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是谁害了夏家
  宋九月听到这里,莫名的对那个人有些敬意,只能马上开口。

  “那我希望她的身体能够好起来,毕竟这个世界,对优秀的人不会那么苛刻的。”

  周永生的脸上有些笑意。

  “我会把宋小姐的话转达给她的,我也希望她能够快点好起来。”

  宋九月点点头,离开了这里,上车的时候,还在想着这个和她相像的人,毕竟她这辈子,和她像的也就是一个宋妍,这个她恨到骨子里的妹妹,现在偶然听到别人说还有一个和她长得像的人,心里竟然有些温暖。

  回了别墅后,她在玄关处换了鞋,发现傅殃并不在,便去了二楼书房,推开门的时候,果然看到那个人正坐在里面,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她来了,将电脑的页面换了,因为对方是背对着她的,所以她看的清清楚楚。

  “你刚刚在看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竟然还藏起来了。”

  宋九月低头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人,最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猥琐。

  “哦~傅殃,我知道了,男人嘛,总是会偷偷摸摸的藏起来看那种东西,不过我以为这是普通人才会干的事情,没有想到你也会这样啊。”

  宋九月似乎是若有所思一般,眼神在傅殃的浑身上下扫了一遍。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到哪里去了,只能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

  “宋九月,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宋九月却是满脸的你不用解释,我都懂的表情,眼神里流露出的东西也越来越露骨,最后才恍然大悟一般。

  “这都是男人的正常反应,毕竟傅殃你也是个男人,看点儿片什么的也正常,我又不会笑话你。”

  傅殃起身将人一把搂进了怀里,狠狠的啃了一口,这才发现原来这人的脑袋里都是不健康的想法。

  “不要用你满脑袋的下流心思来揣测我。”

  宋九月冷哼一声,推开了人。

  “那你为什么躲躲藏藏的,还不让我看见,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傅殃你也真是的,有句话叫资源共享对不对,你一个人偷偷摸摸的看可是有些自私了啊……”

  宋九月说这些的语气有些幽怨,最后狠狠的剜了傅殃一眼。

  傅殃有些好笑的把人打横一抱,出了书房后,直接去了卧室。

  “你脑袋里的想法能不能干净一点儿?”

  “不能。”

  宋九月说的理直气壮,傅殃将人放到了床上,自己也压了下去,两个人玩了会儿嘴咬嘴的游戏,便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床上,没有再做其他的。

  外面依旧是银装素裹的样子,透过玻璃,能够看到很多冰冻的事物,深冬的脚步早已经走近了,明明该是安静的环境,然而洛城这样的城市,是安静不下来的。

  因为夏家这次的事情影响太大,最近一直没有从热搜上降下来,大家依旧在津津有味的交谈着,听说警察已经冻结了夏家所有的资金链,众人觉得大快人心,毕竟夏家爆出来的事情,太让人憎恶了一些。

  警察轰轰烈烈的去夏冰的别墅的时候,孙渔还处于侥幸的状态,本来以为这栋别墅能够保下来,没有想到,她直接被轰了出去,最后别墅的大门上被贴了封条,夏家名下所有的产业通通充公,这栋别墅也没能幸免。

  孙渔愤恨的看着还在贴着封条的警察,没有就这样离开,毕竟想要在洛城这样的地方买房,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完全是天方夜谭,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

  所以一时间她也没什么别的去处,只能愣在原地,不过几个随行的警察似乎是不知道她和夏家的关系,开始讨论这一次的事情。

  “夏家在洛城这个地方盘踞了这么久,谁能想到就这么完了呢,这一次可是有人在故意整夏家啊,手段还真是厉害,一环扣着一环。”

  其中一个这么说道,剜了旁边的几人一眼,脸上都是得意。

  “你们肯定不知道吧,我从局长那里听来的消息,说是这次的事情是宋九月策划的,啧啧啧,想来还真是恐怕,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竟然能够把夏家逼到这个份上。”

  旁边的几个警察都稍微愣了一下,这才惊讶的开口。

  “不是吧,宋九月看起来很好欺负啊,柔柔弱弱的,这次的事情怎么可能和她有关。”

  “说来你们也不信,我可是亲耳听到局长和宋九月打电话,把夏家矿洞爆炸的事情抖了出去,你想想啊,宋九月的背后可是有傅少,这一切也许是傅少在撑腰呢。”

  警察们还在窃窃私语着,孙渔却是满脸的震惊,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夏家灭亡的事情和宋九月有关?那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手段么?牙齿咬了咬,那个贱女人!

  她马上拿出手机给夏冰打了个电话,知道夏冰被季家的人带走了,但是她根本不清楚季家的大本营在哪里,现在没有去处,只能紧紧的扒着这个人。

  夏冰看到来电显示,眉头皱了皱,自从进了军区大院后,就没有和这人联系过了,也许对方知道什么消息也说不定,毕竟夏家这一次输的不明不白。

  “冰姐,我知道这次是谁在后面整夏家了,你在哪里?我想当面和你说。”

  夏冰听到对方的语气,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让人出发去把她接来。

  孙渔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直到一辆车停在了自己的旁边,这才安心的走了上去,看到汽车进了威风凛凛的哨岗后,心里惊了一下,这才发现,季家的身份似乎很不简单。

  夏冰一直都在别墅里等着孙渔,看到人来后,眼里一亮,马上迎了出去,因为外公告诉过她这段时间不要出去,不然肯定有牢狱之灾,所以从夏家出事以来,她一次都没有出去过。

  但是孙渔不一样,孙渔一直都待在外面,肯定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孙渔,你快说说,到底是谁在背后害夏家,我要她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