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这是个死局
  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竟然这么恐怖,淡淡的几句话,就把他最近的遭遇都猜了个遍,到现在他的浑身都还在发凉。

  宋九月,似乎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啊……

  不过对方既然说了要孙渔这个人,那他帮忙就是了,他也很好奇,一个在牢中的女人,是怎么运筹帷幄的。

  宋九月等上官迹走了以后,淡淡的关上门,因为墨一在房间里装了空调,又让人把这里面装饰了一遍,现在看着,一片粉红,还真是少女心爆棚啊。

  “宋小姐,需要我做什么么?”

  墨一实在放心,每隔几分钟就要过来看一遍,这个人真是的,明明可以不用坐牢,偏偏要把自己折腾进来,又不要他家老板插手,自己一个人瞎折腾。

  宋九月摇摇头,其实她只是觉得,现在遇到的都是小事,傅殃的身份神秘,以后遇到的,肯定是更强的敌人,要是连一个小小的夏冰她都对付不了,还有什么脸跟在那人的身边,而且傅家最近也不太平,还需要傅殃在外面把关。

  她要是和傅殃待在一起,反而会让他乱心,还不如进来好好思考一下,怎么把自己从这件事里面脱身。

  “不用,墨一,等那人把孙渔绑出来,你就让那个女人知道厉害,威胁恐吓随便你,反正要让孙渔知道,夏冰是护不了她周全的,只有跟我们合作。”

  “我知道了。”

  墨一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后,他习惯性的听命令行事,似乎这个人的位置突然高了起来,和他家老板已经在同一条线上了。

  假如以前他听这个人的话是因为对方是老板的女人,那么现在,她只是宋九月,一个能力不输于男人的女人。

  宋九月淡淡的闭着眼睛,其实从刚刚上官迹的话里,她已经听出一些味道了,上官家老爷子知道季池在说谎却没有拆穿,说明在他的心里,这个孙女大概是不怎么重要的,这样就麻烦了……

  这个局是一个死局,孙渔是唯一的一个突破口,假如连这个突破口也没了,那整件事情更是如坠迷雾,看不真切,不管怎样,先把孙渔找出来再说。

  上官迹的动作很快,下午的时候,墨一就把孙渔握在手上了,孙渔之所以去找夏冰,不过是寻求一个庇护而已,毕竟夏家的名声已经臭了,大家都知道她是跟在夏冰身边的助理,肯定不会有人要她的,又加上以前为了夏冰得罪过很多人,所以她不得不紧紧的扒着夏冰这根救命稻草。

  本以为军区大院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到还是会着了别人的道,再醒来的时候,整个鼻腔里都是汽油的味道。

  她当然知道上官乐是怎么死的,这几天跟着夏冰,隐隐的猜出了一点儿其他的真相,整个人更是惶恐,看着面前玩着打火机的人,害怕的直直的往后退去。

  “你想干什么?”

  墨一嘴角勾了勾,将打火机“啪”的一下打开,一簇小火苗窜了起来,但是那在孙渔看来,和死神的火焰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男人她见过,在傅少的身边见过,也在宋九月的身边见过,难道对方是来要她命的么?

  墨一缓缓的蹲了下去,认认真真的看着满脸惊恐的女人,眼里有些戏谑。

  “孙渔,你应该清楚,现在的夏冰是庇护不了你的,她自身都难保,怎么可能分心来保护你,你也看到了,夏家已经完了,宋小姐轻轻的出招,就把夏家弄没了,你说一个季家,对宋小姐来说难么?”

  孙渔不停地后退,上官乐的尸体她看到过,烧的只剩下一块炭了,那得多疼啊,眼眶马上就红了,宋九月已经把夏家扳倒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她呢……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无冤无仇,夏家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我也不是夏家人……你想干什么……”

  墨一缓缓的站了起来,一个人只有在鬼门关上转过后,才会觉得活着是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嘴角勾了勾,将打火机点了火,扔了下去。

  “不要!!!”

  孙渔的声音声嘶力竭的,马上将眼睛闭了起来,冷汗涔涔的等了几秒,没有感觉到疼痛,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原来那打火机被墨一用脚接住了,正戏谑的看着她,她感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有热热的液体流下去,害怕的蜷缩成一团,最后低声哭了起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饶了我还不行么?还是需要我去做什么事……只要你说一声,我马上就会去做……”

  墨一弯身将打火机拿了起来,语气云淡风轻。

  “上官乐是夏冰害死的吧,活活烧死一个人,你说上官乐会不会心里有怨,晚上回去找夏冰?”

  孙渔有些难堪自己现在的处境,眼眶红了红,怯弱的视线看了墨一一眼,现在她什么脾气受都没有了,只想快点儿离开这个人,快点儿把身上的汽油洗干净。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你说的话我一定照做……”

  她的声音抖的不成样子,甚至不敢再看墨一,汽油的味道让她的心里很慌,刚刚这个人的动作已经把她吓住了,像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突然又收了回来。

  墨一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也不想再耽搁时间,让人联系了上官迹,把人送了过去。

  这次孙渔被抓,夏冰是不知道的,因为她每天都在忧愁自己的事情,现在夏家已经完了,她又知道事情与宋九月有关,更加想要对方死,最近变着法的讨老爷子的欢心,就是想在季家站稳脚跟。

  晚上的时候,她回了自己的别墅,孙渔已经把饭菜做好了,这样也好,以前在夏家的时候,孙渔本来就是助理兼厨师,虽然做的饭菜入不得大多数人的眼,但是该死的对她的胃口,所以现在这个人来投奔她,她也就接受了。

  晚上睡觉,迷迷糊糊的闻到焦味儿,像是肉被烧焦的味道,她一下就醒了,连忙开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