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宋九月,你这个笨蛋
  宋九月抬手就给了对方一个耳光,心里喷涌着巨大的绝望和怒气。

  “你是谁?到底是谁?!!”

  傅殃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很疼,是真的,这个女人又打了他,上一次打他还是她傻了的那次,那一耳光也没有留情,差点儿把他扇耳鸣,他瞬间有些委屈。

  害怕这个女人担心,所以撇下了还在隔离的初原,自己先回来看看,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领情。

  “你要去哪儿?”

  他执着于这个问题,声音有些沙哑,像是被什么堵塞住了一般,眼里闪过一丝红色。

  宋九月后退了一步,这才怔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手疼,心也疼,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要去找傅殃……”

  她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戒备又无措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就在这里,你要去哪里找我……”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上前想要抱住对方,但是被宋九月躲开了,对方有些无助的后退着。

  傅殃的脚步站定,最后有些气恼般,大步向前,将人一把拉进了怀里,最后压在了床上。

  “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宋九月,有什么事情就讲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宋九月推了推对方,想要起身,但是这个人紧紧的把她压在身下,最后她的嘴被死死的堵住,被吻的喘不过气来,一脸苍白的看向天花板。

  傅殃的吻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吻的火热又缠绵,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对方占有了。

  傅殃一脸情动的看着她,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眼里宠溺。

  “从我回来的第一天,你就对我有戒备,我没有说穿,一天快过去了,我是不是傅殃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宋九月,你快醒醒。”

  宋九月,你快醒醒……

  宋九月目光呆滞的看着对方,脑袋很疼,想要推开这个人,但是对方的动作突然加快了,她浑身发软,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着。

  一切结束后,傅殃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鼻尖,将人狠狠的搂进怀里,最后一口咬在了她的锁骨上。

  宋九月吃痛,刚刚经历过情事,她的脸上还有些绯红,眼里也波光荡漾的厉害。

  傅殃的眼里很深沉,像是翻涌着汪洋,伸出指尖拨开了她汗湿的头发,眼眶瞬间便红了。

  “那天没联系上你,进入那个部落后,我和初原才发现里面全都是感染者,后来我以为自己感染了,想让初原活着回来给你报信,部落里没有手机,没有电,要是我们都死在了那里,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傅殃说着,低头又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但是我只发了烧,什么事儿都没有,初原检查了我的身体,说是我的身体里可能有抗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两个人知道那里不能多待,所以马上就赶回来了,我虽然能够不被感染,但是初原在那样的地方待着很危险,我不能冒险,想着先回来调查清楚我的身体里为什么有抗体,再去那个地方。”

  宋九月的眼泪一直掉着,依旧想要推开对方,傅殃紧紧的将人箍着,最后一咬牙,继续深深浅浅的动了起来。

  “从那个地方回来的人都要接受严格的身体检查,初原现在正被隔离,要过了危险期才能回来,我怕你担心,所以才说了让他留在那边帮我做事情,但是你从见我的第一眼,防备就很深,最开始我觉得这样很好,至少不会让别人钻空子,但一天过去了,你现在还要出去找傅殃,去哪里找,我就在你的身边啊,宋九月,你这个笨蛋……”

  傅殃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指尖捏住她的下巴,看到对方脸上的迷离,嘴角勾了勾,将人往怀里一搂,继续动了起来。

  宋九月被对方反复的折腾了几遍,最后背对着他,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着,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将人狠狠的搂进了怀里。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

  宋九月这几天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满心都是刚刚喻初原的那通电话,再扭头看这个男人的时候,依旧觉得陌生。

  傅殃低头,狠狠的吻住,将她所有的哭声都吞了进去,最后伸出指尖抹了抹她眼角的眼泪。

  “你老公一直都在,是不是刚刚做噩梦了?别怕,乖……”

  停下来后,他将人抱在怀里,想着下次不管去哪里,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带在身边,再这么来一次,非得疯了不可。

  第二天的时候,宋九月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想要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正被人紧紧的抱在怀里,他抬头看过去,男人正缓缓的翻着报纸,看到她醒了后,伸出鼻尖碰了碰她的。

  宋九月眉头蹙了一下,拿过一旁的手机,她记得喻初原给她打了电话的,可是一翻通话记录,什么都没有,心里一抖,悄悄扬起眼角看了这个男人一眼。

  傅殃假装没有看到她眼里的悔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状似幽幽的叹了口气。

  “本来想着回来给某人一个惊喜,没想到人家跳起来就是一巴掌,到现在还疼。”

  傅殃的脸上确实是有五个鲜明的手指印,宋九月连忙下床,去拿了冰袋来给对方敷上,眼里有些歉意。

  “我……对不起,傅殃,我以为你是别人冒充的。”

  傅殃抬眼看了这个人一眼,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昨晚做噩梦了么?”

  宋九月点点头,梦见喻初原打来那样的一个电话,梦见这人真躺在他的身边,她瞬间就惊醒了,慌里慌张的跑过来,穿着衣服就要去国外,哪里还会对冒充傅殃的人手下留情。

  可是她今早起床后,根本没有看到那条通话记录,很显然,是她太担心对方了,所以做了那样一个梦,嘴唇抿了抿。

  傅殃拿过她的手,放在了手心里,这个人有问题,不然不至于认不出他,两个相爱的人,是有一种特别的磁场的,可是昨天的宋九月,似乎根本感觉不到他的爱意,脸上虽然在笑,眼底却全是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