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凶手是夏冰
  可是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白晃晃的一片,但她确实闻到了那股被烧焦的味道,眼里有些惊慌,毕竟是把人家活活烧死的,说不心虚那是假的。

  马上叫了孙渔过来,孙渔应该是刚起床,整个人都还有些迷糊,头发也乱糟糟的。

  “冰姐,怎么了?”

  夏冰的脸上只是白了一瞬,当初敢做,就不怕上官乐来报复。

  “你那边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像是什么被烧焦的味道。”

  孙渔摇摇头,使劲儿嗅了一口,有些疑惑的盯着这个人。

  “没有其他的味道啊,你这房间今天我才打扫过,不会有味道的。”

  夏冰送了口气,暗怪自己多心。

  “没事了,你去睡觉吧。”

  孙渔点点头,转身的时候眼里闪了闪,不过夏冰并没有看见。

  等孙渔走了,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手一伸,将屋里的灯“啪”的一下关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又听到了什么哭声。

  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以为这次又是自己的幻觉,可是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实是哭声,还是女人的哭声……

  夏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顺着窗口看了过去,因为床帘是拉着的,她只能隐隐的看到外面似乎是有什么影子在晃动。

  她连忙将灯打开,抿着唇瓣看着外面的一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一定是有人在故意吓她。

  这么想着,快走了几步,将床帘一下子拉了开,看到外面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大脸,吓得尖叫了一声,与此同时,整个别墅里的灯一下子熄灭了。

  “啊!!!”

  凄厉的叫声在别墅里响了起来,夏冰的喉咙都快叫破了,条件反射的蹲下身,哆嗦着身体。

  “孙渔!!孙渔!!”

  她只能这么久着。

  不一会儿,孙渔就拿着蜡烛过来了,蜡烛的光把夏冰所在的地方照亮。

  “冰姐,你没事吧?”

  她微红着眼眶,听到孙渔的询问,抬头看了过去,所有的尖叫都被堵在嗓子眼。

  她清楚的看到,孙渔的背后站了一个黑漆漆的人影,像是炭做的人一样,整个房间里都是焦味儿,但是孙渔还无知无觉一般,关切的询问着。

  “冰姐,只是突然停电而已,你怎么了?”

  夏冰的瞳孔猛然放大,看到那个黑色的影子对着她笑了笑,惊恐的往后退了退。

  “孙渔……你的背后……有鬼……”

  孙渔听到她这么说,手上的蜡烛抖了抖,压根儿不敢回头,直接哭了出来。

  “冰姐,你别吓我,这个世界哪里有鬼啊,你别吓我……”

  “啪!”

  蜡烛被熄灭了……

  两个人都尖叫了起来,夏冰颤抖的躲在孙渔的背后,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紧紧的闭着眼睛,两个人的心跳声异常的距离。

  “哒!”

  房间里的灯亮了……

  夏冰松了口气,看到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影子,哆嗦着手将孙渔推开,抱紧了膝盖。

  孙渔似乎是这才发现了这个人的异常,马上蹲下了身。

  “冰姐,你别自己吓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的,不过……”

  说到这,她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些犹豫。

  “不过什么?”

  夏冰喃喃的问出声,刚刚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了,这个时候说话有些不利索,只能咬重每一个字,让自己正常一些。

  “我听老人家说,烧死的人是不一样的,以前老家有个人烧死了,怨气重,那个房间十几年都没有住过人,被活活烧死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人是投不了胎的,所以要找害她的人报仇,洛城最近被烧死的,也就是那个上官家的小姐吧,她应该去找宋九月才对,冰姐,你可千万别自己吓自己。”

  孙渔说了这些后,静静的看着夏冰的反应。

  夏冰这个时候才回过神,眼眶红了红,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那被烧死的人,要怎样才能消除怨气呢?”

  孙渔一愣,将蜡烛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嘴角缓缓的勾起,语气却是疑惑。

  “冰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别管!我问你,怎样能让烧死的人消除怨气,孙渔,上官乐是被我烧死的,她自然会来找我!那个贱女人,我都跟她说了,去找宋九月报仇,没想到她还是缠上我了!”

  孙渔的眼里闪了闪,看了房间里的针孔摄像头一眼,嘴角的弧度咧的更大。

  “冰姐,你去买点儿纸,去事情发生的地方烧给她就行了,死人是不会计较那么多的,不过你在纸上要写上她的名字,不然这钱她是收不到的,这钱算是封口费,你封了她的口,怨气自然找不上你。”

  夏冰点点头,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冰姐,这件事你只能自己去做,包括写名字,也要你自己亲自去写,不然对方是感受不到你的诚意的。”

  夏冰的牙齿咬了咬,还真是麻烦

  第二天的时候,她果然去买了纸,毕竟现在的人都有这么一个心理,求个心安,昨晚发生的事情太邪门了,有时候宁可信其有。

  买了纸后,她开始在房间里写字,把每一张纸上都写了上官乐的名字,然后大半夜的,去给对方烧纸。

  因为是冬天了,寒风刺骨,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这个时间点儿出来,况且这个巷子刚刚发生过命案,一般人就算到了这里,也会避开的,就怕触霉头。

  烧完纸后,她裹着大衣上了车,孙渔油门一踩,两个人离开了这里。

  夏冰本来以为万事大吉了,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人家挖好的坑,就等着她去跳呢。

  隔天视频就被送到了墨一的手里,墨一问了宋九月的意思,宋九月略微一思索,让他将视频交给了上官迹。

  视频里,夏冰亲口说了自己烧死上官乐的事实,还有夏冰写字烧纸的画面,上官迹气的浑身发抖,想到这个夏冰算得上是季家人,猜到季池是真的在骗他们,妹妹的死真的和那个男人有关系!

  气冲冲的回了上官家,将视频摆在了上官老爷子的面前,脸上愤怒。

  “爷爷,凶手根本不是那个宋九月,而是这个叫夏冰的女人!她和季家有关系!季池在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