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打不得,骂不得
  傅殃扭头看了这个人一眼,拿出手机翻出了微博,很好,热门第一的标题是,震惊!傅少竟然硬不起来!

  这洛城还有几个人敢叫傅少的?

  傅殃的眉头蹙了一下,点进去后,发现网友们已经在大肆评论起来了。

  ……

  以前大家都不敢在傅殃的微博下面随便评论,毕竟这位的身份非同小可,要是一不小心被人肉,那可是哭都哭不出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大家都在调侃,一些手痒的人也忍不住了。

  “不就是硬不起来么?傅少别哭,咱们男子汉大丈夫,有事业就够了。”

  “原来有钱也不是万能的啊,哎,同情。”

  “哥们儿,我们知道你的压力很大,但是人生不只有女人,我们可以清心寡欲一辈子。”

  傅殃的微博已经完全沦陷了,越看评论,他的脸就越黑,最后“啪”的一声,手机直接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谁说我硬不起来的?”

  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很可怕了,似乎只要墨一将这个人说出来,他就要把对方煲汤一样。

  “宋小姐……”

  傅殃本来僵硬的身体缓缓的放松了下去,原来是宋九月啊,难不成自己昨晚把她惹恼了?嘴角勾了勾,不计较了。

  “罚她一个月不许吃酸奶,墨一,回去把家里的酸奶都扔了,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墨一的嘴角狠狠一抽,还以为这个人要回去把宋小姐打一顿呢,原来只是扣掉酸奶这么简单,叹了口气,老板这辈子算是栽在宋小姐的手里了。

  宋九月也是在看到网上的消息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心里一抖,捏着小黑的爪子一个用力,没控制好力道,差点儿被小黑的尾巴扇了耳光。

  怎么办……

  傅殃今晚会宰了她吧……

  绞尽脑汁的想着这件事要怎么解决,回头的时候发现墨一已经走进来了,将冰箱里的酸奶通通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墨一,你这是……”

  “老板说宋小姐你恶意中伤她,罚你一个月不许吃酸奶。”

  宋九月眼里一亮,原来只是不让吃酸奶啊,嘴角勾了勾,瞬间松了口气。

  “丢吧丢吧。”

  墨一按规矩办事儿,果然把酸奶丢的干干净净,宋九月彻底的放下心,该吃吃,该喝喝。

  等到晚上的时候,直接被人掳上了楼,从浴室到床,再到阳台,她都快把对方的背抓烂了,然后男人就是不肯放过她。

  宋九月哭的嗓子都哑了,傅殃抬手捏住她的下巴。

  “真以为我不和你计较呢,宋九月,还敢不敢乱说话了?”

  宋九月哭的抽抽噎噎的,这个混蛋,原来之前让墨一扣酸奶只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为了不让她逃跑,这个禽兽。

  “问你话,还敢不敢?嗯?”

  宋九月伸出指尖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扭头不看这个人,哭的鼻头发红,粉色的唇微微嘟着。

  傅殃心里一软,眼神认真的盯着对方,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眼睛,将人小心翼翼的搂了过来。

  “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吃你了。”

  宋九月气闷的背对着他,听到他说这句话,心里一动,虽然腿还在发抖,但心里的气还是散了大半,缓缓的往后退去,窝进他的怀里,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傅殃早早的就被召去了傅家,刚进客厅就发现,客厅里的气氛很严肃,特别是老爷子。

  “怎么了?爷爷,是布置方面出了什么问题么?”

  阅兵仪式马上要举行,每一个细节大家都是商量好的,难道是出什么问题了么?

  “小殃,你奶奶的遗体有消息了……”

  傅将生沙哑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当年那个人是和庄鸿的妻儿一起被抓去的,只是她的遗体失踪了,而庄鸿下令轰炸那片地盘,放弃了自己的亲人。

  傅殃的眉头狠狠一皱,其实这些年他知道爷爷一直都在找奶奶的下落,但是遗体落到那群人手里,恐怕……

  他进那个神秘的地方,也只是为了帮助爷爷找奶奶而已。

  “爷爷,消息确定么?”

  傅将生点点头,拿出了一枚锈迹斑斑的戒指,手指发抖的将它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我们订婚时送给她的,我托国外的朋友一直在那片区域找她,最近他让人寄回来这个,说是有下落了,你奶奶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坏事,她的遗体不能被那群人糟蹋了……”

  傅殃的拳头紧了紧,那群人是国际上有着变态爱好的人,有人喜欢偷遗体,有人喜欢和死人交合,有人喜欢玩弄小孩子,这群臭味相投的人聚集在一起,不止一次犯事儿,几乎是整个国际上的犯人。

  但是对方太强大了,好几个强国都组织过军队去对付,然而没用,他们狡猾的像是狐狸,情报网更是遍布整个国际,警察往往扑空。

  不仅如此,去抓捕的人甚至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有的被活活扒皮做成沙发,有的被做成雕像,死相都很惨烈,久而久之,对抗的警察也被称为敢死队,每一个加入敢死队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而和这群人相反的,是傅殃所在的这个神秘的地方,也是国家暗地里培养的神秘组织,暗夜之剑,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国际上的精英,专门为国家或者为联盟国做事,当然,所做的事自然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当初加入的初衷,就是想与那群人正面对抗,如果奶奶的遗体真的被他们盗走了,那么这么多年,也该还回来了。

  “小殃,这里的阅兵仪式交给你们,爷爷把一切都已经布置好了,下午我就要出国,去那个地方看看。”

  傅殃缓缓的坐下,之前并不清楚爷爷和奶奶之间的纠葛,一直以为爷爷是因为联姻才和奶奶在一起的,后来明白后,他才知道这个老人藏在心里的深情。

  这么多年,他一直把有奶奶照片的怀表放在身上,现在听到那边的老友传来消息,又怎么可能不激动。

  “爷爷,阅兵仪式马上要开始了,你还要留下来主持大局呢,不能去,我待会儿出发,去那里看看,一定把真相调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