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所有东西都是你以为
  所以红莲的心情他能够理解,也给予情敌足够的尊重,但如果对方真的要对宋九月出手,他不会客气半分。

  “好了,你身上还有伤,好好休息。”

  傅殃起身,将床上的枕头理了理,把床调高了一些,秋姨带来的粥还放在桌上,这人既然醒了,就该把粥喝了。

  宋九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救的,偷偷看了一眼傅殃,很想问红莲怎么样了,但是直觉告诉她,傅殃似乎不喜欢红莲。

  傅殃拿着碗,看到宋九月欲言又止,眼里闪了闪。

  “他没事,命挺大。”

  这样都不死……

  哼……

  宋九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眼尾缓缓的勾了起来,张嘴喝下傅殃喂来的粥。

  傅殃的动作很温柔,宋九月也知道他这些天很忙,吃完后假装休息,让他去忙自己的。

  等人走了,她才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的看着天花板,听到病房门口传来的响声,抬头看了过去,竟然是很久不见的江影和江孽。

  “宋九月,你怎么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江影还没有开口,江孽倒是说话了,手里拿着自己特意装来的糖,走到她面前后,抬手喂了一颗。

  这孩子……

  宋九月的嘴里很甜,一直甜到了心里,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不管是江孽还是锦辰,这两个孩子都很可爱,以前不怎么喜欢孩子的她,竟然开始期待了起来。

  江影在一旁坐下,看到宋九月气色还行,总算是松了口气。

  “夏冰早就该死了,我们以前就该让她下地狱的,真是祸害遗千年。”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她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夏冰应该已经死了,虽然之前的季家帮着夏冰,但是失去价值的夏冰,只有死路一条。

  “她已经是过去式了,夏冰的下场,不会比谁好。”

  江影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她看不惯夏冰很久了,那人造的孽太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宋九月看到在一旁乖巧坐着的江孽,突然想起两个大人之间的事情。

  “别说我了,我这条命硬的很,没有谁可以轻易的拿去,倒是你和盛琅,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两个人就这么耗着?”

  江影的嘴唇抿了抿,看了旁边的江孽一眼,其实她看得出来,江孽是很喜欢盛琅的,但是两个人之间有这么多的东西隔着,还能回到最初的时候吗?两个家族之间的仇恨,她根本跨不过去。

  “江影,你好好想想吧,江孽这孩子虽然听话,但你总不能因为他听话,就忘了他是个孩子的事实。”

  江影点点头,又坐在这里陪了一会儿,等到中午的时候,才拉着江孽离开。

  江孽有些舍不得,看了宋九月一眼,郑重其事的开口。

  “宋九月,你以后是要嫁给我的,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长大了,就来娶你。”

  宋九月浑身一抖,脸上有些哭笑不得,又想起第一次见到江孽时候的场景,小小年纪,毛都没有长齐,就混迹于声色场所,嘴角扯了扯,也幸亏傅殃不在这里,否则非得把对方的屁股打开花不可。

  江影有些好笑的关上了病房门,拉着江孽进了电梯,这孩子撩妹的本事倒是不小。

  两人是走路过来的,没有开车。

  江孽的小手被江影牵着,扭头看到橱窗里的人,眼里一亮,将江影拉进了店里。

  “妈妈,我想要吃冰激凌。”

  对于江孽的要求,江影从来都不会拒绝,拍了拍他的脑袋,让他去座位上等着,而自己则去排队买冰激凌。

  她的脸上戴了口罩,捂得严实,周围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她用托盘装好东西,转身去座位上的时候,手中的东西差点儿掉了下去,因为江孽正坐在盛琅的身边,盛琅的对面还有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

  “妈妈,快过来。”

  江孽这么喊了一句,招招手,一双眼睛悄悄的看向了对面妖娆的女人,对方一身得体的西装,身材凹凸有致,大波浪卷发松松挽起,有几缕散漫的垂在耳旁。

  江影的眉头蹙了一下,知道江孽这小子恐怕是看到盛琅在这里面,才决定来吃冰激凌的,走过去将托盘放在桌上,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盛琅。

  “谈谈?”

  盛琅的脸上有些苍白,可以看出来,应该是瘦了十几斤,虽然依旧帅气,但是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他伸手在江孽的脑袋上摸了摸,眼底温柔。

  “刘小姐,合同的事情改天再谈吧。”

  被叫作刘小姐的女人起身点点头,淡淡的看了这一家三口,这才拿着文件离开了这里,而江影坐到了她的位置,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盛琅,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

  盛琅没有看江影,这个人还真是绝情,带着孩子躲了他这么久,现在竟然问他怎么想的,要不是江孽主动跑过来,她是不是打算躲自己一辈子。

  “什么怎么想的,江影,我从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说,你自作主张的将孩子带走,现在来咄咄逼人的问我怎么想的,我问你,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江影的眉头蹙了起来,两个人的家庭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还能毫无芥蒂的在一起么?

  “我……”

  江孽将一盒冰激凌推给了她,抬头一笑,露出白牙。

  江影的心瞬间软了下来,拿出勺子吃了一口。

  盛琅的手从桌底下穿过,将她的手握在了手里,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静静的把她盯着。

  那样的目光像是黑洞一样,把她紧紧的吸住,根本移不开分毫,只能狼狈的败下阵来。

  “盛琅,我……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你,从始至终,你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是你的家人对不起我,我却迁怒到你的身上,我让盛家变成那个样子,我以为你肯定会恨我,所以才……”

  “才带着江孽躲着我?我说过自己恨你么?江影,你一直都是这样,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以为。”

  江影无话可说,眼眶瞬间就红了,眼里已经含了一泡泪,这个臭男人,以前都没有这么凶过她。

  “啪嗒。”

  眼泪掉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