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九十章 神经衰弱
  “等喻初原回来了,给你好好检查一下,是不是上一次被季家的人弄得有后遗症了,毕竟那次你可是直接傻了的。”

  宋九月缓缓的点点头,安心的窝进他的怀里,她也觉得自己有问题,但是说不清问题在哪儿,看来只能等喻初原回来了。

  “他没事吧?苏波拉病毒很恐怖的,要是他被感染了,恐怕……”

  傅殃将人搂住,看到这个人已经完全平复下来了,松了口气,昨晚真是气得心肝儿疼。

  “他没事,只是初期隔离,过两天就回来了,这次回来主要是弄清我的身体里为什么会有抗体这件事儿,很奇怪,苏波拉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九十,这只是官方公布的数据,还有很多没有记录在册的,死亡率恐怕接近百分之百,国际上根本没有研究出抗体,那里医疗条件落后,初原也只能用抗体来解释了,至于是不是,还得看最后的检查结果,毕竟谁也不知道苏波拉抗体长什么样子。”

  傅殃说着,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这下对方倒是不躲了,有些欣慰,转瞬便又委屈了起来。

  “脸疼,帮我好好揉揉。”

  宋九月的心里瞬间涌出巨大的愧疚,这个人想给自己惊喜,结果自己倒好,不仅一开始就怀疑对方,还扇了他耳光,立马动手给对方揉了起来,顺便还呼呼了几下。

  傅殃的心情瞬间飞扬了,将人往怀里一搂,有些感叹。

  “我看你可能是神经衰弱,做噩梦,爱多疑,下次走哪儿都把你带着,这次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来一次。”

  听这个人说要把自己带上,宋九月的眼里瞬间一亮,马上坐到了他的腿上。

  “这可是你说的。”

  傅殃点点头,两人又在床上温存了一会儿,才拉着手下楼。

  宋九月看到马上屁颠屁颠要来和傅殃击掌的小黑,有些好笑,也难怪小黑没有什么反应了,这就是真的傅殃啊,弯身摸了摸它的耳朵,以后果然还是信小黑的。

  两人坐到了沙发上,宋九月突然想起公司的海选活动,现在特训已经开始了,这个人可是和季锦时有点儿关系,而且从以前那些人的嘴里看来,两人关系匪浅。

  “傅殃,这次的活动第一名可能是那个叫季锦时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以前她的名字叫夏锦时。”

  傅殃挑挑眉,这是在开始盘问了?有些好笑,对这个夏锦时还真没有印象,以前只知道对方有点儿小聪明,想要靠近自己,所以自导自演了很多场为他受伤的戏码,不过对方的手段在他看来太稚嫩,但也懒得拆穿,任由她演着这些把戏,大概是让周围人都误会了吧。

  “要不是上次墨一提起,我真的记不得了。”

  宋九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躺在了他的腿上。

  两个人接下来都没有什么事儿,两天后,喻初原回来了,因为他家老板感染了苏波拉还能活蹦乱跳,他很好奇,刚回来就马上去了自己的实验室。

  “老板,假如你的身体里真的有抗体,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现在苏波拉在整个国际上都是最棘手和恐怖的病毒,根本没有医学教授研究出抗体这东西。”

  傅殃点点头,这一点他当然知道,身上有苏波拉抗体,无疑是给感染地区带来了希望,难免会引起一些极端分子的注意,也许一不小心,就被人拿去做研究了。

  喻初原抽了这个人的血去化验,将成分与正常人的做了对比,发现里面确实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眉头蹙了起来,因为现在医学上对苏波拉的了解太少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暂且叫做苏波拉抗体。

  “老板,很奇怪,你身体里的抗体不多,但是因为这种抗体能够和病毒结合,变成一种对人体无害的东西,所以你开始的感冒并不是感染,而是身体在适应这种方式,我在医学上,算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案例。”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他体内的玩意儿是哪里来的,傅家的祖上都是军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机遇,难道是……宋九月?

  想到这里,眉头狠狠的一皱,把旁边的女人拉了过来,心里一直在发抖,假如宋九月的身上携带这个,她比自己危险多了,这样逆天的东西一旦被外界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喻初原立即给宋九月的血液做了一个化验,抗体的浓度是他家老板的九十九倍,看来……

  他瞄了一眼两个人,苏波拉抗体和其他抗体不同,应该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给别人。

  傅殃看到结果,脸上一下就黑了,双手握住宋九月的肩膀。

  “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现在非洲那边的病毒还在蔓延,有的地方已经成为死地,国际上的亡命之徒最喜欢去的就是非洲,要是知道你的身上有这种东西,后果很严重。”

  宋九月点点头,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宋家人?可能么?这么逆天的东西,宋家那群人不可能有。

  傅殃反复的叮嘱了几遍,这才心事重重的将人搂进怀里,宋九月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后台,看来暗夜之剑,他一定要握在手里,一定要给她一个足够安全的环境。

  “初原,检查一下她的脑子,我怀疑上次季家的电波让她有后遗症了,这次我回来,她怀疑我不是本人。”

  傅殃的声音很委屈,这让宋九月又想到了自己扇对方的一巴掌,更加愧疚。

  喻初原的嘴角狠狠一抽,那么强烈的电波刺激,肯定会留下后遗症的,只是最开始的时候宋小姐很正常,所以他以为那次的事情翻页了。

  马上给人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松了口气。

  “宋小姐没大事儿,只是太过焦虑的话,身体会陷入一种自我怀疑的状态里,这个时候要是再做噩梦,情况更加糟糕,神经衰弱比较厉害,好好休息,不要焦虑,这得慢慢调理。”

  傅殃点点头,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真是时刻都不让人省心,这个人应该经常做噩梦吧,不然这一次也不会爆发