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傅殃是我年少的执念
  当着孩子的面这么对她,根本不给她面子,江影的鼻头发酸,抬起袖子擦了一下桌上的眼泪。

  “小孽,你看你妈妈哭着的样子也很美呢。”

  盛琅摸了一下江孽的头,缓缓的这么说道。

  江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一大一小的表情看起来真是像极了。

  江影瞬间破涕为笑。

  出店门口的时候,她牵着江孽的手,上了盛琅停在外面的车,期间给宋九月发了一条短信。

  宋九月收到消息,眼里闪了闪,想着这两个人总算是不别扭了,想要起身下床,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还疼的厉害,脸色一白,又躺回了床上。

  从醒来她就没有怎么动,还以为自己受的是轻伤,现在看来,得养一个星期才行,不过这医院她是待不下去了。

  下午的时候,让傅殃过来办了出院手续,想要回家好好待着,傅殃什么都由着她,也就没有拒绝。

  因为宋九月在家,傅殃就把所有的文件都拿到卧室处理,开会也是视频,好几天都没有去公司,就怕这个女人不安分,不小心又把伤口撕开。

  直到一周以后,宋九月的伤完全好了,傅殃才算是松了口气,压着人结结实实的做了一场运动,才心满意足的去了公司。

  这期间苏小小倒是打了几次电话过来,说是国外有帅哥在追她。

  宋九月犹豫了一会儿,才试探的问对方要不要试试。

  “宋九月,我妈妈肝癌晚期,以后我都得待在洛城,好好的陪着她,不可能嫁到国外的。”

  听到苏小小这么说,宋九月才知道原来上次来牢房的那个阿姨竟然病得这么严重,她当时觉得对方脸色不对劲儿,但没想到竟然是肝癌,现在的医学上,对肝癌束手无策,这是死亡率百分之百的癌症,更何况是晚期。

  挂了电话后,她把喻初原叫了过来。

  “喻初原,肝癌晚期还有救么?患者在洛城的大医院诊断过,说是只能活半年,这种情况,如果是你,能不能救回来?”

  喻初原的眉头蹙了蹙,国际上的很多医术天才都做过肝癌方面的研究,不过效果甚微,而他主攻并不是这一块的,他是主刀,手术上的任何事情都能解决,但肝癌……

  “宋小姐,或许周老先生可以试试,周老先生这几年已经闲下来了,不过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里,他现在又离开了医院,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周老先生最擅长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虽然他没有着手研究肝癌,但只要给他时间,成功的几率很大,不过……”

  喻初原说到这时,犹豫了,周老先生是谁啊,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天王老子都拿他没办法,平时谁的面子都不给,怎么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就去研究这个东西呢。

  宋九月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但是眼看着只有半年时间了,不管怎样,只要遇上了,一定要争取一下。

  喻初原离开后,她起身去了盛腾,发现盛腾依旧很热闹,海选的报名活动已经开始了,顶层办公室里的每个人都忙得跟陀螺一样。

  宋九月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次的海选活动会迎来一个女人,手段比夏冰高了不知道几个等级。

  夏锦时在季家演够了戏,开始得到季礼的信任后,目光瞄向了这一次的海选活动。

  说起来,她和傅殃已经五年没见过面了,现在人家的身边有了宋九月,似乎也没有见面的理由,只能慢慢渗透进对方的生活。

  “锦时,你接下来怎么打算?”

  季礼喝了一口茶,对这个外孙女显然很满意,季家的女儿家本来就少,而这个的容貌不比任何人差,看着乖巧,比小冰有价值多了。

  “外公,现在夏家的名声已经臭了,我要是再顶着这个姓氏,别人很容易就能猜到我和夏家的关系,一定会带着有色眼镜看我的,所以我不能姓夏,我姓季,叫季锦时,外公,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能仰仗的可只有你了。”

  季礼的眼里闪过一丝满意,这个丫头能够依附的只有他一个,所以更会是最听话的那个,毕竟这洛城可是吃人不吐骨头啊,对方应该明白,现在失去季家这顶保护伞,她什么也不是,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

  “姓季就姓季吧,你本来就是我季家的人,我看盛腾最近的海选活动,你倒是可以去试试。”

  夏锦时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只要通过海选,她就能顺利进入盛腾,离傅殃更近,离傅家也更近。

  “外公,我正有这个想法,所以我已经在网上报名了。”

  季礼点点头,更加满意了,这丫头好掌控,又聪明,做事不鲁莽,看着沉稳,只要能够遇上萧家的人,肯定是最有希望嫁进萧家的一个。

  “那就好,你做事儿外公放心。”

  季礼说着,离开了这里,客厅里转眼就只剩下一个夏锦时。

  不一会儿后,那个男人走了过来,静静的坐在她的旁边,眼里有些郁卒。

  “你心里还放不下那个傅殃,这次回来是不是打算把他抢过来,夏锦时,你不是说已经不在乎他了么?”

  男人的声音里隐隐的有些怒气,脸上如同酝酿着暴风雨一般,看着可怕极了。

  “从现在开始,我叫季锦时,夏家已经没了,我何必顶着这个让人厌恶的姓氏,辛,你说过会作为仆人在我身边待五年,我做的任何事情,你都不能质问。”

  被叫做辛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愤怒,正待发作,怀里却突然多了一个娇软的身体。

  “你也知道我这些年不容易,小时候被姐姐压着,在家就是小透明,后来在国外挣扎着求生,好不容易才回来洛城,辛,我不会为了任何人,放弃我的目标,我希望你早点看清这一点,傅殃他是我年少的执念,得不到,会成为我的心魔。”

  被叫做辛的男人伸出指尖,缓缓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得不到傅殃会有心魔,那他算什么?

  手指缓缓收紧,看到女人无畏的眼神,突然狠狠吻了下去,两个人很快就纠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