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我会把她绑出来的
  上官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家爷爷,这件事情疑点重重,一向对妹妹爱搭不理的季池竟然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这本来就是最大的疑点。

  “爷爷……”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老人家却起身,被一旁的佣人搀扶着离开了这里。

  “奶奶,难道你也相信季池的鬼话么?爷爷平时不是挺疼小乐的么?现在明知道季池在撒谎,为什么不拆穿对方?”

  应珊站了起来,因为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整个人都很虚弱。

  “你爷爷有他的想法,你以后就知道了。”

  淡淡的一句话,让上官迹的一颗心沉入谷底,以前他以为这两个老人是真心疼着妹妹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他们明知道季池在撒谎,却没有拆穿,牙齿咬了咬,他不信这次的事情和季池没有关系。

  毕竟知道季池和宋九月之间的那点儿事情,人家两人在大学里可是真心相爱,被自家妹妹横插一脚,怎么可能不心生怨恨。

  转身离开这里,马上让上官家的人去查查,但是结果却是大失所望,无形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阻碍着他寻找真相一般,什么都查不出来。

  上官家刚刚回国,国内的根基还不稳定,比起长久待在国内的季家来说,不好施展拳脚,所以季池想要阻拦上官迹,轻而易举。

  上官迹到最后也明白了,看来是有人暗中捣鬼,以前他就看季池不顺眼,总觉得那家伙虚伪的要命,这次的事情绝对和对方脱不了干系!!

  这么想着,只能打听到了宋九月被关的地方,他有必要去见见这个人了。

  宋九月知道上官家已经回国了,毕竟她虽然被关了起来,享受的却是顶级的待遇,还有墨一在旁边看着,根本没人敢把她怎么样。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上官家的人会主动来见她。

  上官迹看了这个人一眼,因为一直待在国外,他并不知道宋九月长什么样子,但是这个人的名字他是听过的,本来以为会是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但没有想到,对方看起来竟然这么淡然美好,眉头蹙了一下。

  “宋九月?”

  “我是。”

  宋九月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看到面前这个人和上官乐相似的面孔,知道对方恐怕也是上官家的,只能等着他先表明来意。

  “宋九月,我是上官乐的哥哥上官迹,季池说是你害了我妹妹,现在整个上官家的人都知道了,打算出手对付你,我有些事情不明白,所以来问问你的想法。”

  宋九月挑挑眉,云淡风轻的在一旁坐下,虽然她看着比上官迹矮了一大截,但是气势上面,丝毫没有输给对方。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不是怀疑这次的事情和季池有关?我猜你对季池的为人有些了解,不相信他的片面之词,所以想来亲自问问我,对吗?”

  上官迹的眉头蹙了起来,原来这个宋九月竟然这么厉害,他还没有说什么话,对方倒是把一切都猜到了,嘴唇抿了抿,短暂的思索后,便开了口。

  “我确实对季池有些了解,以前他对小乐厌恶至极,这次突然在爷爷的面前说季家的少奶奶永远都是小乐,终生不会再娶,爷爷相信他了。”

  “噗嗤~”

  宋九月没有忍住,低头笑了起来,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季池还是个这么深情的男人啊,嘴角勾了勾。

  其实这次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洛城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找来找去不就那么几个,再稍微一排除,除了夏冰和季池,真找不出其他人。

  “那你觉得这件事可能是季池做的么?”

  这句话是试探,毕竟她对季池并不了解,以前倒觉得对方好歹还算是个正人君子,但是这些事情发生后,季池的形象就崩了,那个人隐藏的太深,从再次遇到对方,她就知道,季池已经变了。

  上官迹摇摇头,季池没有理由杀人。

  “也许季池厌恶小乐,但是他绝对不会动手杀她,因为上官家的人都知道,小乐当初是逼着季池订婚的,季池的心里有怨,小乐要是出了事,我们都会怀疑他,季池是个聪明人,不会自掘坟墓。”

  宋九月低头想了会儿,默默的在心里把季池排除了,那么只剩下一个夏冰,看来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夏冰做的,但关键是没有证据,警察可不会相信这些凭空猜测。

  “你来找我,自然是想从我的嘴里知道真相,我只能告诉你,凶手不是我,而且我还有怀疑的人,那个人就是夏冰,不过空口无凭,没有说服力。”

  说完嘴角勾了勾,不再说话。

  上官迹的眉头蹙了起来,看到这个人依旧是一脸淡定的表情,眼里闪了闪。

  “宋九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况且小乐还给奶奶打了电话,她要是出了事,你有重大嫌疑,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要是再不解决,上官家就要出手了,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宋九月觉得好笑,这人虽然看似在威胁她,其实也是在给她提醒,指尖在桌上敲了起来,她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怎么样,说句自大的话,现在的宋九月,还真没人能把她怎么样。

  “我相信你也调查了这件事,是不是一筹莫展,毕竟上官家刚刚搬回来,根基还不稳定,比不上长期在国内的其他家族,所以才过来提醒我,不过是想借我的手,给你的妹妹讨回一个公道而已,不过身为哥哥,什么都不做有些说不过去吧,我想你帮我找一个人,她叫孙渔,是夏冰的助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就在军区大院里。”

  上官迹没有想到,宋九月竟然把一切都猜得这么清楚,有些吃惊的扭头看了看对方。

  对方依旧是坐着的,甚至是像个小女孩那样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明明是无害的笑容,他却觉得毛骨悚然,只能匆匆丢下一句。

  “我会把她绑出来的。”

  出了警察局后,他才有些后怕的摸了摸额头,发现上面全都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