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
  旁边的傅宸也开始附和,毕竟老爷子的身体才刚恢复,那群人可是令整个国际都闻风丧胆啊,手段狠辣,对谁都不会手下留情,尤其是痛恨部队里待过的人,他们没有任何原则,杀戮似乎就是信仰。

  老爷子去,谁能放心。

  “爷爷,你让小殃去吧,一定安安全全的把奶奶的遗体带回来。”

  当年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毕竟奶奶走得太早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遗体被偷,老爷子估计是很奔溃的。

  傅殃的眼神有些鉴定。

  “爷爷,这次的阅兵仪式,我猜上官家和季家会忍不住动手,你在这个位置坐了这么多年,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这个阅兵了,你不能去,现在那边还在打战,病毒肆意,我们怎么可能放心你过去。”

  非洲那边的国家是最乱的,年年都在打战,经济落后,医疗条件更是不好,那里信奉什么自然天神,有病只要跳段大神就好了。

  “爷爷,我待会儿就出发,你别担心了,假如奶奶的遗体真的在那里,一定会带回来的。”

  傅殃的脸上有着不容拒绝,傅将生一看两个孙子都这么阻止自己,脸上平静了下去。

  “小殃……要不算了吧,这么多年了,要是你过去出了什么事,你奶奶恐怕也不会心安的。”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如果他不去,爷爷肯定会私下里悄悄过去的,叹了口气,他加入那个神秘的地方,就是为了离那个恐怖组织更近一些,进而打听到奶奶遗体的下落,不然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爷爷,你什么都别想,好好准备阅兵。”

  他说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背,宋九月这个女人昨晚下手有些狠啊,他的背到现在还在疼,嘴角抽了抽,拿出手机打了电话回去。

  宋九月这个时候还没有起床,接到傅殃的电话,嘟囔了一声,翻身继续睡。

  但是电话铃声一直在响,不得已,她拿过来一看,发现是干了坏事儿后跑了的傅殃,嘴角撇了撇,按了接听键。

  傅殃这个时候正站在直升机下面,因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得先告诉这个人一声。

  “宋九月,起床了么?”

  “嗯,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自觉的,那声老公脱口而出,宋九月的脸红了一下,她刚刚只是在心里这么想,没想到这下直接说出来了。

  “乖乖在家等我,我有点儿事去国外一趟,公司的事情有墨一,你负责在家好好待着,过几天可以去看阅兵仪式,这次很盛大,那天的洛城应该很热闹,不过要记得,小心一点。”

  傅殃难得婆婆妈妈了起来,宋九月脸上的笑缓缓耷拉了下去,这人每次出去,她都会提心吊胆一阵,大概是从来没有和对方分开过太久,他每一次说要消失一阵,她的心里都会一个“咯噔”。

  “我知道了,你早点回来,要是有条件,一天一个电话。”

  傅殃正打算说话,看到旁边人的手势,知道该登机了,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好好待着,老公给你抓只宠物回来。”

  宋九月的眼里一亮,心情瞬间好了一些,宠物?是不是像小黑这样霸气的,语气也轻快了起来。

  “我知道了。”

  傅殃这才上了飞机。

  宋九月挂了电话后,看了旁边的小黑一眼,去训练室训练了一会儿后,洗澡换衣服去了盛腾。

  ……

  海选活动已经开始一天了,她今天要去凑个热闹。

  现场是一个很大的大厅,每天淘汰的至少有一千人,又加上全国各地都在举行这样的活动,有些人甚至连登台的机会都没有。

  她找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坐了下来,洛城的海选地点在一个体育馆,周围都是媒体和记者,毕竟是盛腾举行的活动,受关注的程度自然不用说。

  她将帽子和口罩带上,坐到了评委旁边去,这些评委都是盛腾里的金牌经纪人,一个艺人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能够很快的看出这个人未来的星途,所以海选进行的很快,有的刚开口说话就被淘汰了,过程可谓是残酷。

  几个评委看到她来,都想给她让位置,废话啊,盛腾谁不知道这位祖宗啊,那可是老板捧在心尖尖上的人,他们要是不捧着,估计只有提头去见老板了。

  宋九月摇摇头,这几位经纪人在娱乐圈里都是很有名气的,带过不少大牌明星,能够在海选上就用这样的人来坐镇,盛腾真的算大手笔了。

  她到评委这个地方来,只是因为这里视野好,不过周围媒体很多,毕竟这是在电视上要播出的,她又不想被人认出来,只能戴了口罩。

  刚坐了没一会儿,她就看到那个女人了,和夏冰有几分像,但是比夏冰更有气质,她像是一首婉约的诗词,静静的站在那里,也如同一柄出鞘的宝剑,当她演戏的时候,是那样的耀眼和流畅,毫无疑问,直接晋级。

  眉头皱了皱,那个女人最后往她这里看了一眼,虽然那个眼神没有什么深意,但是她莫名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活动还在慢慢进行着,她拿出手机给墨一打了个电话。

  “10号季锦时是季家人么?”

  墨一一愣,原来宋小姐看到夏锦时小姐了啊,虽然对方改了名字,但是认识对方的都知道,她就是五年前消失的夏锦时。

  “宋小姐,她以前叫夏锦时,是夏冰的妹妹,本来消失五年的人,这次突然回国了,你是要淘汰她么?”

  突然消失五年的人回国,一来就参加盛腾的海选活动,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难道又是傅殃的烂桃花,嘴角勾了勾,语气漫不经心。

  “不用,假如她能拿第一,就让她留下来吧,与其让她在其他地方想着怎么对付我,还不如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

  宋九月突然想起来了,夏冰曾经说过,自己的眼睛和她妹妹有些像,那个时候对方在暗示她,她只是夏锦时的替代品,将电话放进兜里,眼里深深浅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