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得有点儿花招
  但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不好意思了一些,脸上羞红,颤抖着手,想要解开傅殃的皮带,“啪嗒”,皮带马上就松了……

  宋九月不小心抬头,对上傅殃那双要吃人的目光,心里抖了抖,马上将皮带又扣上了,好吧,她怂了,接下来的事情真不敢了。

  “怎么?怕了。”

  傅殃的心里在慢慢平复着,今天怕是真要被这个人折腾坏,不过看到对方一脸胆战心惊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闲适的靠在了墙上,脸上被欲望染满,声音也沙哑的不成样子。

  这要换成是其他女人,估计早就扑上去了,宋九月这么想着,发现自己还是正人君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不过对上傅殃那双挑衅的眼睛,心里又有些憋屈,牙齿一咬,将皮带又解开。

  真以为她不敢啊,什么时候怕过,哼。

  “继续啊。”

  耳朵里传来这三个字,耳旁一阵热气,宋九月的心里一抖,扭头就发现傅殃的那张俊脸就在耳旁,对方还恶劣的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手指一个哆嗦,扒下了对方的裤子……

  宋九月有些慌张的站了起来,拳头紧了紧,完了她真把傅殃的裤子扒下来了,刚刚只是手抖,现在该怎么办,穿上去?

  傅殃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想要起身将人扑倒的欲望,牙齿磨了磨。

  “继续!”

  还继续?

  宋九月似乎受到鼓舞一般,缓缓的坐了下去,最后真的一不做,二不休,将裤子直接扒了下来,丢在了一旁。

  “继续。”

  耳边又传来这两个字,宋九月惊讶的抬头,手指有些哆嗦,挨上了傅殃的胸膛,摸了起来。

  “继续……”

  傅殃低笑说了这么两个字,偏头缓缓的啃着她的锁骨。

  为了勾引傅殃,宋九月早就已经换上纱裙了,现在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被他这么一咬,心里发抖,手也发抖,最后整个人差点儿软成了一滩水。

  “宋九月,是我勾引你还是你勾引你?就这么点儿出息?”

  宋九月迷糊着眼睛,听到这个人云淡风轻的说了这么一句,有些懊恼的蹙了蹙眉,勾引不成反被撩了,牙齿一咬,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始在傅殃的身上啃着。

  傅殃的脸上有些红,淡淡的撇开了视线,身体处于爆发的边缘,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站在牢笼里,正在疯狂的挣扎。

  “好了,宝贝儿,放开我。”

  宋九月这个傻孩子,这个时候放开对方,完全就是把自己这头羔羊送进傅殃的狼嘴,但是她并没有这个认知,很听话的将手铐打开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被一压,然后就是某人的攻城略地。

  宋九月最后是带着哭腔求饶的,傅殃吃饱喝足,总算是抹嘴放开了人,把人搂进怀里,细细碎碎的吻着她汗湿的头发,最后总算是觉得不对劲儿了。

  该死的,谁教这个女人这些的……

  “宋九月!你给我说清楚!!谁教你的这些?!!”

  宋九月很累,这个时候本来就已经睡着了的,被人这么不留情的一摇,睡意瞬间去了大半。

  背过身,低头对着手指,该怎么告诉这个人,难道告诉他自己在看一本么……

  “宋九月……”

  傅殃的声音咬牙切齿,把人翻了过来,似乎她今天不说,就不会放过她一样。

  宋九月继续低头对手指。

  “我看了一本书,里面的内容就是这样的,作者还说,要想拴住男人,就得有点儿花招。”

  傅殃眼角狠狠一抽,最后哭笑不得。

  “什么书?”

  “好像叫《霸道总裁吻上瘾》……”

  宋九月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傅殃要是知道她看这种书,会不会把她宰了。

  傅殃一愣,最后躺平,努力憋住不让自己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很有文化内涵的名字,以后记得多看。”

  宋九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舒服的窝进了傅殃的怀里,不出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傅殃慢慢的将人移开,最后去了阳台,这才笑了出来,这女人真是,恨不得捏死她,可又觉得该死的可爱。

  叹了口气,想要拿出烟,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吸烟了,因为宋九月不喜欢,说吸二手烟对身体不好。

  就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月色,阳台上还是挺冷的,洛城是属于北方城市,冬天的温度很低,而且经常下雪,每年这里都会比其他城市下雪的更早。

  静静的站了一会儿,这才进了屋,在一旁等身体暖和了,才靠近了对方,将人又搂进了怀里。

  宋九月这一觉睡的无比踏实,第二一天醒来的时候,傅殃已经不在了,她摸了一下旁边的位置,已经凉了,看来那个人走了很久。

  也对,最近公司的这个海选,又加上那么多想要走后门的,恐怕盛腾最近都会很热闹。

  这么想着,伸了个懒腰后,起床洗漱,小黑这个时候已经推开了门,甩着尾巴在房间里晃悠着,最后一跃,直接跳上了床,睡了过去。

  想当年没有这个女人的时候,可是自己跟着主人睡在这张床上,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了,它已经很久都没有在这上面睡过觉了。

  宋九月洗漱完出来,看到四仰八叉睡着的小黑,脸上狠狠的一抖,有时候她真怀疑小黑是人变的,有些好笑,转身下楼,吃了点儿东西过后,进了训练室。

  她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除了训练就是敲代码,偶尔就带小黑去散散步,至于季家和上官家,敌不动她不动,敌若动,她就一阵乱动,反正表面上的和谐已经被扯掉了,谁也不用顾及谁的面子。

  宋九月现在过得很好,至少在很多人看来是这样的,但是夏冰恰好与她相反,一闭上眼就是那个恶心男人的喘息和起起伏伏的身子,她感觉自己快疯了。

  又加上看到网上说傅殃是宠妻狂魔,心里的不甘如同一把火焰,快要把她烧成灰烬。

  她现在在地狱里受尽煎熬,凭什么宋九月还高高在上的被傅殃宠着,她一个没有背景的贱女人,凭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