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傅少亲自熬红糖水
  宋九月其实还是有些害羞的,虽然两人亲密了这么久,但是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让对方去买,拿过来一看,发现傅殃竟然还挺懂,更加不好意思。

  在里面洗了个澡,换了清爽的衣服才出来,从这人知道她有痛经的毛病后,总是让秋姨准备一些暖宫的东西,所以她痛经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有句话很有道理,记得你生理期的男人,是真的爱你。

  虽然她一直都相信傅殃是真的爱她,但是每次这个人又做了什么事的时候,她就又会醒悟一番,原来傅殃比想象中的更加爱她。

  下楼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了,她听到厨房里有动静,走近一看,发现傅殃正在熬红糖水。

  “秋姨呢?”

  “出去了。”

  傅殃用毛巾围着罐,把罐里的红糖水倒进了杯子。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这个人长得太好看的原因,宋九月总觉得对方是在做工艺品,光是看着,便觉得赏心悦目。

  “把这个喝了,这两天先别吃酸奶。”

  宋九月点点头,跟在他的身边,亦步亦趋的去了客厅的沙发,最后还是很好奇,扭头看了这个人一眼。

  “傅殃,你为什么不让我多喝热水?网上不都是这么说的吗?直男都是这样。”

  她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甜滋滋的,嘴角弯了弯。

  傅殃的视线没有从报纸上面移开,说出的话差点儿让宋九月呛着。

  “天天都上网的人,没有女朋友的,有女朋友的,都会和女朋友玩,哪里有时间上网,那些东西,都是一群没有女朋友的男人写出来的。”

  宋九月一听,竟然觉得该死的有道理,身体一挪,离这个人更近了一些,看到对方深邃的眉眼,眼里闪了闪。

  “况且,我不是那种只知道让你喝热水的男人。”

  傅殃将报纸收好,把宋九月一把提到了他的腿上,看到杯子里还剩下大半杯,眉头一皱。

  “喝光。”

  宋九月低头,呆呆的看着杯子里的东西,眼里突然有些发热,又害怕这个人看到她的多愁善感,只能含糊着喝了起来。

  想想傅殃是谁,是洛城的傅少,那么多的女人想要扒上他,那么多的男人崇拜他,可是他为她去买了那个东西,还亲自熬红糖水。

  宋九月将杯子放到了茶几上,转身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傅殃把人抱着,没有说话,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低头将下巴靠在了她的脑袋上。

  因为快过年了,公司也放了年假,他这几天确实没有什么事,老爷子的身体也完全康复了,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周老先生似乎很喜欢宋九月,在他去看老爷子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

  傅殃的眼里深了深,周老先生在医学上面的造诣,算得上是国际上的第一人,也是最年轻的一个人,想想他培养出来的喻初原,年纪轻轻就斩获各种医学大奖。

  喻初原算得上是他的得意门生了,但是他对喻初原的态度,也一直是若即若离的,不会在生活上有过多来往,只是一个见了几面的宋九月,对方却总是问起,这其中,难道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儿?

  眉头蹙了蹙,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宋九月的过去他早就已经查过了,宋家不受宠的小姐,受气包,性子软弱,经常被欺负,跟周老先生那样的人,应该不会有交集才对。

  叹了口气,难道是人格魅力,想到这,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大概周老也觉得这丫头挺善良可爱的吧。

  快到下午的时候,外面难得的有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进来,宋九月兴致勃勃的在落地窗那里铺了地毯,然后带了一本书,屁颠屁颠的晒着太阳,看了起来。

  小黑似乎也喜欢晒太阳,就在她的旁边趴下,她马上把自己的脑袋靠了上去,把小黑的背当枕头,美滋滋的开始看起了书。

  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了一个女人,很高贵,很温柔,也强势,她的后面是高高的古堡,金色头发,蓝眼睛的女王正在和对方美好的交谈……

  “妈……”

  傅殃正打算把宋九月肩膀上的书拿下来,就听到这个人呓语了一声,眼角还落下大颗大颗的泪珠,眉头皱了一下,伸出指尖给她擦干净。

  不管这个女人如何强悍,如何改变,其实内心都是脆弱的,家庭的阴影始终都在笼罩着她。

  从小就知道自己寄人篱下,不敢有太多的要求,能穿暖和,能吃饱就够了,后来她能够容忍宋家那么久,大概心里是缺爱的,缺少家庭的爱,也一直存着一份卑微的期盼,直到这份期盼彻底被粉碎。

  叹了口气,将书轻轻的拿下来,去柜子里取来毛毯,搭在了她的肚子上,最后自己也在她的旁边坐下,拿过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宋九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已经忘了自己梦里的内容了,只知道自己梦见了一个很高贵的女人,她一抬眼,就看到了傅殃,金色的光线给他镀上了一层光晕,看着很温暖。

  伸手揉了揉额角,翻了个身,不想动,大概是梦里的情绪还在感染着她,所以她现在心情很低落,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抓不住,有些惶恐和怯弱。

  傅殃正翻页,就感觉到自己的腰间多了一双手,眼里柔了柔。

  “这几天没事,别忙你的代码了,也别训练了,好好放松几天,什么都别想。”

  宋九月点点头,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竟然觉得有些累,嘴角扯了扯,大概是魔怔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她果然丢弃了人类的形态,彻彻底底的变身一条咸鱼,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趴着。

  傅殃快急死了,他可没忘了这个人说好的围巾啊,这后天就要过年了,他连围巾的影子都没见到,最后没办法了,将毛线团丢在了对方的面前。

  “织。”

  宋九月这才恍然大悟一般,这几天她确实是忘记了,可是现在她真的不想动,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不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