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和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不过傅雪雅这次算错了,季池为了接近她,可是已经调查了她好久了,连她最近经常去什么地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呢。

  刚刚傅雪雅说的地方是洛城的一个贫民窟,洛城本来就是一个两极分化的城市,大多数慕名而来的人,只看到它表面的繁华,只有一直在洛城苟且活着的人才知道,繁华都是属于有钱人的。

  有人在洛城到处都是房地产,有人别墅一栋接着一栋的买,有人豪掷千金只为博某某明星一笑,但这些都是有钱人的日常活动,洛城自然也有不被大多数人知道的地方,就是它的贫民窟。

  这里的人生活在一个几平米的地方,这几平米的地方既是卧室,又是厨房和厕所,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状态,傅雪雅告诉季池她住这里,无非是想看看这个人的反应。

  不过季池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的把汽车往这个地方开,傅雪雅松了口气,到了地方后,慢吞吞的下了车。

  “你一个女孩子,小心一点儿,以后出门的时候结个伴吧。”

  傅雪雅的心里一暖,点点头,真的以为自己遇上了白马王子。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总是毫不意外的偶遇。

  当你开始注意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城市哪里都有他的影子,没过过久,傅雪雅就表示了自己的好感,但没有马上就提出在一起,毕竟还是有些顾虑的。

  所以宋九月很快就接到了傅雪雅的电话,说是最近看上了一个帅哥,问她有没有空,出去把把关,遇上这种事情,宋九月自然没有拒绝,问了位置过后,上楼换了衣服出去。

  只是当看到和傅雪雅一起来的那个男人时,脸上瞬间就阴沉了下去,再傻也知道对方这是对傅雪雅出手了。

  季池的嘴角勾了勾,假装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温柔的坐在了傅雪雅的旁边,又是端水又是喂糕点的,差点儿把宋九月昨晚的饭都恶心出来了。

  气氛看着似乎很融洽,不过宋九月都是装的,趁着傅雪雅去洗手间的位置,脸上的笑容总算是耷拉了下来。

  “季池,你想干什么?入赘傅家?想当傅家的上门女婿?”

  季池挑挑眉,指尖在桌上敲了敲,一脸的云淡风轻。

  “月月,你这是什么话,我和雪雅相遇都是缘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和你已经是过去式了,能不能别戴有色眼镜来看我?”

  宋九月的嘴角扯了扯,她可不觉得上官乐的死和这个人没有关系,心肠狠毒,接近雪雅不过是想对傅家下手,或者是对她下手罢了,眼里闪了闪。

  “你如果不离开,我会把你的目的告诉雪雅,你不会得逞的。”

  季池伸手,想要抓住宋九月,结果被对方轻飘飘的躲开,眼尾勾了勾。

  “那我可以试试今晚就把她变成我的女人,雪雅毕竟单纯,我说什么她都信。”

  宋九月听到对方这么说,胃里一阵翻涌,忍住了想要把咖啡往对方脸上泼去的想法,毕竟雪雅还在,待会儿人来了不好解释。

  傅雪雅很快就回来了,并没有发觉两个人之间的微妙气氛,继续天南海北的说着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

  宋九月一边假装应承着,一边思索着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这个人,急不得,雪雅的性子比较倔,如果直接告诉对方的话,她肯定不会相信的,况且要是季池之前就做了准备,给雪雅讲了什么坏话,那她这么一说,岂不是正中人家的下怀。

  “雪雅,我有事儿得先走了,明天我们还约在这里吧,把这位先生也叫来,我把你哥也叫上,反正这个时间段大家都没有什么事儿,一起去玩也挺不错的。”

  傅雪雅一看宋九月说了自家那位哥,马上变得乖巧了,就怕对方说她在外面鬼混什么的,看来宋九月是打算让哥过来把把关了,这么想着,马上答应了下来。

  宋九月离开这里后,嘴角勾了勾,刚刚提到了傅殃,雪雅今晚自然不会跟着季池走,一晚上的准备足够了。

  马上将车开去了洛城不入流的酒吧,通常在这些酒吧混日子的女人,只要稍微用点儿钱,对方就能答应任何事情,商量好后,她才回了家。

  季池本来是想着今晚把傅雪雅邀请进家里的,毕竟一个男人把女人邀请进家里,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明白,都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傅雪雅拒绝了,一面是宋九月今天没有表态,二是说了要让哥来,说明季池在她那里是过不了关的,看来得等到明天再看看。

  第二天的时候,三人刚见面,不远处就冲上来一个怀着孕的女人,对着季池就是一顿打骂。

  “好你个季池啊,我在家怀着胎,你倒好,在这外面勾搭小蹄子,贱男人,当初你还是个穷小子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现在我怀了孩子,人老珠黄了,你就这样对我是吧,你不得好死!!”

  宋九月在一旁看呆了,本来只是想让这女人来冒充一下季池的老婆,没想到对方连怀胎六月都整出来了,高,实在高,这必须得加钱啊。

  季池的脸上漆黑一片,没有想到出来会遇上这个疯女人,将对方推了推,这一推倒好,女人直接捂着肚子叫了起来,鲜血从腿上汩汩流下。

  傅雪雅的脸上白了白,没有想到季池竟然这么对一个孕妇,马上和宋九月合伙把人送去医院,上救护车的时候,看向他的目光冰冷。

  “再怎么说她也怀了你的孩子,真是没有想到,对一个孕妇你都能下这种毒手,季池,我真是看错你了。”

  季池的眼里猩红,目光朝着宋九月看了过去,发现对方的嘴角微勾,知道这一切都是这女人的注意,可是刚刚他确实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道。

  “雪雅,是她自己摔的,我只是……她根本没有怀孩子。”

  傅雪雅冷冷的关了车门,和宋九月将女人送去医院后,回来的路上心情一直很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