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你还有脸出来
  宋九月这些天依旧忙着自己的事情,那天夏冰说的话她有些介意,确实如对方说的那样,她对隐世家族的事情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傅家的势力和隐世家族相比如何,但是现在已经暴露出来的上官家和季家,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忌惮的。

  晚上的时候,傅殃回来了,简单的吃了几口饭,上楼换了衣服,看样子是要出去。

  “你去哪儿?”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这个人很少晚上出去,现在竟然还穿得这么帅气,瞬间有些不满。

  “沈白和盛琅约我出去,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两个了,还有洛城其他家族里的人,这种场合你应该不喜欢,所以事先没有告诉你。”

  傅殃边扣衣服的扣子边这么说到,斜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将外套穿上,走到沙发边,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

  “早点儿休息,别等我了。”

  宋九月点点头,人家男人之间见面,她去不合适,况且又有其他人,更加不合适,只能郁闷的在家陪小黑。

  而傅殃已经走了,到了包厢后,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他很准确的找到了盛琅和沈白的地方,抬脚就走了过去。

  这两人坐的位置,气氛阴沉,与别人格格不入,不过也没有谁过来打扰。

  傅殃伸出腿踢了踢盛琅,这人倒是舍得出现了,销声匿迹了这么久,没想到现在看着瘦了好几斤。

  “江影还是不肯见你?”

  这两个人到底要别扭到什么时候,孩子都那么大了,两个大人倒是开始闹矛盾了。

  盛琅有些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那两人了,电话不接,大门紧闭,感觉这整个世界,只有他被抛下了一样,还真是可怜。

  傅殃坐了下来,旁边同样是一脸惨淡的沈白,叹了口气,似乎这两个人的情路都很坎坷,也幸亏他没有把宋九月带来,不然别人还真以为他是在秀恩爱不可。

  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

  “年后第一次聚会,别想这么多了,喝吧。”

  沈白拿过酒,只觉得胃里如一片火烧一样,现在只是看到这杯液体,便觉得犯恶心,但是两个人都在这,他只能暂时忍了忍,把酒喝了下去。

  傅殃并没有注意到沈白的异常,从宋九月的嘴中知道苏小小从狱中出来了,大概也是不愿意见这个人的吧,毕竟那么大的伤害,不是说完就能忘的。

  沈白忍着胃里的恶心,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溢出了汗水,只觉得肠子都翻绞在了一起,最后她他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刚站在镜子前,便忍不住吐了起来,看到刺眼的红,眼里闪了闪,拿出手帕擦了擦嘴,抬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眼里也是一片红血丝,看着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或者他的灵魂早已经死去了,只剩下这副空荡荡的躯壳,靠在一旁的墙上叹了口气。

  这些天他给苏小小的微博上发了很多的私信,从最开始的质问到最后的哀求,自尊早已经被折腾没了。

  嘴角扯了扯,拿出一根烟,低头点燃,明明胃里跟火在烧一样,但是这种烟雾熏腾着胃部的感觉,能够让他短暂的忘记这些痛苦,就好像是给自己的身体打了麻醉剂。

  沈白静静的站了一会儿,出洗手间的时候,隐隐的看到走廊尽头站着一个女人,似乎像是夏冰,现在对于这个人,他条件反射的想要躲,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

  眼神垂了垂,没有管对方,进了原来的包厢。

  盛琅已经喝多了,正在说着醉话,傅殃本来是想着给江影打个电话的,但一想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他掺和进去似乎不好,只能把人扶了起来。

  “你也别喝了,这酒浓度很高,这货今晚就是故意醉的,我先把他送回去。”

  傅殃把盛琅扶着,扭头对着沈白这么说了一句。

  沈白点点头,这个时候竟然有些羡慕盛琅,对方能就这么醉过去,最近他也想让自己喝醉的,可是每次只有越喝越清醒。

  等到两个人都消失了,他才缓缓的坐了下来,其他人也慢慢的走得没了影子,这个包厢转眼只剩下他一个人。

  沈白的的手伸向了桌上还放着的酒杯,酒杯里面还有不少酒,听到包厢门被人打开的声音,缓缓抬眼看了过去。

  夏冰正站在包厢前,一脸心疼的看着他。

  沈白没有说话,似乎和这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从看清夏冰的真面目以后,就越来越觉得以前的自己过分,怎么能因为这样一个人,就那么对苏小小呢,现在好了,报应真是来的快。

  夏冰的脸上装的很软弱,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这个人了,因为夏家最近的事情,外公一直不喜欢她出来,不过现在夏家的事情已经快从网络上消失了,所以她才从军区大院里出来看看。

  没想到网上会流行那样一部,沈白会不会也看了那部呢,当时买凶去杀苏小小的事情,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那部里却是写出来了,的作者肯定是苏小小那个贱女人,那人都已经坐牢了,竟然还不安分。

  “沈白,你会不会也看了那部,我并没有做那些事情,还有耳钉,我也没有去抢过,我只是不想你丢了的东西被那个女人戴上而已,况且那个女人现在不是已经坐牢了么?竟然还写这些东西来污蔑我,沈白,你要相信我……”

  夏冰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带着一丝试探,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曾经那么高傲了,变得有些卑微,想要伸手拉住沈白的衣袖,却被沈白一下子躲开了。

  “夏冰,苏小小为什么坐牢,难道你不知道么?你该不会真的以为那个孩子是她撞死的吧,夏冰,我真是觉得自己以前眼瞎了,你现在竟然还有脸出来。”

  沈白起身,想要从这里走出去,却被夏冰一下子抱住腰,他条件反射的推开,因为没有控制好力道,夏冰直接摔在了沙发上。

  牙齿咬了咬,她已经让狗仔在下面等着了,只要今晚两人在一起的消息传出去,她就能重回大家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