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这件事和宋九月有关
  孙渔脸上的表情突然愤恨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看不起的宋九月竟然轻飘飘的就把夏家给打败了,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该死!明明是个低贱的出身,凭什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冰姐,刚刚警察去了你的别墅,已经把别墅封起来了,你也知道夏家现在的情况,所有的财产全都被冻结,包括房地产,你的别墅是当初夏老爷子出钱买的,是记在夏老爷子的名下的,所以也被封了,我被轰了出来,听到几个警察说这次的事情和宋九月有关,冰姐,夏家是毁在宋九月手上的!”

  夏冰的瞳孔一缩,腿上一软,差点儿跪了下去,她想过很多人,甚至一度觉得是夏家暗地里的仇人做的,毕竟夏家这几年确实也得罪了不少人,但是面前这个人说什么?夏家毁在宋九月的手里?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孙渔,你未免太高看宋九月了,她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夏冰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件事怎么可能和宋九月有关系呢?就凭对方,怎么可能把夏家逼到这个地步。

  “冰姐,我是亲耳听到警察这么说的,说夏家煤矿爆炸的事情是宋九月抖出去的,冰姐,你仔细想想这次的事情,先是工厂被人找到,再是煤矿爆炸的事情被爆出来,后面的人可是没有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宋九月只要牵引了舆论,她就赢了,冰姐,真的是宋九月!这一切都是宋九月那个贱女人害的!!”

  夏冰的双手发抖,是宋九月……

  那她岂不是败在了宋九月的手上?

  她一直都瞧不起宋九月,毕竟对方的出身低,在洛城的大家族里,宋家可是排不上号啊,充其量只是个野鸡家庭而已,宋九月又是宋家不受欢迎的贱种,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手段呢。

  可是就像孙渔说的,仔细想想这件事,似乎背后的人还真没有花什么力气,从始至终不过是在引导舆论而已,凭宋九月……真的可以做到。

  “冰姐,警察说的话怎么可能有假,上一次的宴会上,宋九月不仅针对了你,也针对了老爷子,要不是她有绝对的把握,怎么敢得罪夏家……”

  如果说在这之前夏冰还能够冷静,那么在听到对方说这件事情和宋九月有关后,她就再也冷静不了了,被最厌恶的人弄得家破人亡,心里的仇恨似乎要把她淹没了一般,眼里瞬间猩红了起来。

  “宋九月这个贱人!我要和她同归于尽!!这个贱人!!”

  孙渔本来是想阻止的,但是对方的脸上太可怕了,像是布满了暴风雨一般,她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呆呆的看着那人冲出去的背影。

  不过这个时候,刚好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是一个男人,还很帅气的男人,孙渔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只觉得有些眼熟。

  季池第一次看到这么疯癫的夏冰,马上将人拦了下来,最后才发现女人发疯起来力气还真是大,招呼一旁的保镖把人拉住。

  “夏冰!你发什么疯?!”

  夏冰这个时候已经完处于癫狂的状态了,被人这么一吼,所有的疯狂都退了下去,只剩下脆弱,肩膀抖动着,似乎想哭,可是她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两个保镖把她的手扶着。

  “这次的事情和宋九月有关,竟然是宋九月毁了夏家,我怎么甘心……怎么可能甘心,季池,放开我,我要和宋九月同归于尽……”

  季池的脸上有些嘲讽,本来还有些欣赏这个人的,没想到一夜之间,对方又变得这么没有脑子了。

  不过这个人说什么,这件事情和月月有关,可能么?月月看起来可不像是那么有手段的人啊。

  “你确定和她有关?”

  夏冰点点头,眼泪唰唰唰的往下面掉着,谁能想到呢?一个宋九月竟然毁了整个夏家,那人还真是变了啊……

  季池看到这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眉头皱了皱,一直都知道月月变了,但没想到对方会变得这么凶猛,转眼之间就毁了一个夏家。

  眼里闪了闪,他似乎有其他的打算了,也猜出了傅殃为什么会把月月留在身边的原因。

  大概是觉得对方有利用价值吧,这样的月月像是一把利剑,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得避其锋芒,要是他能把月月握在手里,再返回去对付傅家,岂不是轻而易举,嘴角勾了勾。

  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夏冰你现在冲出去有什么用,不是往宋九月的枪口上撞么,我相信你也听说了,你的爸爸和爷爷都已经坐牢了,宋九月这次一锅端了夏家,你是唯一的漏网之鱼,现在出去,岂不是白白的将你自己送给宋九月?”

  夏冰的浑身发抖,一想到这件事和宋九月有关,她就控制不了自己,宋九月越是成功,越是有手段,就越显得她夏冰不堪一击。

  “这件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一个夏家倒了,你的背后不是还有季家么,别这么快就自暴自弃,要是夏家所有人都没了,这笔债可没人帮你们讨。”

  夏冰的眼睛闭了闭,缓缓的平息着自己,是啊,要是连她也被抓了,谁来给夏家讨债,宋九月欠夏家的,总得一点点的还回来!!

  两个保镖看这个人已经平静了,默默的放开了手,退到一旁。

  季池这才满意的勾勾嘴角。

  “夏冰,你还有资本,可不能自己毁了自己啊,先让宋九月得意一会儿,以后只要我们扳倒了傅家,她就什么都不是了,男人的心变得是最快的,她总有被傅殃抛弃的一天,那个时候,还不是任由你拿捏。”

  夏冰垂下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嘴唇一直紧紧的抿着,她倒是不觉得傅殃会抛弃宋九月,从这么多的事情中她已经看出来了,那人对宋九月是真心实意的,但正是因为这样,更让她的心里不甘!

  可夏家现在还处于风口浪尖,她出去无异于是去送死,眼里闪了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