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八十章 有些人眼红了
  这个人要是没有其他的想法,她不会怎么样,但是这么悄无声息回国的女人,连姓都换了,怎么可能没有其他的想法呢,从夏锦时到季锦时,无一不在在昭示着这个女人的野心。

  接下来的时间,宋九月都在关注对方,海选活动只举办五天,没有其他的复试,只要得分最高,就是此次的第一名。

  不过盛腾在全国设了十个海选地点,每个海选的地点都会选出一个第一名,最后前来洛城参加为期一个月的训练,然后角逐出总赛区第一。

  盛腾每年这样的活动,效率都是最快的,培养出来的金牌经纪人被称为是火眼金睛,能够几眼就看出一个人的发展前途,所以往往每个人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对方就能给出自己心目中的分数。

  毫无疑问,季锦时是洛城赛区的第一名,只要其他赛区的第一名来到这里,大家进行特训后,就会知道谁会成为全国赛区的第一了。

  但是宋九月看出来了,季锦时成为总冠军的把握是百分之百的,对方不怯场,对于主持人的为难也能巧妙的解围,对于给定的剧本能够马上入戏,这样的人,无疑是最适合娱乐圈的。

  这个女人,强大,让人捉摸不透……

  她看着网上的消息,将电脑缓缓的合上,刚好傅殃打了电话过来,眼里一亮,靠在沙发上接了起来。

  “我这里没事,你要早点儿回来,嗯,明天就是阅兵仪式,我会出去看的,想你么么哒。”

  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将电话挂了后,在沙发上滚了一圈儿,把小黑的尾巴捏了捏,最后枕在了它的背上,别说,还真的挺想她的。

  这么想着,竟然直接睡了过去,最后还是秋姨将她叫醒的,简单的吃了一点儿晚饭,就去楼上敲代码了。

  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翻开了季锦时的微博,手指在电脑上敲了一会儿,最后把对方的微博盗了过来,翻了翻里面,进而破解了对方的微信,不过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这个人很谨慎。

  “滴滴滴……”

  防火墙发出这样的警报,宋九月的眼里一深,连忙抹除一切足迹,退了出来,对方还来不及逮住她,她就已经撤的干干净净了。

  季锦时的身边,有电脑方面的高手。

  刚刚她破解对方的密码时,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防火墙是属于高端的那种,接连设了好几个密码,一旦其中一个错了,就会自动发出警报,告诉对方有黑客入侵。

  她本来一个都没有弄错,还是被对方追上来了,看来那边还设了一道隐形密码,嘴角勾了勾,不过她退得很快,就算那人再厉害,也追踪不到她的踪迹。

  很有意思啊,这个季锦时,警惕到对自己的密码都做了这么多道防火墙,比夏冰可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不过对方现在还没有表明来意,她也只能先按兵不动,将电脑一关,转身进了浴室。

  倒头一睡,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大清早就被傅雪雅打来的电话叫醒,这孩子总算是走出了失恋的阴影,说是要去看阅兵仪式。

  宋九月本来也打算今天去看看的,所以也就没有拒绝,吃过早饭后,直接去了广场。

  广场上完全是人山人海,阅兵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随处可见其他国家的人,满嘴外语的在和本国人交谈着。

  傅雪雅直接拉着宋九月去了最前排,看到一辆辆坦克从面前驶过,心里升腾起一股自豪感,毕竟是军政家庭出身,爱国情怀自然比其他人浓重,更何况是傅家这样的家庭。

  领导人和其他国家的总统和元首站在了城楼上,不停地鼓掌交谈,直到天边有五架战斗机飞来,划出一个个漂亮的花环。

  宋九月正在感叹着,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顺着大家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一个人从城楼上坠了下来。

  心里狠狠的一抖,能够站到城楼上的,要么是本国高层,要么是国外元首或者总统,现在有人从城楼坠下,无疑是出事了。

  她的心里瞬间不安了起来,每一年的阅兵,都是由傅爷爷负责的,周围到处都是警戒,每个来洛城的人都会经过严格要求排查,连祖宗十八代都会调查的清清楚楚,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阅兵还在继续,发现有人坠下的只是少数,毕竟这是国家每年一次的盛典,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中止,但是宋九月和傅雪雅已经看不下去了,马上回了傅家老宅。

  白绾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老爷子经手过这么多次阅兵仪式,从来没有出过错,为什么偏偏这次,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宋九月隐隐觉得要出大事儿了。

  晚上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回来了,傅宸也跟着回来了,脸上都有些凝重。

  “爸,怎么回事?S国的总统怎么样了?”

  老爷子摇摇头,傅宸的脸上也阴沉了下去。

  “抢救无效,死了,现在S国的其他官员还在国内,已经在向上级讨要说法了。”

  白绾的眉头蹙了起来,要是S国那边一直咬着不放口,傅家这一次肯定会被发难的。

  “洛城防卫这么森严,当时周围又有那么多人,没有人知道是谁下手的么?”

  宋九月问出了这个疑问,她相信老爷子的安排绝对不会出错,这一次,恐怕是谁在暗中动了手脚。

  傅宸摇摇头,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周围百米之内,全都是军队,根本不可能有匪徒进入,更何况是下手呢……

  老爷子倒是没有大家这么紧张,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脸上一派闲适。

  “在这个位置坐的久了,有些人眼红罢了,而每年的阅兵仪式,是最好的下手时机,所以别人坐不住了,对方这次能够得逞,确实是我的疏忽。”

  傅将生捏着茶杯的手紧了紧,这次肯定是要给个说法的,不然S国的人不会善罢甘休。

  Z国向来是礼仪之邦,要是在这件事上处理不好,难免会引起其他国家的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