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七章 老板又上热门了
  如果别人要动手,这是最好的机会,而且公司海选的事情轮不到傅殃去操心,毕竟盛腾那么多高层,他就算离开个一年半载,盛腾也不会怎么样,但是这阅兵的事儿,只要他是傅家人,就难免会开始忙起来。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汽车一路驶到了傅家,进了客厅,才发现傅宸还在,看来也是因为阅兵仪式要举行了,留在傅家商量细节。

  晚上吃了饭,四个男人就进了书房。

  老爷子的手指淡淡的指着洛城某些地方的守卫,每到这个时间段,洛城是最乱的,因为世界各国的人都会派出使的官员过来,要是在洛城出了事儿,恐怕会算在老爷子的头上。

  “小宸,这几个地方是要格外注意,国外官员住的地方要仔细一点儿,不能混进其他的闲杂人等。”

  傅宸点点头,抱着手看了看洛城的地图,这次的阅兵仪式和国家生日刚好重叠在一起,更是盛大,所以一点儿都含糊不得。

  几个男人这么一商量,直接商量到凌晨三点。

  宋九月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褪自己的睡裙,睁开眼睛一看,不是傅殃那只禽兽又是谁,正打算开口训斥对方。

  结果这一开口倒好,对方马上寻了机会纠缠住她的舌头,她推拒不了,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这都几点了,这人发情能不能看看时间。

  但是傅殃显然没有时间观念,吃饱后,餍足的搂着人睡了过去,像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嘴角勾着轻微的弧度。

  再醒来的时候,宋九月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九点了,门外有保姆在敲门,大概是饭已经好了,该下去吃饭了。

  毕竟是在傅家,她马上起床,正打算下床,腰上就多了一双手,傅殃的头贴着她的背,声音沙哑。

  “再睡会儿,别管他们。”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将他的手掰开,弯身揉了揉他的脸。

  “起床了,我先洗漱,你马上换衣服。”

  傅殃含糊的答应了一句,眉眼依旧安静的闭着。

  宋九月洗漱出来,看到依旧睡的熟的人,气的鼻子一歪,总不能让下面那么多人等他们两个吧。

  “傅殃,起床了。”

  “嗯。”

  傅殃翻了个身,堂堂傅少这个时候有些耍无赖了,嘴里答应着“嗯”,身体却没有动一下。

  宋九月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先下楼,刚走到楼梯口,果然看到大家都已经在桌上了,席间还有几个她不认识的外人,看来应该是老爷子的晚辈,可能是来商量阅兵的事的。

  “傅殃呢?”

  老爷子已经有些生气了,连小殃都不叫了,直接是傅殃。

  宋九月的腿还在发酸,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让这么多人等着,嘴一快,傅殃的一世英名被毁了个干净。

  “傅殃他在床上硬不起来。”

  说了这么一句,坐到了季栖梧的旁边。

  席上的众人狠狠一抖,老爷子也惊愕了一下,手指僵硬,难怪自家孙子和九月这丫头在一起这么久了,连孩子的苗头都没有,原来是这样……

  瞬间就心软了,九月丫头也是,这么羞耻的事情私下里说不就好了么,偏偏要这么大剌剌的讲出来,这不是把小殃的隐疾都抖出去了么……

  傅宸也浑身一震,本来以为自家弟弟应该是一夜七次郎,没想到竟然连一次也举不起来,瞬间有些同情对方,难怪那孩子这些年跟长了逆骨一样,原来是有心事。

  宋九月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什么不对,等到早饭结束了,席间的几个客人走了,季栖梧才走了过来。

  “真没想到傅殃年纪轻轻还有这种隐疾,你也别太伤心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肯定能治好的。”

  宋九月有些云里雾里,傅殃怎么了?傅殃身体很好啊。

  老爷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脸上很严肃,傅家就这么两个孙子,其中一个竟然还出了这种情况,严肃的拍了拍旁边的沙发。

  “九月丫头,你坐下,说说小殃是怎么回事,硬不起来是真的么?”

  这个硬不起来和那个硬不起来可是有很大区别的,这可关系到男人尊严啊。

  但是宋九月这个人吧,在大事上不含糊,反而在小事上有犯迷糊的时候,比如现在,见到老爷子这么严肃,知道事情是大条了,老爷子怕是真的生气了。

  “傅爷爷,他硬不起来是真的,但是这其中是有原因的,你也不要责怪他了。”

  她想说的原因是傅殃最近太累了什么的,但老爷子听来又是另一番味道了,叹了口气。

  “我怎么会责备他,那孩子不肯告诉我们,这些年肯定不好受,算了算了,我们就当不知道就好了,以后总有办法的。”

  从来不赖床的傅少,这么一赖床就多了一个硬不起来的标签,可谓是悲惨。

  等傅殃穿好外套下楼的时候,总感觉大家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儿,眉头皱了皱。

  “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都没有说话,目光里都是同情,傅殃完全摸不着头脑,吃完饭和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些事儿,打算带着宋九月回去的时候,被老爷子叫住了。

  “小殃,孩子的事情急不来,爷爷也不怪你。”

  傅殃眉头狠狠一皱,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老爷子怎么突然扯到孩子的事情上了。

  “爷爷,我……”

  “爷爷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

  这对话莫名其妙,傅殃转身下楼,将沙发上的罪魁祸首提溜起来,两个人出了傅家老宅,他还是觉得大家的目光都很微妙。

  “宋九月,今早上有发生什么事么?”

  “没有啊。”

  宋九月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毫不愧疚的这么说了一句。

  汽车先去了别墅,等她下车了,傅殃才摇下玻璃。

  “最近听话一点儿。”

  宋九月笑眯眯的点头,转身就进了别墅。

  等到傅殃去了公司,墨一有些猥琐的靠近了他,低咳了一声。

  “老板,你硬不起来的消息已经上微博热门了。”

  傅殃眉头狠狠一皱,什么硬不起来?他只当墨一在说笑,但是墨一又猥猥琐琐的靠近了他。

  “老板,真上热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