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他欠她一个拥抱
  两人都有些错愕,老板怎么回事?平时不会这样的啊……

  他们能够看出来,老板似乎是生气了,所以都默默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没有再说话。

  汽车直接向着医院开了过去。

  只有红莲和半死不活的夏冰还待在这里,红莲的脸色这才白了起来,低头咳出了一口血,伸出白皙的指尖擦了擦,有些刺眼,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他每走一步都很吃力,背上的伤口更是火辣辣的疼,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背应该已经被血浸湿了。

  “呲!”

  刺耳的停车声响了起来,黑色的汽车就在他的旁边停下,红莲抬头看过去,发现是湛这个死变态,脸上一白,没有说话,慢吞吞的想要移动着步子离开这里。

  “上车!!”

  湛的脸上有些愤怒,又一次看到这个人把自己整的伤痕累累的,事情又和那个宋九月有关,他真恨不得现在就一千“嘣”了宋九月。

  红莲没有理,湛开车下来,将人往车上一拉,发现对方的脸上更加白了几分,眉头蹙了起来。

  “别动,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红莲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外面飞逝过去的景物,下车后,推开了湛想要上前扶住的手。

  湛的唇瓣抿了抿,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人的狗脾气,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就静静的跟在他的身边。

  医生将红莲背上的衣服剪开的时候,湛才倒吸了一口凉气,背上到处都是伤口,有烧伤,有砸伤,青青紫紫,纵横交错,鲜红的血不停的流着,已经有些凝固了,被这么一剪开,伤口又被撕裂开来。

  红莲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额头上溢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水。

  等到医生包扎好以后,他才静静的靠在床上,脸色很苍白,整个人都有些虚弱。

  湛松了一口气后,又忍不住嘲讽了起来。

  “堂堂一个杀手之王,竟然被夏冰那样的女人抓住,你说谁会信呢?也就宋九月那样单纯的人会相信你,红莲,我真是没想到啊,为了试探一个宋九月,你连自己的命都能赌上,现在是不是很开心,宋九月为了你,可以留下来陪你一起死,呵,别做梦了,人家只是感激,感激并不是爱,在她心里,最总重要的依旧是傅殃,你秦红莲什么都不是。”

  红莲没有说话,拳头缓缓的紧了起来,湛说的没错,他确实是故意的,故意被夏冰抓住,就是想看看宋九月的反应,想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地位。

  为了这卑微的试探,他可以赌上命,反正这条命是对方给的,拿去就拿去了,没想到那个人愿意留下来。

  她……还抱了他……

  想到这,心脏的地方异常柔软,像是被一片羽毛轻轻的抚过,有些痒,嘴角淡淡的勾了一下。

  湛看到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猜不到人家是为了什么心情好,脸上更加嘲讽。

  “宋九月她是不会喜欢你的,你在她的心里没有地位,秦红莲,别自己骗自己了。”

  红莲摇摇头,他从来没有奢望过宋九月会喜欢他,只是一种陪伴,他想这辈子都静静的陪在她身边,看着她幸福,快乐就好了。

  可是以什么身份陪伴呢,所以他要这么试探一下,正好那个时候夏冰对他下手,他就干脆将计就计,就是想知道宋九月会怎么选择,会不会不顾一切来救他?

  很感动的是,她真的来了,那么不顾一切,视死如归,那个时候,他这个大老爷们竟然感动的想哭,就好像是一直见不得光的喜欢在那一刻竟然有了支撑。

  看啊,你喜欢的人这么优秀,这么重感情,她可以留在这里和你一起死,你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就这样吧,真的满足了……

  红莲静静的闭上眼睛,一颗心滚烫,想到宋九月的那个拥抱,想到她的那些眼泪,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至少那个时候的宋九月,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欠她一个拥抱,一腔热泪,以后都得换的,一辈子这么长,慢慢还吧……

  刚刚他走的时候,已经忘记了像废人一样躺着的夏冰,而夏冰这次是单独行动,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来了这里。

  直到现在,她都还在荒草堆里躺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个男人还真是狠。

  她的眼泪哗啦啦的掉着,有些后悔今天的行动了,不就是名声毁了么,她有大把的钱,有大把的时间,以后可以慢慢洗白,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变成了一个废人,下半辈子都得在床上度过,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不远处,两个人静静的站着,男人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终于忍不住问出声。

  “锦时小姐,我们不过去么?不是说她是你的姐姐么?”

  夏锦时的脸上一片平静,刚刚是看着那个男人把夏冰废了的,嘴角勾了勾,姐姐?她可没有这样的姐姐啊。

  过去的那么多年里,这个姐姐什么都喜欢和她抢,玩具,钢琴,书包,公主裙,到后来是傅殃,对方什么都想要,而且喜欢拿走最好的,留下一些她看不上的东西给自己挑。

  爸妈偏爱她,爷爷也偏爱她,都说她有心机,有手段,可是现在夏家已经完了,这个所谓的姐姐也混成了这副德性,她真是觉得大快人心。

  “我这个好姐姐可是吃人的花儿,当年要不是她,我怎么会在海上漂泊那么久,不过是嫉妒我和傅殃关系近,私下里对我下手罢了,要不是我命大被商船救了,哪里还能在国外逍遥到现在,她竟然假慈悲的为我的失踪感到难过,呵呵,真是我的好姐姐。”

  夏锦时这么说着,缓缓的走了对方,在夏冰的面前蹲了下来,看到满脸泪水的夏冰,捂嘴儿轻笑了起来。

  “好姐姐,你还记得我么?我是锦时啊,锦时回来了,你高不高兴?”

  夏冰的瞳孔一缩,她可没忘了自己当初做的事情,眼里闪过一丝惊慌。

  夏锦时缓缓起身,一脸的玩味儿。

  “姐姐,快五年了吧,洛城的变化还真是大,谁能想到那么高高在上的人,现在会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我的脚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