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她和情敌赴死
  当初夏家的人任由夏冰明里暗里欺负她,现在大家都落得这个下场,也真是活该。

  夏锦时的嘴角勾了勾,她长得和夏冰很像,但是没有夏冰那种刻意的张扬,反而是一种内敛,像是洗尽铅华一般,这种经历过大挫折,大磨难的女人,才是最不容易对付的。

  夏锦时拿出夏冰的睡衣,去浴室洗了一个澡,尽管知道夏冰现在可能已经被一床破席子扔出去了,但是她并不觉得担心,毕竟从这个人对她下手的时候,两个人的姐妹情就已经断的干干净净了。

  她毫无心理负担的用着夏冰的东西,面膜,化妆水,然后是面霜,这些护肤的过程都做了一遍,才拿着手机开始关注洛城最近的动态。

  不一会儿,有人来敲门,声音很轻,她打开一看,是跟着自己回来的男人,嘴角勾了勾。

  “季老头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男人摇摇头,很想知道这个人现在的打算,毕竟隔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回国,根基不稳,不能乱来。

  不过这个女人根本不用他担心,对方沉得住气,聪明,知道什么对她有用,也知道怎么去讨好别人,所以该担心的,是她的对手。

  “他既然什么都没说,看样子是同意你留在季家了,以后记得,当有老爷子在的时候,我的话可以不听,但一定要听他的话,不能让他觉得我在培养自己的势力,这种家族里的老人,习惯把一切都握在自己手里,容不得别人有逆反心理,我们要做的,是悄无声息的渗透,等我拿到老爷子的信任,到时候自然有办法在季家立足。”

  说着,她的视线到处转了一圈儿。

  “这个宅子看起来像是夏冰的,她恐怕是回不来了,以后你就是这里的管家,明白么,一切以老爷子的命令为大,对他的命令千万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男人静静的聆听着,等到她说完以后,恭敬的点点头。

  “锦时小姐,你放心,你的任何命令我都会照做的。”

  夏锦时满意的点点头,打了个哈欠,男人立即出去了。

  夏锦时等人走了,撑着下巴在窗台上看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家那位姐姐会被丢到什么地方,也许会被路上的野狗啃食干净,心里为对方默哀了一下。

  她并没有马上睡,而是咬牙将房间里的空调关了,等到房间里彻底冷下去以后,她才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去浴室里面结结实实的淋了个冷水澡。

  她可不觉得季礼不会怀疑自己啊,夏冰刚出事儿,自己就回来了,一切未免太巧合了一些,所以接下来她还得演戏,让那个老头子相信,自己是真的伤心。

  第二天的时候,听说自家姐姐没有救活的消息,夏锦时直接晕了过去,马上开始发高烧,医生说是忧心过度,让人多看着一点儿,小心抑郁症。

  季礼看到夏锦时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的最后一点儿疑虑也放下了,本来还觉得这个人出现恐怕是别有用心,现在看来,也许真的是巧合吧。

  夏冰就这样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之前季礼一直养着对方,甚至不惜用国外的生意来换这个外孙女,就是因为对方长相出众,要是能够被萧家的男人看着,联姻,那么季家一定会跟着水涨船高。

  可是那个外孙女自己是个不争气的,竟然接二连三的被爆出那种消息,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恼怒,甚至都有些想要放弃对方了,没想到中途又来了这么一个人,而且容貌看着,可不比小冰差,而且还比小冰干净,心里的郁气也就消了大半。

  宋九月和夏冰之间的较量,最后算是宋九月赢了,不过也算夏冰倒霉,摊上了一群那样的亲戚。

  宋九月现在还在医院,根本不知道夏冰已经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了,梦里是冲天的火光和红莲那句云淡风轻的话。

  “假如我死了,你会为我难过么?”

  宋九月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猛然睁开眼睛,发现傅殃静静的趴在旁边,心里一抖,伸手想要摸摸他的脑袋。

  傅殃可能是听到动静了,马上清醒过来,就趴在床上,眼神有些委屈的看着她。

  宋九月被对方看到莫名其妙,心里瞬间就化了,这样的傅殃,很可爱,她感觉自己和这个人又经历了一番生离死别。

  傅殃拉过她的手,放到嘴上亲了亲,然后扭头不再看她。

  宋九月觉得有些奇怪,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可是仔细回忆了一遍,似乎并没有啊。

  “傅殃,你怎么了?”

  傅殃的眼里暗沉了下去,自己的女人要和情敌一起赴死,他心情能够好就奇怪了,懒得搭理这个人,看来对方还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宋九月这才像是猛然醒悟一般,自己差点儿和红莲一起赴死了,这个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

  “傅殃,我只是……红莲她在我的心里是亲人,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何况她还是因为我被抓,要是死了,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傅殃是后脑勺对着宋九月的,明显还在生闷气,但是想到宋九月现在的伤,心里又有些舍不得。

  对这个人也有些恨铁不成钢,做事真是不过脑子,红莲是谁,杀手之王,这世界上什么危险的地方他没有去过,怎么可能栽在夏冰的手里,除非对方是自愿的。

  想到这里,一阵的火气。

  “傅殃,你别生气了好么……假如我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你也不会喜欢我对不对?今天换做是你,或者是傅家的其他人,又或者是亦白哥,只要对我来说是亲人一般的存在,我都会陪着的。”

  傅殃缓缓的自立起身子,将宋九月搂进怀里,虽然知道那个男人是故意的,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能大剌剌的告诉对方这个事实吧,多伤她的心。

  宋九月的心纯净的像是琉璃,没有被任何东西污染,不管在怎样的环境,她都能保持柔软,这样的人,没有几个人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