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这小狐狸精
  如果她早一点儿知道这里面的秘密,大概后来大家的结局都会不一样吧……

  宋九月仔细的看了看手腕上,并不知道这串手链的名字,其实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玲珑骰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是红莲藏在内心的话,也是不敢问出来的话,更不敢表现出分毫的话,所以宋九月肯定是不知道的。

  她只当这是一串好看的手链,是红莲的心意,所以小心的戴在手腕上,每次洗手的时候,还会特意摘下来,就怕不小心弄坏了,看来陈亦白的话还是有效果的。

  红莲其实没有想过这么多,让人送去的时候也没有说多余的话,毕竟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太矫情了一些。

  他只是突然想要送给对方东西了,她喜欢,他就觉得值,其他的什么都不想,想的越多,只会让自己更加失落而已。

  宋九月天天和傅殃在一起,傅殃也自然发现了对方很宝贝那串手链,眼里闪了闪,刻意将手上的文件放在了一边。

  “宋九月,你不是说不喜欢手腕上戴东西么?说是不方便,怎么现在会这么宝贝一串手链。”

  宋九月挑挑眉,她的办公桌从上一次光明正大的搬进傅殃的办公室后,就厚着脸皮没有再搬出去过,到现在越发得寸进尺,直接将傅殃那张大大的办公桌一分为二,划了一半的空间出来,然后屁颠屁颠的坐在了旁边。

  数据码累了就扭头欣赏一下这个人的美颜,别说有多美滋滋。

  “你说这个么?这是红莲送给我的,亦白哥说是红莲亲自做的,我就把它带上了,很漂亮吧。”

  她的话刚说完,旁边传来“啪”的一声,吓了一大跳,扭头的时候,发现傅殃手里的钢笔已经被他折断了,手上紫红一片,受了伤。

  “你干什么?!傅殃!”

  宋九月着急的站了起来,想要去找冰袋给这个人敷上,这么下去,手肯定会肿的。

  可是她刚起身,就被傅殃一把拉住,天旋地转间,已经落入了他的怀抱,挣脱不开,有些气恼的看着这个人,刚刚那一下得多疼。

  傅殃并没有感觉到手上的疼痛,相比起来,心里酸涩的要命。

  “你刚刚说这是红莲亲自做的?”

  宋九月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纠结于这个问题,点点头,窝进了他的怀里。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抬起了她的手腕,尽管心里有个声音在疯狂的摇旗呐喊,这是情敌的东西,应该丢出去,不然宋九月早晚会被对方叼走的。

  但是他的手迟迟的放不下去,似乎透过这串清雅的手链,窥到了那个人小心翼翼的心事,被称作杀手之王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么。

  果然啊,在爱情面前,所有的刚硬都会化为绕指柔。

  “傅殃,这串手链有什么问题么?你是不是怀疑红莲什么?红莲她很好的,她救过我,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一想到那么帅气的一个女人肯花几天时间做这个东西,心里就很感动。”

  傅殃摇摇头,没有问题,既然这个人不知道红莲是男人,那他也不会告诉对方,毕竟连红莲自己都没有说,他又何必多事。

  “没有问题,戴着吧,红莲是很好,但是宋九月你可得给我记住了,不管其他人再好,都不能比我好,我在你心里一定要排第一,要是让我知道这个红莲敢排在我的头上,我就把这串手链挫骨扬灰。”

  傅殃的语气阴森森的,将她的手腕放下,把人狠狠的搂进自己怀里。

  宋九月一愣,最后回抱住对方,心里如同吃了蜜糖一样甜,嘴角微勾着。

  “怎么会呢?别人再好,但是我最重要最喜欢的人,依旧是傅殃。”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心里的酸楚瞬间消失,将人拉了出来,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有这句话就够了。

  宋九月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一个男人愿意让她将情敌的手链戴在手腕上,得拿出多大的魄力,况且这个男人还是醋缸子傅殃,至少证明了一点儿,他是爱惨了这个女人的,也足够的信任。

  她现在并不懂这些,安安静静的窝在傅殃的怀里,偶尔抬头啄一下他的唇角,看到被对方嫌弃的躲开,更加来劲,一直仰着身子想要占对方的便宜。

  傅殃的嘴角勾着,故意躲开,发现她满脸郁闷,刚想扣住她的后脑勺来一个长吻,可是门口响起了一串咳嗽声。

  原来刚刚两个人打闹间,来开会的高层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大家根本不敢出声,现在发现自家老板就要用嘴了,这还得了,纷纷咳嗽了起来。

  宋九月浑身一僵,她现在可是坐在傅殃的腿上啊,还是这么大剌剌的勾着对方的脖子,在别人的眼里,岂不是她在费尽心机的勾引对方。

  悄悄咪咪的向后面看了一眼,发现高层面们的眼里都是一片惋惜,老板真是越来越堕落了,办公室里公然调情,宋小姐这个小狐狸精,打情骂俏也不挑个地方,哎……

  高层们心里还在操心着,发现他们家老板的脸上有些黑,也是,换谁被打扰了好事能笑脸相迎的,大家连忙低头的低头,抬头的抬头,就是不敢再看面前的一幕,反正看星星看月亮,不看他们家老板。

  宋九月还是有些羞涩的,懊恼的捶了一下傅殃的肩膀,这个该死的男人,她是背对着大家,看不到有人来很正常,可是傅殃是正对着高层啊,不可能没有发现,对方一定是故意的,牙齿一磨,狠狠的咬在了傅殃的锁骨上。

  办公室里开了空调,傅殃只穿了一件修身的针织毛衣,手腕处轻轻的挽起,露出小麦色的皮肤,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锁骨外露,这在女人的眼里,别说有多迷人了。

  傅殃本来以为宋九月应该很害羞的马上起身,没有想到对方会来这招,闷哼出声。

  这低哑好听的声音让众高层的浑身一抖,想着要不要先出去,现在是什么情况?

  宋小姐已经不是狐狸精了,她是一头狼,想要扑倒他们高高在上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