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宋九月的手段
  “我现在很兴奋,夏冰应该是不知道我们早已经握了夏家的把柄,又加上那种毒素想要检查出来实在是太难,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茶叶送来,夏家这一次已经伸手了,我们是不是不会留情了?”

  宋九月的眼里确实很兴奋,嘴角勾了勾,坐在沙发上,看了在场的几人一眼。

  “说说你们的看法吧,这事儿得一步一步来。”

  墨一的眉头蹙了起来,哪里还用得着一步一步来啊,夏家既然有把柄在他们的手上,直接把这些东西透露给上级不就好了么,干嘛要折腾时间。

  “老板,我们可以把收集到的证据交给上面的人啊,夏家这次可是公然违法,哪里用得着我们动手。”

  “我赞同墨一的观点。”

  喻初原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了几滴眼泪,看到宋九月一脸神采奕奕的样子,想着女人这种生物真是恐怖。

  宋九月的眉毛挑了挑,这两人想的还真是简单,要是事情真的这么好解决,傅殃怎么可能还不行动,眼睛眯了起来。

  “傅殃,这一次能听我的么?这是我和夏冰之间的较量。”

  傅殃是第一次看到战斗力狂飙的宋九月,有些好笑的弯了弯眼睛,眼神温柔的望着对方。

  “你想怎么做?”

  宋九月舒服的靠在了沙发上,这一刻的她很有气质,很自信,似乎一切都握在手里。

  “这一次夏冰敢对傅爷爷出手,我想原因肯定还有其他的,比如……上面的某个人想要整傅爷爷,毕竟傅爷爷这些年的影响力太深了,又加上傅家发展的这么好,难免会惹得其他人不舒服,而且,有一个细节大家可别忘记了,夏家依靠石油和枪支弹药赚钱,这赚的肯定不是小钱,我大胆的估算了一下,最近三年,夏家应该赚了一百多个亿,可是这些钱太多了啊,要是就这样流进夏家的账户,肯定会引起上头的警觉,所以夏家需要一个为他们洗黑钱的人。”

  宋九月说到这里,嘴角勾了勾,眼里的光彩更加璀璨,将自己脑子里能分析到的东西都分析了出来。

  “夏家的这些钱来的不干净,他需要一个人帮忙洗黑钱,而这个人能够把这么多的资金洗白,最后再流进夏家的账户,让它变成一笔合法的收入,说明这人的势力很大,甚至能和傅爷爷相提并论,我们暂且把他定为上头的某个人,这个人暗地里帮助夏家洗黑钱,自己从中获得收入,所以自然是和夏家站在一条船上的,如果我们直接把证据交给上头,被这人瞧见了,岂不是把证据往敌人的手上送,蠢不蠢?”

  最后三个字,完全是给了墨一和喻初原两个响亮的耳光,两人相互看了看,最后又看向了一脸惊诧的老板,看来对方也是被宋小姐的这番言论给惊到了,心里有些安慰,看吧,这么变态的宋小姐果然很吓人。

  傅殃确实是被宋九月给震惊到了的,因为他从来没有给对方说过这些东西,这个人……

  这一刻的宋九月已经长出了巨大的翅膀,不再需要他的庇护,可以和他共同面对风雨了,她很强,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劲。

  嘴角勾了勾,指尖淡淡的抚了抚嘴唇,视线看向了宋九月,爱意流淌。

  “你继续。”

  宋九月顿了顿,因为一直在思索这些事情里的利害关系,也就没怎么注意在场三个男人的表情。

  “我再大胆的猜测一下,因为洛城五年以内的财经报纸我都看了一遍,发现一个规律,夏家这些年炒股似乎赚了不少钱,至于具体赚了多少,肯定是和那些黑钱差不多的,那个人明白,帮忙夏家洗钱最快也最安全的方式,就是炒股,毕竟所有人都知道,炒股是暴利,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家破人亡,我看出的规律是,但凡夏家买进的股票,每一支都赚了钱,赚的钱根本不可估量,这些钱应该进了上头某个人的口袋,而流入夏家账户的,就是那笔黑钱,这算是夏家和那个人之间的交易,双方共赢,其实话说到这里,那个人是谁大家心里应该有数了,能把洛城的股市操盘握在手里,似乎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权利吧……”

  在场的几个男人更加的惊诧,愣愣的把面前的女人看着,这要不是面前的人真的是宋小姐,恐怕他们都会一以为是谁假扮的。

  墨一跟在宋九月的身边最久,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这人时刻被老板那只禽兽欺负的哭唧唧的,每时每刻都是一副懦弱的样子,可是这才多久,一年左右,就能成长到这个地步,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恐怖……

  宋小姐她是天生的谋略家。

  宋九月看到几人的表情,害羞的扑进了傅殃的怀里,有些委屈。

  “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傅殃有些好笑的把人接住,嘴角勾了勾。

  “很对,换做是我,也不会分析的得这么详细,宋九月,你很厉害,我以你为傲。”

  宋九月的脸上瞬间亮了起来,眼里如同繁星一般,似乎得到这个人的夸奖就如同得到了全世界一般。

  她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过这个场景了,想要傅殃对着所有人说,宋九月是最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宋九月她并不弱。

  不过另外两个男人看到和老板这么撒娇的女人,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老板还是厉害,一开始就看中宋小姐这个潜力股,瞧瞧现在成长的,简直是个女变态。

  “宋小姐,你刚刚都已经分析的很清楚了,那这件事我们打算怎么做呢?”

  两人现在对这个人是无条件的信任,不是因为她是老板的爱人,她是宋九月,仅此而已。

  宋九月马上从傅殃的怀里爬了起来,嘴角弯了弯。

  “其实很简单,傅家能够和上面的这位走到一起,无非是利益相关而已,自古与利益有关的合作,自然会因为利益纠纷而离开,只要我们让上面的那位觉得夏家这次彻底的完了,救也救不回来了,他自然会马上抽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