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八十七章 他不是傅殃
  傅殃的眼里有些无奈,将她的手拿了下来,抓在自己的手里,放在嘴上亲了亲。

  宋九月的心里一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想要甩开对方的感觉,难道是几天不见,生疏了么?

  扭头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喻初原的身影,脚步缓缓的顿了下来,笑意盈盈的看向这个人。

  “傅殃,喻初原呢?”

  傅殃的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看对方,眼里一深,想到什么缓缓开口。

  “我让他留在那里,帮我做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宋九月挑挑眉,原来是这样啊,脸上的笑有些勉强,像是隔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布。

  两人一路上了车,回了别墅后,她特意将小黑唤了过来,小黑飞奔向傅殃,最后缓缓停下,围着他转了一圈儿,谄媚的甩甩头。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伸出手,与对方在空中击了个掌,最后蹲了下去,摸了摸小黑的脑袋,眼角余光却是看向宋九月,观察对方脸上的表情。

  “这家伙是胖了么?看来得又让人送去部队训练一下了,再这么下去,肯定会被养废的。”

  宋九月也跟着蹲下,捏了捏小黑的鼻子,嘴角勾了起来。

  “你上次不是才把它丢部队里去么?这才多久,我可舍不得。”

  傅殃抬眼看了这个人一眼,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把人一把拉了过来。

  宋九月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这么快,直接跌进了他的怀里,还是以这种羞耻的姿势,脸上有些恼怒。

  “放开!”

  傅殃低头想要亲向她,被轻飘飘的躲开了,眼里闪了闪,嘴角有些戏谑的勾起,缓缓站了起来,将她的手拉进手心,进了客厅后,将人抵在了墙上。

  “有没有想我?”

  宋九月蹙眉,犹豫着点点头,一只手却是防备的姿态,随时打算推开人。

  傅殃挑挑眉,将她的手抓过,反手禁锢在了她的背后,腿上一勾,对方瞬间动弹不得,缓缓靠近,吻上了她的唇瓣。

  宋九月咬牙,想要躲避,但是对方的一只手已经捏住了他的下巴,在她的唇瓣上一咬,两人的鼻腔里都有了血迹。

  “想我却不让我吻你,还是说你想主动一点,吻我,嗯?”

  宋九月冷着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人一把推开,率先进入了客厅,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眼神已经变得有些危险了。

  “傅殃,你去洗澡吧,待会儿我有话问你。”

  傅殃一愣,靠近沙发上坐着的宋九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想要再偷个香,对方却又躲开了,眼里一深。

  “家里是出什么事了么?”

  他的语气有些担忧,拿出手机想要给墨一打电话,宋九月特意看了一眼他的手机,是出国前带在身上的那个。

  “没有出事儿,你快去洗澡。”

  傅殃低头,渐渐的靠近这个人,眼里闪过一丝暧昧。

  “你不和我一起洗么?我想你,现在不想和你分开,一起洗,好不好?”

  他的语气很撩拨人,鼻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碰着她的鼻尖,嘴唇也在缓缓磨砂着她的唇瓣。

  宋九月的脸上瞬间挂满了笑意,伸手捧住对方的脸,仔细捏了捏,捏的他的脸上都有了手指印。

  “我刚洗过。”

  傅殃侧头在她的脸上啄了一下,这才一派闲适的上楼。

  等她走远了,宋九月才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很真实的皮肤触感,就是傅殃,可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就像是隔了一层东西,少了心灵和灵魂上的默契。

  难道傅殃在外面遭遇了什么,心境上有了变化?

  她扭头摸了一下小黑,小黑这个时候正半闭着眼睛睡觉,偶尔耳朵动动,如果这个人不是傅殃,小黑肯定会发怒的。

  眼里闪了闪,起身上楼,没有经过对方的允许,直接将浴室的门推开了一条缝,男人正在脱衣服,背上都是交错的指甲划痕,他出国前,两个人抵死缠绵过,因为哭着求饶,她一心狠,就在他的背上下了狠手。

  傅殃似乎是注意到她的动作了,故意将脱下的衣服丢在一旁。

  “别偷看,宋九月,要么进来一起洗,要么现在去床上乖乖等着。”

  宋九月的嘴唇抿了抿,关了门,转身坐在了床上,打开一旁的电脑,在上面敲了一会儿,听到浴室传来的声音,抬头看了过去。

  男人穿了睡衣出来,正拿着毛巾擦头发,走到她的面前,将她一把抱进了怀里,狠狠的吻了一口才说道。

  “非洲那些国家很恐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苏波拉病毒,我和初原都没有想到现场会那么惨,现在整个人都还有些恍惚,我先睡一觉,醒了后,我们一起去傅家。”

  宋九月点点头,等到男人躺在了床上,她也缓缓的躺了下去,被对方勾住腰,直接搂进了怀里。

  “别动,乖乖让我抱会儿。”

  男人沙哑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接着便响起了轻微的呼吸声,看来真的很累,宋九月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缓缓的背过了身子,有些抵触。

  傅殃在她背过身子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天花板,跟着靠了过去,将头抵在了她的背上。

  宋九月的浑身都在僵硬着,丝毫睡不着,像是一片浓浓的乌云飘了过来,已经把她罩住了,看不到真相,只能自己一点点的试探着。

  下午的时候,男人已经醒了,耍赖的不肯起床,一下子翻到了她的身上,手已经快探到她的衣服底下去了,意思不言而喻。

  宋九月连忙将他的手抓住。

  “傅殃,再不起床我可生气了。”

  傅殃挑挑眉,没有管这些,继续将手往里面滑,摸到那柔滑的皮肤,还来不及动一下,就被人推开了。

  宋九月淡定的拿过一旁的外套穿在身上,没有理他。

  傅殃觉得好笑,也马上起床换衣服。

  两人出门后,直接上了车。

  到了老宅后,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大厅暂时只有对方一个人。

  对方和老爷子交谈间,宋九月特意看了一下老爷子的表情,没有什么异常,难道连他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么?还是说她真的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