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她是凤凰
  这句话墨一已经憋很久了,要是一直让这两家这么作下去,人家还真以为傅家人人可欺,其实他们是压根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别管他们,想想怎么把宋九月弄出来吧,她是喜欢上那个地方了么?”

  傅殃幽幽的看着天花板,难道这么豪华的别墅还比不上什么牢房,这可真是扎他的心了,还有十天就过年了,那女人要是再不回来,他就亲自进去抓人。

  墨一也不说话,不懂宋小姐是怎么想的,似乎她在等谁,又或者是在确定什么,每天都吊儿郎当的在牢里看电视剧,连老板的电话也不接,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还有十天就过年了,洛城这些家庭,自然是欢欢喜喜的准备年货,不过对还待在牢里的人来说,那可真是凄冷的很。

  宋九月幽幽的叹了口气,本以为上官乐在上官迹的心里占很大比重,看来她猜错了,上官迹那个孩子到现在还困在梦里出不来。

  眼里闪了闪,那个视频的备份,对方一定有的,因为上官迹第一次来见她的时候,已经明显的表现出了对上官家老爷子的怀疑了,肯定不会那么傻的将视频通通传上去,绝对做了备份。

  不过对方这么久都还没有出现,看来是屈服于老爷子的淫威了,有些好笑的叹了叹,大家族之间的亲情还真是可笑啊。

  和宋九月一样坐牢的,还有苏小小,快过年了,牢里的气氛似乎也好了一些,不过她并没有吃过牢里的东西,也不知道她家哥哥是怎么做到的,每次都能让人送大鱼大肉进来,最后还每天给她带了一本书,这让她心里还挺感动的。

  “苏小小,有人找。”

  苏小小听到这个声音,条件反射的放下了手里的书,只是刚走出去的时候,看到门口的人,浑身一震。

  “妈……”

  她不知道是怎么喊出这个字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哥哥说这个人肝癌晚期,只能活半年,没想到,她会来见自己,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上官蓉的脸上很苍白,不过精神很好,一向冷硬的脸上也温柔了下来,将自己包好的饺子放在了桌上,静静的在一旁坐下。

  苏小小愧疚的抬不起头,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咬出了血印子。

  “晓苏,你就是太倔了,妈妈都要和你断绝关系了,你还是不肯出去,和那个宋九月,还真是挺像的。”

  苏小小没有说话,听对方这语气,看来宋九月是出事了,可是她现在还在牢里,什么都做不了。

  “妈,你的身体……”

  说完这几个字,她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再吐不出一个字,只能又沉默了下去。

  “肝癌。”

  上官蓉说完这两个字,眼里闪了闪,拿过一旁的保温盒,打开盖子,里面是她做的饺子,过年的时候大概不会再来看这个人了。

  “吃了。”

  苏小小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哗啦啦的流着,手指颤抖的拿过筷子,戳开一个饺子,咬了一个口后,趴在桌上大哭,再咬不下去第二口。

  “妈,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声嘶力竭的哭声,把外面看着的警察都给惊动了,不过几个人也不好上来安慰什么,毕竟这种事情,在牢房这样的地方,经常见到。

  有的人就是这样,只有真正的在这个地方感受到绝望之后,才会更加的热爱自己以前甚至将来的生活,这里是收获绝望的地方,也是给人新生的地方。

  上官蓉没有说话,伸手摸了摸苏小小的头,叹了口气。

  “人活这一辈子,本来就是要死的,晓苏,你是最让我放不下的,你太傻了,傻到失去自我,比妈妈当初还要天真,爱情这种东西,不属于你就是不属于你,并不是你放下尊严就能祈求来什么的,那个沈家小子,我很不喜欢,答应妈妈,不要和他在一起,你们不适合。”

  上官蓉的这些话,有点儿交代遗言的味道,但是她整个人都很平静,似乎死亡只是一件很普通,很平常的小事儿。

  “我答应你。”

  苏小小的眼里很沉静,那个她爱之如命的男人,从今天开始,是真的消失了,重新拿起一旁的饺子,默默的吃了起来。

  “宋九月她怎么了?”

  又想起这个人刚刚说的话,难道宋九月也和她一样,被丢进牢里了,可是那人的背后不是有傅少么,傅少怎么舍得她坐牢。

  “上官家的人要置她于死地,算是为了夏家那个姑娘背锅吧,晓苏,你们还真是难姐难妹呢,为了同一个女人背锅。”

  同一个女人?夏冰?

  苏小小现在有想要杀了那个女人的冲动,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狠狠的咬了一口饺子。

  “那女人还没死?”

  似乎是有些惊讶自己的女儿竟然说出了这句话,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快了,宋九月这个孩子你没有白交。”

  苏小小的嘴角扯了扯,其实她们两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好朋友了,再然后是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救过宋九月,宋九月也救过她,两人还真是相互亏欠。

  “夏冰这个恶毒的女人真是活得太久了,我以为宋九月很快就会出手对付她的,妈,上官家不是你的娘家么?你就不能帮帮对方,把上官家的把柄交给她?”

  上官蓉的脸上有些高深莫测,眼里柔软了一些,都说上官家的人无情无义,但是她这两个孩子,却让人感到温暖,虽然老大有些沉迷女色,眉头蹙了起来,那孩子真是该节制一些了。

  “宋九月生来命好,就算我不帮忙,也会有人帮她的,她是凤凰,只是还没有找到家而已。”

  苏小小听到这个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情好了一些,母女俩这个时候,算是真的冰释前嫌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凤凰不凤凰的,在我看来,宋九月就是被傅少宠着的普通女人而已。”

  上官蓉叹了口气,她有幸见过那个女人一回,和宋九月太像了,眉眼和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