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她的羽毛已经丰盈
  上官迹被他打的头一偏,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有些阴冷的把对方看着,最后看了看这辉煌的大厅,眼神不屑。

  上官韦庄被他这样的眼神刺的脸上一怒。

  “小迹,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这次的凶手就是宋九月,是也是,不是也得是,季家的人要她死,你以为她能活多久。”

  上官迹没有说话,他并不觉得宋九月看起来像是那种活不久的女人,脸上嘲讽,那是他见过最强的一个人,哪怕她在你的面前蹲下,哪怕你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也许从心里生出一种渺小感。

  “这没有人情味儿的地方,早晚会垮的,就像是一盘散沙,只要风一吹,就会崩了,因为这里面的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他们也害怕,害怕某一天就成为爷爷你手里的棋子,毕竟连自己的亲孙女都可以利用,他们这些下人又算得了什么呢?爷爷,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他转身就走了,背影有些决绝。

  上官韦庄气的心头一梗,一口气差点儿没缓过来,周围的人连忙上来给他捶背,直到老爷子缓过来了,才开始各忙各的。

  但是大家的心境已经发生变化了,不可否认,刚刚少爷讲的话,都戳中了他们的心思,毕竟老爷子可没有什么人情味儿,连小姐都能白白的牺牲,他们这些下人的命又算什么呢。

  命贱,不值钱,真害怕什么时候就被老爷子给卖了。

  上官迹回了别墅后,谁也不见,喝的醉生梦死,听到保镖说墨一在别墅外面,眼里闪了闪,不想见。

  他现在谁都不想见,只想把自己醉死过去,当个孬种得了,一辈子都不用思考这些事情。

  “他不愿意见你?”

  宋九月挑挑眉,看到灰头土脸的墨一,大概也猜到了结果,嘴角勾了勾。

  “他不愿意见你也正常,一直被捧着的少爷,突然发现自己只是亲人手里的棋子,怎么可能接受这个现实,估计还要几天才缓过来呢,别管他了,我倒是觉得,上官家要出手了。”

  这是一种很强烈的直觉。

  墨一的脸上总算是焦急了起来,看了这个人一眼。

  “宋小姐,我让老板插手吧?”

  宋九月摇摇头,虽然上官家要出手,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完了,总感觉事情还有转机,嘴角勾了勾。

  “别急,墨一,我们再等等。”

  墨一的嘴角抽了抽,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叹了口气,没有再管,也不知道这个人在坚持什么。

  “老爷子的身体怎么样了?”

  宋九月突然想起自己进来之前,老爷子可是还在住院的,虽然医生说了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人一旦老了,什么小问题都能演变成大问题。

  “已经好了,今早还在嚷嚷着要出院呢,老板不让他出来,想让老爷子在医院多待一会儿。”

  “那就好。”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不再说话,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希望在过年之前,能把这件事圆满解决吧。

  就像墨一说的那样,老爷子的身体确实好的差不多了,想要出院,却办不了出院手续,因为傅殃已经给医院上下打了招呼,要老爷子多休息两天,所以办出院手续的医生一看到老爷子下来,就会马上藏起来,这让老爷子心里跟憋了颗炸弹似的,难受极了。

  所以晚上尽管他家孙子来看他了,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爷爷,我这是为了你好,这次的毒素那么奇怪,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怎么办,趁着周教授这段时间在洛城,好好的给你做个检查。”

  傅将生也知道这个孙子是为自己好,叹了口气。

  “你这小子这几天倒是来得勤,九月那丫头怎么不和你一起过来?”

  因为他一直在医院,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她还在坐牢呢,可能过几天才出来吧。”

  傅殃说的云淡风轻的,傅将生还以为这个人在来玩笑,毕竟这人对宋九月,那就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类型,怎么舍得对方去坐牢。

  “你认真的?”

  不确定的这么问了一句,听到这人“嗯”了一声,他差点儿肺都气炸了。

  自家媳妇儿被人冤枉进牢里去了,他竟然还这么冷静的坐在这里,傅家的男儿,那可是出了名的宠老婆,这怕是要毁在这个孙子的手里了。

  “你就任由他们这么欺负九月那个丫头?她现在好歹也算半个傅家人,别人这么拿捏她,就是看不起我们傅家,还不去把她接出来!”

  傅殃给他家炸毛的爷爷削了个苹果,细心的用牙签戳好。

  “爷爷,宋九月要是吃亏了,我早就出手了,也不知道她和墨一整天在想些什么歪心思,我看季家和上官家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你就放心吧,我的人还能被别人欺负去了么。”

  傅将生这才放了心。

  傅殃低头,嘴角勾了勾,这件事他要是出手,必定正面上和那两个家族杠上,恐怕宋九月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所以不让他有什么动作,心里有些暖,那个女人还真是……可爱。

  从夏家的事情开始,他就知道,那个女人已经长了翅膀了,而且翅膀已经丰盈了,可以自己飞了,她的成长速度让所有人吃惊,但唯独他却觉得理所当然。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她生涩的拿着那把枪指着他的胸口,眼眶里含泪,柔弱又倔强,就是那一眼,像是一击闷拳砸在了心脏上,酥酥的,麻麻的。

  宋九月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对方想玩,那就让她去玩吧,反正一切有他在后面撑着,不会让谁欺负了去的。

  从医院上车后,他才发现又下雪了,看样子地上又会有很厚的一层,他将车开回了家,把车里的空调一关,这才下了车。

  小黑已经在迎接他了,伸着脖子往他的后面望了望,大概是在找宋九月吧,嘴角勾了勾,不过视线在看到小黑脖子上的围巾后,眼里闪过一丝嫉妒,一脚踢在了小黑的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