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好好看家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这次出手的人想要用舆论整死盛腾,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啊,操控舆论方面,没有人能够比得过她。

  看到网上的评论在慢慢回温,她将电脑缓缓关上,指节泛白,上官家和季家想要动傅殃的东西,手未免伸的太长了,最好是不要让她找到机会,不然一定狠狠的还击回去。

  刚刚用其他八卦新闻转移网友注意力的时候,她已经让人把那个艺人送进监狱了,顺便找了综合评分第十一名的人上来顶替,网上关于那个艺人海选的视频也已经被删干净了,网友们现在就算想找也找不到。

  又加上某团的微博发了话,更是打消了网友的最后一丝疑虑,所以现在评论已经开始偏向盛腾,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傅殃不在,她自然要为她守住盛腾,守住傅家的每一个人。

  ……

  墨一有些感叹,刚刚宋小姐的反应能力太快了,短短几分钟之内就下达了各种指令,把盛腾的形象挽了回来。

  “墨一,接下来要更加当心,傅殃说的没错,后面的人已经坐不住了,老爷子这次退休,恐怕有很多人都要争抢那个位置,大家都野心勃勃,傅家在权利的中心,肯定会受到波及的。”

  墨一点点头,这次背后的人来势汹汹,摆明了事先就已经准备了很久,眼里闪了闪。

  “宋小姐,老板……”

  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傅殃,因为已经联系不上对方了,要是那群人出手,恐怕……

  “他会平安回来的,在这之前,我们好好的守着他的东西就好。”

  墨一点点头,转身出去处理其他的事。

  宋九月走到了落地窗前,看到外面的高楼大厦,突然发现洛城这个地方还真是恐怖,能够让这么多人为了权势这个东西,失了本心。

  S国的总统肯定是自杀的,老爷子也是猜中了这一点儿,所以才主动退休,毕竟知道事情的真相又怎么样,人家S国可不相信这个说法,一旦他们对结果不满意,两国一定会交恶。

  叹了口气,老爷子这辈子为了国家,做了那么多事情,出过那么多的任务,最后竟然会因为小人的陷害退休,也真是寒心。

  这群利益熏心的小人!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恐怖,如果傅殃真的出了什么事,她要后面的人陪葬!

  ……

  另一边,傅殃也很着急,因为汽车驶过这个山坳的时候,信号就已经没有了,周围到处都是隔离带,泛着死寂的味道。

  “老板,不能再往前面开了,前面的村庄前几天爆发了苏波拉病毒,这种病毒传染很快,一旦发病,一个月之内就会死亡,没有药可以医治,传染的方式也很变态,也许你在死者的周围转了一圈儿都会被传染,更不用说接触到死者了,这里已经被当地政府封了起来,连尸体都没人敢去收,听说整个村的人都死了,事情才发生三天,当地政府还在征集志愿者进去处理尸体,我们现在进去不了。”

  喻初原这么说到,心里有毛骨悚然,苏波拉病毒完全是魔鬼一样的存在,感染者最初会感冒发热,浑身无力,这个症状和流感很像,所以最开始没人知道这种病毒,以至于一人染病,全村被屠。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按照查来的线索,必须要穿过这个村庄的,嘴唇抿了抿。

  “先开回去,等尸体处理了再过来。”

  喻初原点点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已经在冒汗了,谁能想到,那么可怕的病毒现在离他们这么近,那条长长的隔离带和触目惊心的红色大字都在提醒他们。

  病毒区,危险,请勿靠近。

  他将车拐了个弯儿,汽车又开回了这个国家的首都,可能是因为爆发了这样的病毒,首都的气氛也很阴沉。

  回了酒店后,喻初原的腿脚还有些发软,不是他没有出息,苏波拉病毒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人类从爆发这个病毒到现在已经四十年了,然而依旧没有什么药可以医治。

  而且这个病毒的恐怖之处在于,会慢慢融化感染者的五脏六腑,到后期他们会一直呕吐,把身体里融化的肝脏都给吐出来,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会流血,最后血会流干,死状极其恐怖,这也是为什么国际上对苏波拉谈虎色变的原因。

  傅殃看到喻初原一脸苍白,有些好笑的坐下,翘着二郎腿,淡淡的撑着下巴。

  “初原,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小了?”

  喻初原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他家老板,人在这样的病毒面前是毫无抵抗力的,叹了口气。

  “老板,要是那群人利用这个村庄作为庇护的话,只能说太变态了,因为村庄现在已经相当于死地,根本没有人敢靠近,所以他们绝对是安全的,但是能够想到这个办法的,内心未免太强大了一些。”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那群人可是出了名的变态啊,什么方法想不到,这种病毒他早已经听说过,一旦爆发,几乎都是屠村的下场,还没有人能够活着从感染源里出来,那群人本来就是有着极度挑战欲和变态嗜好的人,能够想出这样的方法也不稀奇。

  “不管怎样,那个地方我们都要进去看看。”

  喻初原点点头,看来只能准备隔离服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太落后,这里的隔离服他还真不敢穿,只能临时让人从国内调过来,又加上进入那个地方后,信号不通,只能又给宋小姐那边报了平安。

  宋九月本来还在担心着的,但是听到传来的这个消息,差点儿感动的落泪,连忙嘱咐让他们小心一点儿,等他们回来。

  傅殃敏锐的听到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儿,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

  “宋九月,你哭了?为什么要哭?”

  “没有。”

  宋九月默默擦了一下眼泪,这么说道,有些舍不得挂。

  “是不是我昨晚没有给你打电话?这边信号不好,我不是故意的,乖,别哭,好好看家,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