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与傅殃失去联系
  这种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人,早已经历尽千帆,内心强大的不止一点儿,如果不出意外,这次的第一非季锦时莫属。

  宋九月静静的听着面前这些人的报告,将文件往桌上一扔。

  “按照规矩来,她要是有本事拿第一,那就把这第一给她,我要看看,拿了第一后,接下来她要做什么。”

  面前的高层点点头,这次的海选已经接近尾声了,只要一个月,就能知道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宋九月的眼睛眯了眯,上一次破解季锦时的电脑,被强大的高手反击,可以看出来,季锦时是不简单的,所以一开始就要对对方留戒心,现在上官家和季家那边有上官迹暂时盯着,又加上上头的人已经敲打过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

  她只要等傅殃回来……

  从傅爷爷那里知道,傅殃这一次去的地方很恐怖,她查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可怕的苏波拉病毒就是在那个地方被发现的。

  心里瞬间胆颤了起来,苏波拉……这是恐怖到不愿意去了解的病毒,因为Z国离的太远,目前还没有发现过感染者,但是听说那个地方的感染者都已经死了,特别是那些偏僻的村庄,小孩到老人,一个都没有留下,死状恐怖,她开始担心傅殃了。

  每天晚上只要接不到那人的电话,她的心会瞬间提起,等到下一次电话响起,才会又觉得重生一般,这样的滋味儿,真不想再体会了。

  傅殃知道宋九月的担忧,所以每一次的行动都很小心,与喻初原穿好隔离服后,开车进入了禁区,那个传说中被病毒屠村的村子。

  整个村庄的上空都飘着乌云,没有人声,鸟声,虫声,时间在这里似乎是禁止的,这种恐怖到让人心口发慌的寂静,让两个人都胆寒。

  当地政府还没有征集到敢进入这里的志愿者,所以这里的尸体依旧是到处横躺着,甚至能够看到他们死去的挣扎,浑身都流着血,像是一具血人一样。

  尽管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两个人还是被惊呆了,汽车绕过那些尸体,向着里面行驶。

  喻初原捏着方向盘的指节发白,看到不远处还有人在挣扎的时候,马上停了车,他们两个不可能下去的,就算下去了也无济于事,只能小心的绕开,直到出了这片禁区,两个人的身上已经冷汗涔涔的了。

  “老板,去的地方离这还有些远,要不是这片地区不允许飞机进入,我们哪里用得着这么担惊受怕的。”

  喻初原郁闷的这么说了一声,继续开车,傅殃扭头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庄。

  军政家庭里出身的孩子,莫名的有些伤感,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富强,百姓安康,当地政府不作为,医疗条件又太差,没有拿得出手的医术人才,而其他药品巨头不会研究这个病毒的抗体,因为这片地区穷,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利益,谁愿意去研究这个东西。

  叹了口气,汽车驶离很远,两个人才穿着隔离服下车。

  喻初原拿过车上的消毒液,将汽车全都消毒,连轮子都没有放过,病毒无孔不入,不敢大意。

  两人将隔离服扔掉,把枪和子弹装好,这才又上了汽车,向着那个指定的位置开去。

  这片土地的最里面,有一个原始部落,他们得到的消息,那群人可能在原始部落的某个地方建了基地,因为原始部落擅长为死人化妆,所以那群人偷来的尸体会当做艺术品保存好,几十年都不会腐烂。

  如果可能的话,傅家奶奶的尸体应该就藏在那个地方。

  傅殃想要给宋九月打个电话,可是这些地方根本没有信号,况且摸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根本不在,眉头蹙了一下,忘在酒店了。

  “初原,你的手机呢?”

  喻初原也摸了摸,这才发现刚刚两个人去买消毒液的时候,把手机忘在酒店了,心里一抖。

  “老板……”

  傅殃伸手捏了捏眉心,得,看样子大家的手机都不在身边,有些害怕宋九月担心,毕竟这一进去,也不知道要待多久,也许是一周,也许是一个月。

  那样原始部落,是没有手机这种东西的,一旦进入里面,入乡随俗,一定要伪装好自己,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是外人,不然两个人恐怕就出不来了。

  可手机掉了,没有办法和宋九月联系,只期盼对方不要太担心吧。

  宋九月怎么可能不担心,苏波拉病毒太可怕了,感染着活不过一个月,要是傅殃不小心……

  想到这摇摇头,连续三天没有收到傅殃的电话,已经有些崩溃了,还好有傅雪雅一直在旁边陪着,不然她真的也要跟着去不可。

  宋九月联系不上傅殃,傅殃也联系不上宋九月,两人短暂的失联。

  ……

  “老板,快走!!”

  喻初原这么惊呼了一声,两个人扭头就跑了起来,身后是一群穿着隔离服的人在追击着。

  喻初原的心“砰砰砰”的跳着,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尽管知道那群人很可怕,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把病毒丧心病狂的带去了原始部落,他和老板刚踏进原始部落,就发现里面的人已经死了大半了,而一群穿着隔离服的人正在将尸体围成一圈儿,防止外人进入。

  为了隐蔽自己的基地,让一整个部落的人感染病毒,那个部落里的人偏偏还无比信任他们,还没有死的感染者已经被完全洗脑了,只要有外人敢入侵那里,他们就会千方百计的把病毒传染给对方,没有一个外人能够活着出来,老爷子的那个老朋友,怕是也……

  两人一路上了车,后面追来了穿着隔离服的人,还有一群感染者,他们的身上携带病毒,比核武器还可怕,两人不得不逃出来。

  喻初原把汽车开出去很远,本来想再经过刚刚的禁地,回到首都,但是远远的就看到里面也有一群穿着隔离服的人,没有办法,他只能把车漫无目的的沿着小路开过去。

  “初原……”

  傅殃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眼里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