人,其他人都不能进去。

  而傅殃则跟着宋九月回了屋,看到单子上的一串串报告,知道这个人恐怕是不眠不休很久了,叹了口气,将单子放在了桌上。

  “你真的不需要休息么?”

  宋九月的头摇的像拨浪鼓,房间里还有墨一,喻初原等人,看来这次是要好好干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