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让人捉摸不透
  他的手正打算褪下对方的衣服时,却被她拦住了,她的眼里一片清明,似乎从始至终,沉沦的只有他一个。

  “点到为止。”

  季锦时说了这么一句,伸出指尖淡淡的抹了一下自己的唇,乖巧的面庞突然妖娆了起来。

  是了,两个人可以接吻,可以同床共枕,但最后一步,她不会允许的,他们是战友,是同伴,可以有亲密的举动,但最后一步,她始终不允许他进行下去。

  这个女人清醒理智的可怕。

  辛将人抱了过来,压在沙发上,看到对方脸上的羞红和魅色,挫败的厉害,抬手将对方的衣服撩开,扯下了她头上的皮筋,凌乱优雅的长发瞬间倾斜下来,白皙的身体,黑脸的卷发,她美的像是人鱼。

  静静的在她浑身上下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起身。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季锦时小姐,我永远都听你的。”

  季锦时的嘴唇抿了抿,起身将手臂张开。

  “帮我把衣服穿上。”

  男人的眼里突然绽放一抹光彩,伸手从她的脸颊一路向下滑去,弯身将他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的重新穿上。

  两个人这段扭曲的关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

  季锦时已经在网上报了名,只等海选一开场,她会去比赛,这次的第一名,非她莫属。

  宋九月并不知道这个人已经回来了,在所有人的心里,夏锦时应该死了才对,毕竟都失踪这么些年了,谁能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

  她以前听别人提起过夏冰的这个妹妹,听说很漂亮,至于性格,并不清楚,只知道对方和傅殃的关系似乎很不错,比起夏冰,更加亲近。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接下来似乎都没有她什么事儿,给红莲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没有接,倒是那个湛接的,给了她两个字。

  ——滚蛋。

  切,谁稀罕。

  她将手机放进兜里,听说海选明天就开始,最近她一直都在网上关注海选的消息,不过在看到热门上的一条动态时,眼睛顿了一下。

  那个女人的侧面很美,静静的拿着报名的册子站在那里,她和别人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网友们也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纷纷称赞对方是最美民间女神。

  不过宋九月和别人关注的点不一样,这个女人长得和夏冰有几分像,却并不是夏冰,难道是夏家的其他人?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太多了,周老先生不就说过,她自己也和某个人长得很像么,稍微留意了一下,也就没有再管。

  但是海选还没有开始,这个女人就火了一把,马上就有了粉丝基础,果然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啊。

  傅殃作为顶级boss,是没有精力去关注什么海选的,只有墨一在一旁欲言又止。

  “什么事?”

  他放下手里审核的文件,看了这个人一眼。

  “老板,我好像看到夏锦时小姐了,就在海选的名单里,不过上面写的是,季锦时。”

  傅殃的手一顿,没有说话,眉头轻微的蹙了一下。

  “老板,夏锦时小姐以前和你可是……那种关系啊……”

  墨一嗫嚅着说了这么一句,要说从小到大能够待在老板身边异性,除了傅家的女人和宋小姐外,就只有这位夏小姐了,况且那人的眼睛长得有几分像宋小姐,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老板是把宋小姐当成是替身了。

  现在人回来了,而且还要进入盛腾,老板打算怎么办?

  “你说谁?”

  傅殃蹙眉这么问了一句,将手边的文件拿了起来,漫不经心的在上面签了名字以后,抬眼看着墨一。

  “就是夏锦时小姐,她回来了。”

  “不认识。”

  将文件批改完,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起身拿过一旁的外套,打算下班回家,这公司待着真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宋九月那女人整天在外面疯,也不说来陪陪他。

  墨一的嘴角抽了抽,不认识……

  当初夏小姐不是为老板挡了那么多伤害么?最后一次失踪,似乎也是为了救老板来着,这人怎么会不认识呢,装。

  “墨一,多注意一下宋九月,海选过后,一年一次的阅兵仪式就要开始了,到时整个傅家都会很忙,我怕上官家和季家会出手。”

  一说到正事,墨一脸上的表情立马严肃了起来。

  “老板你放心。”

  傅殃点点头,将外套穿在身上后,出了办公室,在一楼的某个位置,总算发现了对某个明星正笑得一脸荡漾的宋九月,嘴角狠狠一抽。

  宋九月本来正欣赏的来劲儿,后脑勺的领子被人拎了起来,脚尖差点儿够不着地,扭头看过去,傅殃正满脸的风暴,她马上收了脸上的表情。

  “很好看?”

  傅殃的声音阴森森的,视线瞄了一眼那边正在摆拍的男明星。

  宋九月摇摇头,刚刚只是觉得对方长得真的很大众情人,这才没忍住在心里yy了一下,可是被这男人抓了个正着。

  “傅殃,你听我解释。”

  宋九月被提溜着领子,够不着地,身子动了两下,想要往傅殃的怀里扑也不行,只能生无可恋的被对方提进了车里。

  一扔,关车门,一气呵成。

  她揉了揉发疼的屁股,马上窝进了他的怀里。

  “傅殃,别人和你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你呢,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处众人中,似珠玉在砾石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傅殃心里的郁气瞬间消了大半,虽然这话酸了些,但很得他心,伸手捏捏她的脸,嘴角勾了勾。

  “墨一,回傅家。”

  说着,他看了一眼宋九月。

  “今晚就在那边歇着,阅兵仪式要开始了,这些活动一直是由爷爷和爸管的,是整个国家的颜面,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要仔仔细细的商量这件事,最近会很忙,我怕其他家族的人忍不住动手,你要小心一点。”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脸上的笑意缓缓收了起来。

  阅兵仪式有多重要,只要是这个国家的人应该都知道,到时候国外的总统和元首都会过来,是不能出一丝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