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你少给我装蒜
  宋九月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凤凰不凤凰的,以为这个人是在鼓励她,也就没有觉得奇怪。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会走得更远,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阿姨,我会的。”

  说了这么一句,直到那个人离开。

  她知道对方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欲言又止,眉头蹙了一下,将墨一叫了过来。

  其实仔细想想,那个视频她有备份又怎么样,夏冰现在是季家在保护着的人,因为夏家还在风口浪尖,她如果把视频公布出去,季家咬死了夏冰现在精神错乱,只是在演戏,可以轻轻松松的说她诽谤,到时候她坐牢的事情,肯定就传出去了。

  她做事有自己的考虑,没有百分百的的把握送夏冰去死,就不会轻易的出手,就像这一次出手对付夏家一样,一旦出手,就要让对方毫无招架之力,消失的彻彻底底,嘴角勾了勾。

  “墨一,把这照片拿去多洗几张出来,找个人把它贴到上官家的大门上,我就不信上官家的老头子还坐得住。”

  墨一看到照片上的年轻女子,眉毛挑了挑,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事情,反正只要宋小姐的命令,那都是正确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将照片洗了出来,还弄了个巨幅海报,就挂在上官家的老宅门前。

  反正月黑风高好做坏事,没有谁发现得了。

  第二天,可想而知上官韦庄的表情,马上让人把海报拆了下来,这下倒是知道慌了,开始揣测这件事是谁做的,结果刚吃过早饭,就接到了宋九月的电话,没错,是宋九月亲自打来的。

  上官韦庄的眼里深了深,压根儿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的手会伸的这么长,都伸到国外去了,牙齿一咬,放人。

  隔天的时候,警察局马上放出了凶手的照片,断定凶手就是夏冰的助理孙渔,并且还说凶手已经畏罪自杀,网友们一看这件事竟然又和夏家扯上了关系,马上把夏冰骂了个狗血淋头。

  季家本来已经给了上官家好处,想把夏冰从这件事中拔出来,但没想到上官家会来这么一出,在拿到好处后,将夏冰又牵扯了进去。

  然而他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就上门去闹,只能默默的吃下这个哑巴亏。

  宋九月雄赳赳,气昂昂的出狱了,听说还是上官家派车亲自送她回去的,上官韦庄牙齿都差点儿咬碎了,但是奈何宋九月就是扛得住这压力,屁颠屁颠的下车,还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直到汽车消失的没了影子,她脸上的笑意才沉了下去,自家孙女被活活烧死,这老头子却无动于衷,果然人的心肠是这个世界上最硬的东西。

  低头拿过手机,翻出了那条短信,是上官乐临终前发给她的,很短的一条,大概当时的她正痛不欲生吧。

  烈火焚身,对方握着同样快消亡的手机,给她发了这么一条短信,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真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其实上官乐完全可以告诉她,谁是凶手,可是对方没有,而是发了这么一条短信,大概是看透了一些事情吧。

  宋九月叹了口气,将手机收进口袋里,所以后来她才那么试探了上官迹,是的,是试探,就是想知道,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个人关心上官乐,不是虚情假意,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对方,很可惜,没有。

  黄泉下的上官乐该有多寒心。

  刚踏进客厅,小黑就飞奔着跑过来了,宋九月在玄关处换了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眼尾弯了弯。

  “壮实了。”

  小黑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小媳妇儿似的蹭了蹭宋九月的手心,宋九月想着,要不要给小黑做几双鞋子,不然这个天出去得多冷。

  刚坐在沙发上,秋姨就从厨房里探出了头。

  “宋小姐,傅先生说你这点儿应该回来了,提前给你做了点心,要不要现在端过来?”

  宋九月摇摇脑袋,觉得没胃口,和小黑就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去楼上换了衣服后,开车去了上官乐被烧死的巷子里。

  在路边商店里买了纸,蹲身将纸点燃,烧了起来。

  其实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给她发那样的消息,还是说上官乐那个时候已经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相信的人,嘴角扯了扯,烧完纸后,起身搓了搓手。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上官乐那一刻是把她当朋友的,说起来,对方似乎没有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情。

  “一路走好吧。”

  说了这么一句,转身上车,坐在驾驶位上开始发呆。

  快过年了,洛城很热闹,大家都在想着和亲人团聚,脸上的笑意直达心底,街上的流浪汉也在笑,因为这几天人们高兴,打赏的钱也多了。

  没有家人很好,至少从来没有体会过被至亲背叛和抛弃的痛楚,其实她和上官乐是一样的,只是她涅槃重生了,而上官乐没有活下来。

  上官乐把她的所有希望和温暖都赌在了季池的身上,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尽管她知道亲人是逢场作戏,却并没有拆穿,努力扮演着一个被疼爱的乖孙女形象。

  直到生命燃烧的那一刻,她才后悔,所以发了那样一条消息,她们都是被家人抛弃的可怜虫,只是她比上官乐幸运,遇上了傅殃。

  重新启动汽车,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傅殃打来的,她没有接,直接将车开去了盛腾,那个人果然在办公室。

  傅殃看到她来,眼里愣了愣,将手上的文件放下,有些戏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

  宋九月冷哼一声,干脆的伸手。

  “视频呢?”

  傅殃低头,假装听不懂这个人在说什么。

  宋九月急了,跑上去扯了扯他的脸。

  “少给我装蒜,我不信墨一不会把视频先交给你,傅殃,你备份了对不对?”

  傅殃把人一把抱进了怀里,像抱个小女孩一样,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那视频已经没有用了,先留着,以后再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该想想,置办年货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