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六十六章 今晚要迷死傅殃
  “唔唔……你干什么?”

  宋九月被吻的喘不过气来,想要推开对方,可是傅殃的脑袋刚离开一会儿,就又凑上来了。

  她被扣着后脑勺,结结实实的又被吻了一回。

  感受到对方的舌尖在她的唇瓣上舔了舔,脸上瞬间红了起来。

  “刚刚还叫老公,现在就开始脸红了,宋九月,下次还去不去惹事了?”

  宋九月撇撇嘴,又不是她要去惹事的,人家都要抢人了,她怎么可能还忍得下去,又不是忍者神龟。

  “下次这样的事情,直接让保安处理就行了,要是其他人看不惯你,使绊子怎么办,有句话叫小人难防,以后尽量别自己动手。”

  宋九月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后,趴进了他的怀里,这个时候像只温顺的猫儿,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可是我不自己动手的话,怎么能享受到那种损人的快感呢,你都不知道,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说要抢了你,真想撕烂她的嘴……”

  傅殃觉得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揪起了一团肉,搓了一会儿。

  “我眼光没有那么差。”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虽然知道傅殃的眼光不差,但有句话说的好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女人想要勾搭傅殃,哼,做春秋大梦去吧。

  傅殃还在蹂躏宋九月的脸蛋,这女人看着瘦,脸上的肉却是不少,揉着软糯软糯的。

  宋九月想要将自己的脸从对方的手上摆脱出来,可傅殃偏偏不如她的意。

  “傅殃,你的手不疼么?会不会觉得有些扎手?”

  傅殃并不懂宋九月在说什么,停下了自己的手,仔细看了看,想着是不是自己手上的茧子把她的脸刮疼了,因为常年握枪,手上是有一层淡淡的茧子的。

  宋九月这个时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声音叫的销魂。

  “啊~好疼~”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想着这个女人是要干什么,正打算询问,就听到对方嘀咕了一句。

  “果然美丽的玫瑰都是带刺的。”

  说完心满意足的靠在了椅背上,傅殃的嘴角抽的更加厉害,最后低声笑了起来,笑的越来越大声,将宋九月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宋九月的脸颊贴着他的胸腔,听到里面传来的震动,嘴唇撇了撇。

  “你怎么这么可爱,可爱的戏精。”

  傅殃说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弯身亲在了她的鼻尖上。

  “今天公司来的人会很多,因为海选活动要开始了,一些人想要走后门,还有一些二三线的明星想要争取一下内定的人选,所以你先回去,免得又像刚刚那样,闹得不开心,好不好?”

  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刻意的低着头,鼻尖蹭了一下她的鼻尖,宋九月的心瞬间就化了。

  “嗯,那你早点儿回来,不能看其他的女人,看了的话,这辈子再也举不起来。”

  恶毒的女人……

  傅殃下车,似乎是不放心一般,将车窗敲了敲,看到露出来的脸,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回去洗干净等着,晚上回来给你拔刺。”

  “流氓!墨一,开车!”

  墨一的嘴角抽了抽,哆哆嗦嗦的开了汽车,害怕自家老板秋后算账。

  傅殃这是第一次被人家扬了一脸的尾气,眉毛挑了挑,想到刚刚那个女人的自导自演,眼里还是盛满了笑意。

  尽管墨一早已经练就了一身的本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但是刚刚宋小姐的那句,啊~好疼~到现在都还在折磨他的耳朵。

  宋小姐果然是变了啊,越来越语出惊人,也越来越不要那张老脸了。

  然而宋九月可不这么觉得,回了别墅后,开开心心的敲了会儿代码,然后很听话的去洗了个澡,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在镜子面前照了照。

  皮肤白皙,因为刚洗过澡的缘故,脸上泛着一丝绯红,嘴唇勾了勾,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不行了,不能再花痴了,那是自己的男人,想看什么时候都能看,在这里yy个什么劲儿。

  看到梳妆台上的身体乳,打开闻了闻,很香,开始往自己的身体上抹,反正今晚已经下定决心了,要迷死傅殃,要让他再也离不开她。

  傍晚的时候,傅殃回来了,打开客厅,只看到正在睡觉的豹子,并没有发现宋九月的身影,眉头皱了起来,起身去了楼上。

  刚打开卧室的门,一具香喷喷的身体便靠了上来,宋九月瞬间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抱住了他。

  接着嘴唇一热,他被吻了。

  傅殃低头看到面前一片白皙,眼里瞬间红了起来,这个小妖精是要干什么,故意勾引他么。

  好吧,她成功了。

  咱们的傅少非常乐意接受勾引,直接将人抱了起来,边走边吻着,宋九月一直哼哼唧唧着,两人直接倒在了大床上。

  然而宋九月一个翻身,把傅殃压在了下面。

  傅殃挑挑眉,这女人是要反了,正打算起身去抓人,结果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他扭头看过去,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手铐拷在了床头,嘴角抽了抽。

  “捆绑py?原来你喜欢这个,宋九月,放开。”

  宋九月摇摇头,将傅殃的另一只手也拷在了床头,其实傅殃还是有些期待的,但是一个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任由女人摆布,所以还是要稍微挣扎一下下。

  宋九月直接吻住了人,顺着脖子一路走下去。

  傅殃的声音瞬间就哑了,早知道就不让她这么玩火了,闷哼出声。

  “宋九月,别玩了,把我放开,咱们好好谈谈。”

  “不要。”

  宋九月哼了这么一声,继续往下吻着。

  傅殃的整个人都有些发抖,眼里已经猩红了起来,但还是绷住了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九月宝贝儿,放开我,你想玩,我陪你好好玩就是了,你这样,我会憋坏的。”

  宋九月悄悄瞥了一眼某个地方,脸上瞬间红了起来,这些都是在一本狗血里面学的,虽然剧情狗血,但是人家作者教的挺好的啊,这不,她已经无师自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