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超薄超透气
  宋九月点点头,似乎马上就要过年了啊,别人家都有年货,所以他们家肯定也要有才对。

  “那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说着,她就要拉傅殃的衣袖。

  傅殃有些无奈,跟着她下楼,两人一路去了商场。

  宋九月本来就是个吃货,特别是对于酸奶,近乎狂热的喜欢,所以一看到架子上的东西,就已经迈不开脚步了,正打算伸手拿,手背就被傅殃拍了一下。

  她扭头看着这个人,眼里有些疑惑。

  “宋九月,你生理期快到了吧?”

  傅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丝毫不脸红,倒是宋九月的脸红了一下,悄悄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这里,才松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对方。

  “不能吃这个,你肚子会痛的。”

  傅殃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淡淡的捏着她的手腕,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傅殃,我可以先买,我不吃,我就看看,一口都不会动的。”

  这就好比男人说“我只蹭蹭,我不进去”一样,傅殃信了她那就有鬼了,将人拖着就要往其他地方去。

  奈何宋九月对酸奶太过执着,整个人都快被傅殃揪起来了,愣是没有移动一下,她的羽绒服上有两个耳朵,傅殃揪着其中的一个耳朵,看到对方最后撒泼的蹲在了地上,嘴角抽了抽,有些丢不起这个人。

  “宋九月,你多大了?”

  边说着,边妥协的伸手放了两盒酸奶进推车里。

  宋九月的耳朵里听到这个动静,这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乖巧的继续跟在傅殃的身边。

  “这个不能吃,太辣。”

  “宋九月,你再这样我可回去了?”

  “冷的和辣的都不能吃,放回去,再不放酸奶没有了。”

  接下来两个人就是这样的对话,俨然一对小夫妻,虽然在买东西的时候有分歧,但好歹还是买了几大车,出商场的时候,墨一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宋九月看到两个男人将东西都搬进了车里,把钻进去一半的傅殃又拉了下来。

  “就这么回去了么?”

  傅殃嘴角微抽的看着这个人,最后好笑的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心口处,让墨一先回去,反正要过年了,就陪着这个人在外面转转。

  “傅殃,过年该买新衣服了,别的小朋友都有新衣服。”

  傅殃拉着她的手便去了店里,不过这一次他失算了,宋九月嘴里的衣服可不是普通的衣服,而是情侣装。

  活了这么久,他似乎还没有穿过这种东西,看到宋九月一脸激动的在一排排架子上挑选着,心里一暖,在旁边坐了下来,服务员马上递来了杂志和茶。

  似乎陪女孩子逛街的男朋友都是这样,在一旁默默的等,不上去掺和,但是宋九月今天要买的是情侣装,总得让这个人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身。

  所以傅殃直接被推进了试衣间,虽然穿情侣装这种行为有些幼稚,但只要对象是宋九月,他通通都能接受。

  宋九月看到从试衣间里出来的傅殃,瞬间想把周围女人的眼睛都捂住,这样的傅殃是她的,只有她能看,这么想着,将人一把就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傅殃的身子还没有从试衣间里完全站出来,就被一股力量推了回去,再然后是门被关上的声音,看到面前怒气冲冲的宋九月,有些好笑的靠在了墙上。

  “宋九月,这里可是试衣间……”

  试衣间里的空间本来就不大,宋九月这么一进去,显得有些拥挤,不过两人并没有相互贴着。

  宋九月也觉得自己反应的有些过激了,毕竟洛城谁不知道傅少生得一副好样貌,看了就看了呗,低头咳了咳。

  “这件不错,就这件了。”

  然而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压在了墙上,男人的气息疯狂的涌进她的鼻腔。

  她比傅殃矮上一大截,对方的一只手撑在她的脑袋边,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脸颊,揪起了一团肉。

  但是她感觉不到疼,满脑子都是壁咚啊,她被壁咚了……

  被一个一米八几的大帅哥壁咚了……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试衣间里很安静,她的心跳声太剧烈,两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宋九月有些害羞,看到傅殃慢慢的靠上来,她马上闭了眼睛,以为会有一个浪漫的长吻,然而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口一重,接着就是傅殃幽幽的声音。

  “出去吧,再这样你的心脏负荷不了。”

  宋九月睁开眼睛,看到已经淡定起身的某人,牙齿咬了咬,他全身上下她哪里没看过,哼,装什么装!

  傅殃本来是背对着宋九月的,因为要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但是感受到背后滚烫的视线,这衣服是无论如何都脱不下来了,牙齿咬了咬。

  “宋九月,出去。”

  “不。”

  “我换衣服。”

  “你换啊。”

  宋九月恬不知耻,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就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美色,然而还没反应过来,一片黑色便飞了过来,等她懊恼的将头上的衣服扯下来的时候,傅殃已经在穿外套了。

  ……

  两个人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意味不明的神色,宋九月的眼角抽了抽,买了几大箱的情侣装,这才不开心的拉着傅殃回了家。

  刚坐到沙发上,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有些疼,预感到事情不妙,马上去了楼上的卫生间,但是很遗憾,那个东西已经用光了,她忘记让秋姨去买,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开口,只能在洗手间里等了一会儿,最后发了条消息给傅殃。

  ——老公,啾咪~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看了看自己的备忘录,上面记录着宋九月的生理期,眉头皱了皱。

  ——嗯?

  宋九月叹了口气,这么明显的暗示,怎么还不明白。

  ——超薄超透气,口袋魔法啾啾啾~

  傅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捏了捏旁边小黑的爪子,起身出了门,特意查了查网上的推荐,不到十分钟,就把东西买回来了。

  上楼的时候,眼里一直都是盛满笑意的,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发现那人露了一颗小脑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