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老板回不来了
  “爷爷,那个地方病毒爆发的太严重,一人感染,面临的就是屠村的下场,去之前我没有想到病毒的事情,和初原耽误了一会儿,差点儿也感染上了,后来初原说我的身体里有抗体,所以决定回来检查检查,初原的身体不能在那里多待,等我找出抗体的原因,再去找奶奶,你别心急,再等等。”

  傅将生点头,知道那件事不可能一下就解决,等了这么多年,不急一时半会儿,至少还有希望不是么,看了对方一眼。

  “小殃,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位置?”

  傅殃摇摇头。

  “那个位置先让它空着,你要是不开口,上头也不会轻易的再选举人的,我们暂时等着事态发展就行了。”

  傅将生没有说话,算是默认,这才发现宋九月今天似乎一句话都没说,脸上闪过一丝深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怎么?两口子闹矛盾了?”

  傅殃摇摇头,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我回来,她就这样,我在想,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惹她生气了。”

  宋九月让自己的脸蛋逃离了对方的魔爪,这才笑了一下。

  “傅殃能够回来,我很高兴,昨晚还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对方出事儿了,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本人,所以有些反应不过来。”

  傅将生这才放了心,两个人要是有矛盾,可不能这么干坐着,一定要好好沟通。

  傅殃又和老爷子说了一会儿,才带着宋九月离开。

  宋九月一整天都心事重重的。

  直到晚上,男人很听话的早早就躺上了床,撑着脑袋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宋九月笑了笑。

  “我今晚来大姨妈了,你要是敢不老实,我就把你踢下床。”

  傅殃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旁边,似乎是有些失落。

  “睡吧,明天还要很多事。”

  宋九月点点头,试探性的上了床,依旧不肯窝进对方的怀里,但是这些天精神绷的太紧了,刚沾上枕头,意识就迷迷糊糊了起来。

  傅殃有些玩味儿的捏了捏她的脸蛋,这女人,防备心还真是重啊,都一天了,竟然还在怀疑他。

  宋九月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傅殃浑身是血,让她小心一点儿,别让其他人钻空子。

  她浑身冰凉,手脚发冷,像是被人用塑料袋套着头一样,心口绞痛的快要窒息了,不能被别人钻了空子……

  傅殃……

  谁是别人……

  宋九月呓语着,一下子醒了过来,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她将灯“啪”的一下打开。

  刚下床,就听到走廊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是从书房那边传过来的,大半夜的,对方去书房干什么?

  轻轻的走近门口,听到脚步声已经到了楼下,眉头蹙的更深。

  不一会儿,那脚步声又上来了,最后似乎是停在了卧室门口,宋九月想要躲已经来不及了。

  傅殃端着一杯水在手里,看到她后,眉头蹙了起来。

  “做噩梦了?”

  宋九月点点头,擦了擦额头上冰凉的汗水,这个人刚刚是去书房了么,书房里有什么呢……

  “你睡吧,我去书房看会儿书。”

  说着就要往外走。

  “宋九月,大晚上的看什么书?你发什么神经?!”

  这就是傅殃的语气,宋九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转身看着这个人,明明就是傅殃,可她的内心竟然在排斥,排斥对方的靠近,如果这是傅殃的话,那这是没有灵魂的傅殃,他有的只是一个躯壳。

  “我实在睡不着,傅殃,你先睡吧。”

  说着,她拿过一旁的手机,转身去了书房。

  傅殃眼里一下子深了下去,将水放在了一旁,听到她嘟囔着口渴,上来的时候没忘了给她带杯水,那女人倒好,有些委屈了起来,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

  宋九月刚到书房坐下,发现自己竟然浑身发凉,她似乎掉进了一张巨大的网里,挣扎不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周围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自己要走的路。

  她现在是在一点点的试探对方,就是想要让对方露出马脚,但是这个男人也不是普通人,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

  很奇怪,刚来书房,她的睡意就涌上来了,趴在桌子上,闭了闭干涩的眼睛,很害怕自己一睡着,又会看到傅殃浑身流血的场景。

  睡梦中,一阵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宋九月扭头,看到一旁的手机上显示了一个海外来电,心里一抖,脑袋里一片空白,没有反应过来,这样黑漆漆的房间,突然的一个海外电话,瞬间把她拉回了现实,连忙按了接听键。

  “宋小姐,老板他感染了苏波拉病毒,现在已经是感染的第五天了,我……对不起,这个病毒我真的无能为力,我救不了老板,宋小姐,你要不要来见他最后一面……”

  喻初原一个大老爷们,声音带着哭腔。

  宋九月觉得这像是一根刺,突然扎进了心脏腹地,傅殃在国外,那房间里的是谁?

  “喻初原,傅殃已经回来了……”

  喻初原看到面前感染的人,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宋小姐到底在说什么啊,老板明明感染了病毒,现在正躺在这个陌生的部落里。

  “宋小姐,老板就躺在我旁边,已经高烧五天了,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友好的部落,这里的人接待了我们,感染苏波拉病毒的人,一个月之内就会死亡,五脏六腑全都化为脓水,宋小姐,你是还没有睡醒么?”

  宋九月心里恐惧的感觉越来越大,手有些发抖,最后脑袋里面开始疼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宋小姐,这部手机是部落里唯一的一部手机,是酋长的,你可以定位这个手机的位置,只有一个月,老板这个样子,是回来不了了……”

  宋九月心里狠狠的一抖,眼泪开始“啪嗒啪嗒”的掉下来,迅速的定位好了对方的位置,起身跑出了书房。

  到了卧室后,马上换了衣服,也没有管床上眉头紧锁的男人,穿戴完毕后,拿过一旁的包包就要出门。

  “宋九月!”

  傅殃穿着睡衣追了出来,将她的手腕拽住。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